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 的存档信息

沒上枝頭,一劑微涼

站在窗邊,看著遠處的舛,她抽著白煙,吐出的煙圈繚繞在她紅色旗袍周圍。舛的手指細長白皙,拿起煙來尤為好看。我已經告誡她多次—-不要抽煙。可是每次看她吸入吐出,吸入吐出竟不知覺入了神。舛身上有特別的東西,吸引著每一個人,“回來了!”她回過頭微微彎了彎嘴角,掐滅煙,踱步走來,我拿起大衣跑過去披在了她的肩膀,“還是你最懂我。”我愣了一下,內心歡喜不已,“下次記…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