落葉、黃昏

字体 -

秋思依然繼續著她的微寒,而已落盡楓葉的寂靜如何才能追尋遠去的漂泊?風在無助拍打著孱弱的靈魂,軀殼的腐朽已不再引起她任何的興趣。可是呢,在這番折磨之後,誰又會零落餘下的孤獨?
她也無奈的遠去了,留下莫知前方的串串腳印,回憶陌生的我。踏著似曾相識的路途,我卻沒有熟悉的感覺,怕是早已忘卻了罷?不願就此思維的迷茫,我便開始心靈的張望,看著慢慢飄下的季節,看著悄悄下落的今日,我沒再言語,但內心卻很是明白,我應該說些什麼,因為我又在失去一些無奈與莫名。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那依依不捨的黃昏。太陽此時已如年邁的老者,心如止水般回憶著過去的曾經,也安利呃人許和昨日一樣,繼續著前一天的想像。還好,他學會了忘記,忘記車輪的不斷重演,忘記了歲月無聲的年復一年,怕真正的老者應該對此時心情的描寫有更好的表達吧?但他留給我的,僅僅是他所繼續的慢慢,這好似也和昨天一樣。可誰又能給予我智慧,看出其中的端倪?
既然心中有些不解,我便放下了起初的急躁,收起隨意如風的思緒,靜靜看那依舊慢慢的夕陽。不覺間他消失了一角,然後又是一角……難道這就是他所賜予的暗示:他的一日旅途或許短暫,因為明日此時的黃昏已和他毫不相干,但他已然學會了如何享受這瞬間。他靜靜地照射著他所擁有的一切,同時又在篩選那些心靈有所停頓的生靈。他無聲息地遠離了像開始的我一樣類似的匆匆過客,正如他們在忙碌與不解中離開他一樣。既然曾經有所走過,便不會回憶並思緒未來是否會重蹈覆轍。當自己面臨明智或不明智的選擇時,我淡然了我的興奮,原諒了我的悔愧,繼續著心靈的漂泊。
其次如那落葉,不明白她依舊完整的身形是否會因顏色的無奈改變而有所思緒的變動。誠然,在命運面前,誰都會有所心靈的迷茫,哀怨者則會在迷途中繼續自己心靈的悲傷。像那在季節與風的簇擁下飄灑的生靈,除卻靜靜的飛舞外,她又在想些什麼?
可能在拾起昔日的記憶罷。如果她憧憬到了春天,綠意萌生,茸茸觸心,當她還很好奇的張望著遠處的一切時,但我也細DR REBORN投訴心地發現了她並不開心,因為身邊近處枝上的滄桑感覺已然植入心田,那是無法抿去的歲月痕跡。她雖沒有經歷過久的太陽溫暖,但好像也看見了最後的夕陽慢慢。如此悲傷的情愫是無益於心靈遊蕩的,故在她的成長中,她又學會了什麼?
也可能追尋夏日的炙熱吧。當那熱浪般的風撒向她時,而這自然的精靈下意識地用清涼換取了感覺。因此夏季不再狂躁。她呢,並未居功自傲,依然靜靜地見證時光的流逝,很平凡的享受自己的日子。也許她是對的。
然而秋風最終還是吹來了,剛接觸不是暖熱的風動時她心裏一激,而後又將黯然,除卻她身軀象徵似的抖動外,她又能做些什麼呢?不過此時的無奈並非因那點滴的寒,冬天的徹骨早已驚醒睡意朦朧的她。同樣是心動,而此時將更加無聲。
最後又看見了她的墜落,而觸地的瞬間她已然全無掙扎,開始時我也一樣的平靜,偶爾陣陣風過,她又開始了漂泊。我仿佛又明白了什麼。
自始至終,她幼小的身軀內擁有一顆平靜的心,既無戚戚的傷感, 也未對光耀而欣欣然。當綠色依舊蔥蘢她的外表時,她將享受此時的平淡;當枯黃開始斑駁她的歲月時,她一直慢慢感覺那疏緩的改變。她並不在意外人說她是出於 無奈,像吹風;也不在意於外人說她是堅持,如秋寒;更不會在意於說她是平淡,似誰般,她依舊繼續著漂泊,可誰又會記起她的昔日呢?
看著天那邊的夕陽、黃昏,感受從遠方而來的秋風,以及伴隨的落葉。我想,匆匆走過,不該留下眼霜什麼,於是收起了回憶,轉過身,繼續著我的路過。

分享博文至:
» 下一篇 屌絲的生活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