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女兒們,是母亦是友

字体 -

2009年,我嫁到了馬來西亞,這個陌生的城市讓我感到有些孤獨,所以平時我很少出門。一年後,我的第一個女兒出生了,我體會到了做媽媽的幸福,看著懷裡幼小的她,我告訴自己,女兒是我全部的希望,我一定要好好愛她,培養她,讓她幸福快樂地成長。後來有了二女兒和小女兒,雖然請了保姆,但很多事情還是我親力親為。有時候孩子生病想喝粥,我即使頭暈得不想起床,也強撐著給她們做最營養的粥吃。後來我又教她們唱歌、學語言、學畫畫,尤其大女兒喜歡彈鋼琴,老師也說她有天賦,我就特意花了一萬馬幣給她買了一架日本牌子的鋼琴,希望她能培養自己的愛好。

但隨著孩子們不斷地長大,她們變得有些任性、不聽話,比如:她們特別愛吃冰激凌,我怕孩子吃多了會著涼,喉嚨發炎,不讓她們吃,她們就又哭又鬧;吃飯的時候三個人經常你追我跑,還跑個不停,我一生氣就大聲訓斥她們,強迫她們坐下吃飯。更讓我生氣的是大女兒,我花了上萬塊錢給她買鋼琴,可她總是太貪玩,我不看著她,她就不彈琴了,為此我也沒少教訓她。漸漸地孩子們覺得我很凶,不願意親近我,每次老公下班回來,她們就去黏他,還跑過去向老公告狀說我教訓她們。看到這一幕我更加心痛,我也想好好對待她們,可是說也不行,打也不行,我能怎麼辦?我也希望孩子能把我當成好朋友,而不是現在這樣子!

一天,接孩子回到家後,我就讓她們喝水洗澡,然後去彈鋼琴,隨後我就進了廚房煮飯。可是等我煮好飯出來,她們竟然還在玩,把我的話當成耳旁風了。當時我很生氣,就動手打了大女兒,邊打邊大聲說:「我帶你去學鋼琴花了那麼多錢,你怎麼就不爭氣呢?我天天這麼忙,哪有這麼多時間陪你!」之後孩子雖然哭著坐到凳子上彈琴了,但她卻用不服的眼神看著我。我坐在她的身後看著她,眼淚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想到孩子剛才的眼神,我心裡既害怕又難過,害怕的是她以後會叛逆,難過的是我不知道如何教育好我的孩子們。

2016年6月份,我帶著二女兒回中國,姐姐給我傳了全能神的國度福音,並告訴我只有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才能潔淨變化我們,只要我們按照神的話語去實行就能活出正常人性。因我當時對全能神的話語並沒有多少認識,心裡就疑惑:全能神的話語能改善我和女兒的關係嗎?因時間關係,我很快就回馬來西亞了,回來後我也聯繫上了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並過上了教會生活。

後來通過聚會和看全能神的話語,我看透了一點我們人類被撒但敗壞的事實真相,我們被撒但敗壞後就有了撒但的敗壞性情,我們憑著撒但的敗壞性情活著,就會變得越來越狂妄自是、唯我獨尊,沒有一點正常人性,就連父母和孩子之間都沒法正常相處,全能神根據我們敗壞人類的需要,在末世發表了拯救變化我們的真理,只要我們按照神的話去實行,就能脫去敗壞性情,人與人之間也能正常相處了。之後我就經常禱告神,讓神變化我。可是一段時間後,我發現自己還是身不由己地發火,我心裡很苦惱,什麼時候我才能有變化啊?於是,我把自己的困惑、難處與弟兄姊妹交通了出來:「姊妹,我現在很苦惱,我很希望自己能和孩子們像好朋友一樣彼此交心,沒有隔閡,但孩子經常不聽話,每當我耐心跟她們講完道理後,如果她們還不聽話,我就會訓斥她們或者打她們,我不想發火,也不想打、罵她們,但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

姊妹交通說:「父母管孩子、教育孩子是正常的,只是我們管孩子、教育孩子,常常帶著一種敗壞性情,或者是打罵,或者是發火訓斥孩子,都是受自己的存心支配。神的話說:『一個人無論在人前或人後發怒,都有不同的存心與目的,有可能是樹立自己的威信,有可能是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為了維持自己的形象與面子。有的人發火有點尺度,有的人是亂發火沒有尺度,想發就發特別任性,不受一點約束。總之,人發的火都來自於人的敗壞性情,不管為了什麼目的,都是屬血氣、屬天然的,談不上正義與非正義,因為在人的本性實質裡沒有與真理相合的東西。』(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神的話把我們發火的根源揭示出來了,我們發火就是想讓孩子聽自己的,按照我們的意思做事,想掌控她。當孩子不聽我們的話時,為了維護自己的身分、地位,維護自己的形象,我們就身不由己地發火;另一方面,因為孩子觸及到我們的臉面、利益了,因為學得不好在老師面前丟了面子。所以也會發火來宣洩不滿,但不管我們發火的原因是什麼,都是血氣、是天然。其實神發表話語,主要是變化我們的撒但性情,不是不讓我們教育孩子,如果孩子做錯了,我們該管教還得管教,但不能憑自己的敗壞性情去教育孩子。」

聽了姊妹的交通我才明白,原來神要拯救變化的是我身上的敗壞性情,不是讓我做一個沒有脾氣的人,而我卻一直只是注重外表的作法,認為好人就不能發火,凡事都要忍耐,心平氣和。現在回想我經常發火都是因為孩子把我的話當耳旁風,我想讓孩子怕我,所以才會訓斥她們,讓她們聽我的話。有時候老師說孩子沒好好學鋼琴,想到我花了那麼多錢、時間和精力培養她們,她們不好好學,還讓我臉面受損,我就更加氣憤。此時,我才知道自己發火是因為我想在孩子面前樹立自己的威信,另一方面孩子傷害到了我的利益、臉面,所以我的敗壞性情就爆發了,就總站在地位上教訓她們,這都是撒但把我敗壞的結果啊!明白了這一切,我開始禱告求神變化我,讓我不再憑敗壞性情活著。

一天,我問女兒鋼琴作業做完了嗎?她說做完了,結果我一檢查她根本沒有做完,看到女兒貪玩沒有做作業,還說謊,我很生氣,衝她喊道:「你從來都不把我的話放在心上,是嗎?」看到我就要發火了,女兒趕緊跑過去做作業。看到女兒的動作,我意識到自己又流露敗壞性情了,就趕緊禱告神保守我好好說話,禱告後我的心情也平靜了下來。我想到孩子明天就要考數學了,就問她複習得怎麼樣了?她說全都會了,結果讓她算數的時候,她將個位數和十位數都錯了。這次我再也忍不住了:「你還說謊,你不是會了嗎?怎麼連兩位數的加法都不會,到底怎麼回事?」這時女兒一邊哭一邊做,但始終做不對,最後我還是忍不住動手打了她。之後我來到房間,渾身無力地坐在床上,回想剛才孩子哭的時候眼睛還衝著我瞟了一眼,我心裡很不是滋味。於是我跪下來跟神禱告:「神啊,我現在心裡很難過,我真恨自己為什麼不能好好與她講話呢?神啊,求你告訴我應該怎麼與孩子相處啊!」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別看有許多人信神了,在外表看他很屬靈,但是對於對待兒女的事,還有兒女對待父母的事,在觀點、態度上,他並不知道這裡的真理應該怎麼實行,應該運用什麼原則來對待這個事,來處理這個事,他不知道。……這事其實簡單,就是做一個普通的人,對待兒女、對待自己的家人就像對待一個普通的弟兄姊妹一樣,雖然有責任,有關係,但是站的地位、角度與朋友或者普通的弟兄姊妹是一樣的就行了。就是不能轄制,不能管束,不能總想掌控、控制他的一切,允許他出錯,允許他說錯話,允許他做幼稚不成熟的事,做愚昧的事,但是不管發生什麼事,心平氣和地坐下來嘮,說,交通,尋求。你看這態度不就好了嗎?不就端正了嗎?這裡放下的是什麼?(地位和身段。)對父母來說就是放下父母的地位,放下父母的架子,放下父母對兒女的這一切的責任,自己認為自己該擔的責任、自己該盡的該做的,而是盡到一個普通弟兄姊妹的責任就行了。放下父母的架子,放下父母的地位,放下父母的身分,這就行了。」(摘自《有正常人性起碼該具備什麼》)

全能神的話語給我指明了方向,我和女兒都是受造之物,都是被撒但敗壞的人類,我不應該總站在父母的地位上轄制她們,讓她們什麼都聽我的,都達到我的要求標準,這是沒理智的表現。我得把孩子們當作朋友一樣對待,用我所明白的真理來引導她們,告訴她們怎麼做是對的,怎麼做是錯的,即使她們一時不能改變,我也應該理解她們,因為我們被撒但敗壞後都會身不由己地做錯事。明白了神的心意,我心裡一下子釋放了。    

第二天早上,我給大女兒夾食物吃的時候,心裡感到很內疚,她也用委屈的眼神望著我。於是,我在心裡默默地跟神禱告:「親愛的全能神,願你帶領我,幫助我能放下自己。」默禱後,我拉著孩子的手說:「紫怡,媽媽昨天又控制不住自己發脾氣,打了你,是媽媽的不對,願你原諒我,媽媽跟你說對不起!」接著我給孩子講撒但是怎麼敗壞人,神是怎麼拯救我們的。大女兒聽後,淚水在眼眶裡打轉,拉著我的手說:「媽媽,我也有錯,我不應該貪玩,不做作業,還說謊話騙你,以後我也要依靠神戰勝撒但,不要讓它攪擾我不好好讀書。」

後來我又看到生命進入講道交通中說:「現在有很多有兒女的人,他說我給我兒女能帶來啥呢?能給他預備點啥?你們說能預備點啥好?你讓他走上人生正道,這是最好、最根本的。那你要沒有真理呢,你給你兒女多少財富也解決不了人生的問題,因為他走不上真正的人生之路最後還是滅亡,沒有好結局!所以有真理的人不僅為自己預備好了好的歸宿,也給兒女、給身邊的親人帶來無盡的益處。」(摘自《追求真理的價值與意義》)想當初我很喜歡唱歌跳舞,也有這方面的天分,但是父母親沒有培養我,所以我曾把希望寄託在女兒身上,希望她們能有所成就。當她們不聽話,不按照我的要求方式去努力時,我就管制她們,看到自己沒有真理給孩子帶來的都是轄制,都是傷害。我又想到我二姐,她為了讓孩子考上好大學,命地掙錢,最後孩子考上了名牌大學,但卻變得很自私,不懂得母親的辛苦,反而認為母親就應該掙錢供養他。現在我終於知道了,我們被撒但敗壞後最需要的是真理,只有真理才能教會我們怎麼做人,怎麼生活,如果沒有神,無論我們擁有多高的學歷,多少錢財,都不是真正的人生,只有明白真理了,能按神的要求活著,這樣才會真正地幸福。之後我也不再強求女兒了,讓她們順其自然地發展,我告訴女兒們,我們既然信了神,就要按照神的話去做,神喜歡我們做誠實人,所以我們不可以說謊,說謊的孩子神不喜歡。當我這麼告訴教導她們的時候,孩子真有了一些變化。以前她們把畫筆弄壞了,我問她們是誰弄壞的,她們三個就互相推卸責任,現在是誰弄壞的她們都會主動承認。當她們做錯事了,以往我問她們的時候,她們就低頭不吭聲,現在她們做錯事後會很認真地告訴我事情的原委。更讓我想不到的是:一天,我們帶孩子們去遊樂場玩,有一個遊戲要三歲以上的孩子才可以玩,因為我小女兒雖然才三歲,但因長得比較高,我和老公就商量說孩子四歲了,我二女兒聽到了就說:「神讓我們做誠實的人,你們不可以騙人,神會聽到的。」然後她就跑過去主動告訴售票員她妹妹才三歲。看到孩子的表現我真的很蒙羞,以前我怎麼教她不說謊她總是記不住,現在我把她帶到神面前,她竟然真的把神的話記在心裡了,真是太感謝神了,看到神話太有權柄了。  

現在,我跟孩子們能經常在一起禱告、看歌舞視頻,一起唱歌跳舞讚美神,漸漸地,我們之間的溝通越來越暢通,我也很少再訓斥她們了,我們在一起相處得很融洽。有時候我老公因為工作壓力大,就會對我發脾氣,孩子看到後說:「媽媽信的全能神是好的,媽媽變了很多,以前都是媽媽先罵你,現在是你罵媽媽。」聽到孩子的話,我的眼淚在眼圈裡直打轉,心裡對神充滿了感激,沒想到我只是實行了一點點真理,對孩子的影響竟然這麼大。一路走來,我才真實地感受到神的話就是真理,能讓我們活出正常人性,除了神誰也不能變化我們,感謝全能神實現了我的夢想,讓我和女兒們能打破母女的界限,像朋友一樣開心快樂地相處。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

筆者:渴慕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