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10日 的存档信息

牽著「蝸牛 」散步

我無意中在電腦上看到一首名叫《上帝讓我牽著一只蝸牛去散步》的詩歌,「上帝給我一個任務,叫我牽著一只蝸牛去散步,我不能走太快,蝸牛已經盡力爬,每次總是挪那麼一點點。我催它,我唬它,我責備它,蝸牛用抱歉的眼光看著我,仿佛說:人家已經盡了全力!我拉它,我扯它,我甚至想踢它,蝸牛受了傷,它流著汗,喘著氣,往前爬。真奇怪,為什麼上帝叫我牽一只蝸牛去散步?上… (阅读全文)

我和女兒的共同「成長」

女兒出生,我做母親了! 2014年,女兒出生了,皺巴巴的小臉,醜得有些讓人嫌棄,又有些讓人憐愛,抱起剛剛墜地的她,我有點不捨得放手。從那一天起,生命中多了一個讓我最牽掛、最愛的人。 女兒像花朵一樣在我的眼中一天天綻放,她的一個動作,一個眼神,一句懵懂的牙語,我都知道她想要做什麼。同樣,女兒對我的情緒變化也很敏感,她會第一時間發現我在煩惱鬱悶,而後抱著我… (阅读全文)

有一種智慧叫「低頭」

外面淅淅瀝瀝地下著小雨,辛露坐在辦公桌前嫺熟地敲打著鍵盤,繼續著手中的工作。突然響起的手機鈴聲打斷了她的思緒,是主管打來的:「小露,你手頭的工作做得怎麼樣了?」 「噢,都做完了,你一會可以過來拿了。」辛露自信地回道。 「好,我一會就過去。對了,剛才接到尚總的電話,公司有一單業務,讓你抓緊時間過去配合,一會我開車去接你,你簡單收拾一下東西。」 掛斷電話… (阅读全文)

金錢,不能帶來幸福

一天早上,單位領導來商店買東西,他對我說:「你知道嗎?給咱單位蓋家屬樓的馬老闆上個月去世了。」我詫異地問他說:「前陣子,我看到他還挺好的呢,怎麼突然去世了?」領導嘆了一聲氣,說道:「突發性腦溢血,馬老闆今年才五十一歲,他手裡有上千萬資產,也是咱縣裡有名氣的企業家,光房子就有七八套,唉,年紀輕輕就離世了,要那麼多的房子、資產還有什麼用呢?……」領導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