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法學院大學生的自白

字体 -

我生長在律師家庭,從小學習成績一直很好。2005年,我按著父母的意思考進了國內一所重點大學的法學院。家人對我期望很高,再加上我的本性爭強好勝,從踏進大學那天我就沒打算平庸地度過,我計劃幹出一番名堂來實現我出人頭地的夢想。法律專業並不是我喜歡的專業,長在律師家庭的我早就知道搞法律遠遠不是背法條那麼簡單,各種人情往來、八面玲瓏才是生財之道。從小我就跟著父母吃過不少飯局,茶餘飯後也聽過不少官場故事。

上學前,媽媽特地囑咐我:「你的大學同學都是非常優秀的人,別看現在都是毛頭小子,今後可都是法律界的佼佼者,都是你最寶貴的『人脈資源』,說不定以後就能幫你大忙,要多認識些『有出息的人』,今後辦事,走到哪兒都有你的關係網。」我茅塞頓開——原來上大學不只是學專業知識那麼簡單……果不其然,同學們也都深諳此道。剛一開學,大家都卯足了幹勁,參加社團的、認老鄉的、找師兄的、競選總班的……誰都不甘人後。誰都知道,大學裡的「官」不是那麼簡單,能與「總班」混在一起,就意味著能常常與輔導員甚至領導接觸,什麼活動都能拋頭露臉混個臉熟,對自己以後得獎學金、就業、留學都有好處。誰都不甘心當個默默無聞的「平頭百姓」。當然,我也不例外。選總班時,我在下面摩拳擦掌想謀個一官半職,可別人一開口,自己卻傻了眼。同樣是十八歲,別人的官話說得滴水不漏,儼然是一個在官場摸爬滾打過的小領導。一番類似政府會議開場白過後,同學們都默默覺得「這人有點假」,但老師們卻聽得面帶微笑、頻頻點頭。這下我犯了難,從來都是看大人們做官樣文章的我,沒承想,今天自己也得學會說空話來撐場面。看來要想混出名堂來,我也得學!在老師辦公室門口,我轉過來轉過去,覺得邁出那一步好難啊!心想:說客套話不噁心嗎?不假嗎?別人聽不出來嗎?實在說不出口。可轉念又一想:「我今後可是吃法律這碗飯的,會說場面話這是基礎,要想混出名堂來,必須現在就得學!」就這樣,我學到了大學裡的「第一課」。

就這樣,我很快「巴結」上了一個辯論隊的師姐,要她教我辯論技巧,師姐說,辯論最忌諱自己被對方說動,承認別人說的有理。辯論就是沒理也得找理辯,專抓對方的邏輯漏洞,這是當個好律師要具備的……我一邊聽一邊發怵,心裡翻江倒海:要我睜著眼睛說瞎話,得理不饒人?我做不到!想想自己以後的生活將會充滿爭鬥,天天與互相埋怨指責的人相處,夫妻反目、不贍養老人、公司欠債不還、子女互相爭奪房產、互相推脫責任……這就是我以後的生活方式嗎?我要靠謊言生存,變得巧舌如簧,生活在以牙還牙、得理不饒人的世界中嗎?那不是我以前最瞧不起的人嗎?這樣,即使我賺了很多錢,得到人的高看,但我的心靈真能得到安慰嗎?……十八歲的我面對以後的人生道路第一次感到特別恐懼。要出人頭地就要放棄自己的良心,對未來陷入迷茫的我常常一個人跑去教堂,靜靜地聽讚美詩歌,心裡得到片刻的寧靜,但是短暫的安慰過後又不得不投入到「現實生活」的懷抱中。我心裡常常有種說不出的鬱悶感覺,高興不起來,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少。剛上學時,那個心無城府、活潑開朗的我不見了,我很無奈地想,可能這就是成熟吧。一個法學院大學生的自白

大學,其實就是一個小社會,也分三六九等,「當官」的是老師面前的紅人,他們常常在一起,是學校門口飯店的常客;有些同學家裡有後台,不愁前途,也不屑於搞這種人情交際,便自成一派,常常混跡於網吧或在宿舍裡看小說消磨時光,只求混張文憑回家交差便是;再就是家裡沒什麼背景,完全靠父母血汗錢供出來的大學生,他們大多是農村裡一家人的希望,這樣的同學多數都是老實巴交、勤勞肯幹,不怎麼會來事。有的要打好幾份工賺生活費。雖然同窗四年,但這幾類人幾乎是格格不入,一類歸一類,見面就幾句客套話。一開始,我很不習慣,總想找人掏心掏肺地說話,可人心好像總是隔層紗,一起吃飯、唱歌可以,但能說知心話的人卻很少。人與人之間的冷漠,沒有知心話,讓我慢慢學會包裹自己,防備別人。為此,我常常覺得很悶,總覺得少點什麼。朋友說:「你可能太無聊了,去談戀愛吧。」我想可能也是。剛好,當時有個學長很關心我,我覺得他心眼有點多。但他是學校社團的副團長,人脈關係很廣,他說畢業後會把他的人脈關係轉給我,幫助我在大學擴大人際圈。對於讀法律的人來說,有好的人脈就有案源、有門路,他認識的都是這個長那個官的,我得積累幾年才能認識那些人呢?談就談吧,發發短信,拉拉手有什麼大不了的,「愛情」不都是培養出來的嗎?一個多月後,我終於受不了,和他發短信我就感覺一陣一陣地噁心、瞧不起自己,沒有一點談戀愛的喜悅。友情、愛情都是我利用的工具……

就這樣,我慢慢被培養成了這個社會需要的「人才」。我不喜歡酒桌應酬,不喜歡拍馬屁、打麻將,不喜歡說那些假模假式的場面話,更不喜歡與人接觸逢場作戲、互相利用,我從心底裡反感、討厭這些!但我都慢慢學會了,如果不去努力適應就會被社會淘汰,做人怎麼這麼難?我常常想:人為什麼活著?這樣活著有意思嗎?什麼是幸福?……可終究找不到答案,於是,我只有無奈地隨著這個潮流漫無目的地往前走,心中縱有千百個不願意,但家人的期盼,自己的抱負、虛榮也容不得我後退。慢慢地,心中有特別大的空虛感籠罩著我。心情抑鬱最嚴重的時候心臟都會隱隱作痛。夜深人靜時,我常常向主耶穌呼求:「主啊,救救我吧,天天虛偽地活著,找不到目標,連真正的友情和愛情我都找不到,我好難受!前面的路該怎麼走啊?我的人生就這樣度過嗎?」感覺自己再這樣下去就要崩潰時,神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

2008年,大學同學把神的國度福音傳給了我。一天,我隨手翻開書,看到神的話說:「生在如此污穢之地的人嚴重地受到社會的傳染,受到封建禮教的薰陶,受到『高等學府』的教育,落後的思想,敗壞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觀,卑鄙的處世哲學,毫無價值的生存,低賤的風俗與生活,這些東西都嚴重地侵擾著人的心,嚴重地破壞著人的良心,打擊著人的良心,因而人離神越來越遠,人越來越抵擋神。人的性情變得一天比一天毒辣,根本沒有一個人能為神甘心捨棄,沒有一個人能甘心順服神,更沒有一個人能甘心尋求神的顯現,而是在撒但的權下盡情地尋歡作樂,在污泥之地盡情地敗壞著自己的肉體。」(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我心裡為之一震,這話太真實了,這不正是我生活的寫照嗎?上大學以來,我為了自己的人生理想抱負和出人頭地學會了處世之道,學會了說官話、客套話,學會了冷漠,學會了利用別人……。到了今天,我已身心俱疲,找不到一絲安慰,苟活在世上沒有一點盼望。年輕輕的,心態卻如秋後的落葉,枯萎黃瘦……

隨後,我又看到神的話說:「任何一個人都不能填補人類心中的空虛,因為任何一個人都不能作人的生命,任何的社會論調都不能使人擺脫空虛的困擾。科學、知識、自由、民主、享受、安逸帶給人的僅僅是暫時的安慰,人類有了這些仍然不可避免地在犯罪,在抱怨社會的不公平,有了這些也不能攔阻人類探索的渴慕和慾望。因為人是神造的,人類無謂的犧牲與探索只能越來越多地帶給人苦惱,使人惶恐不得終日,不知怎樣面對人類的未來,不知怎樣面對以後的道路,甚至人類恐懼科學、恐懼知識,更恐懼虛空的感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神的話震撼著我的心靈,說透了人間百態,字字句句直扎在人心中最隱蔽的部分,讀了十幾年書,從歷史到哲學,從文學名著到野史小說,甚至聖經和古蘭經我都沒放過,可是這麼透徹的文字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沒有浮華的辭藻,沒有空洞的官樣文字,字字句句裡透露出憂傷、關愛、憐憫甚至憤怒。我越看越愛不釋手,於是便開始參加聚會。通過弟兄姊妹的交通,我明白了:我們人類是如何墮落敗壞到今天的,神又是如何默默關愛著我們的;現代人為什麼生活越好心靈卻越空虛,世界潮流為什麼越來越邪惡;神是怎樣拯救我們人類的,什麼人能蒙拯救,什麼人不可挽救……

後來,我也明白了:國家的法律最早來源於律法時代,神藉著摩西頒布的十條誡命,那是神帶領當時的人類在地上生活,為了約束人、保守人不犯罪而制定的,這裡代表著神對我們人類極大的愛。可後來,法律卻逐漸演變成了維護統治階級利益的工具,成了一些治標不治本的條條框框。在今天的社會中,各種怪象層出不窮:老人摔倒不扶的、開車肇事怕多賠錢故意把人壓死的、兒女仇殺父母的、貪污賑災款的、地溝油、毒奶粉……每出現一種怪現象,又多定幾條法規,以至於到了今天,法律書籍堆起來像小山一樣,仍然解決不了社會道德下滑的趨勢。學了幾年法律的我,這才茅塞頓開,神的話真有權柄呀!一個法學院大學生的自白

慢慢地,隨著真理越交通越透亮,我心中的陰霾漸漸散去,臉上開始有了樂模樣,不再是以往的皮笑肉不笑,而是發自內心深處的喜樂,靈魂像是找到了家,活在神的看顧之中,總有安慰的感覺。就連之前因抑鬱而有的心臟疼痛也不知不覺消失了。更使我開心的是,在神家,我看到弟兄姊妹個個都積極向上、端莊正派。聚會時,大家都不說客套話,彼此傾心交通,把自己的困惑、收穫,敗壞流露,甚至隱私都能在聚會中敞開亮相,沒有虛情假意、互相利用。慢慢地,我放下自己的防備,學會了說實在話、真心話,心裡特別舒暢。在全能神教會中,我找到了知己,這真是人生一大幸事!

記得剛信神的時候,澆灌我的姊妹穿著樸素,其貌不揚,那時的我還端著高材生的架子,小瞧姊妹。沒想到,姊妹說話句句樸實,沒什麼空洞的大道理,但解決我的觀念卻是一針見血,解剖得透亮、有力。幾次聚會下來,我心裡暗暗佩服,終於按捺不住崇拜,當面誇她:「你講的太好了!真厲害啊!」本以為她會喜形於色,沒想到她表情嚴肅,連忙擺手說:「千萬別誇我,那是神話語的威力,榮耀要歸給神。」我第一次覺得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真的不一樣。在這些普通弟兄姊妹身上我看到他們的謙卑與對神的敬畏,和教堂的牧師大不一樣。還有一次,教會有一個姊妹生活比較困難,一家四口只靠她家弟兄一點微薄的工資維持,有時生意不好生活很艱難,弟兄姊妹都商量著要幫她,她卻一直推脫不要,樂觀地說:「神賜給我們的夠用了,得的太多會貪心的。」我佩服之餘又覺得蒙羞,回想以往,我為了地位、虛榮,削尖了腦袋往罪惡裡面鑽,怎麼活得一點骨氣尊嚴沒有?在這個人情冷漠、利字當頭的社會中,我在全能神教會裡看到了久違的光明。再回想自己以前為了名利地位寧願放棄尊嚴、放棄良心的種種行為,我覺得好蒙羞啊!這就是高等學府教出來的「人才」?!如果再讓我選擇一次,我寧願選擇在神的家中做最小的一個,而不要在世上出人頭地!我常常唱起那首歌:「若不是神拯救我 我仍在世上漂流 在罪惡中苦苦掙扎 活著沒有絲毫盼望 若不是神拯救我 我仍被魔鬼踐踏 享受著罪中之樂 不知人生路在何方……」(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唱著唱著不禁淚流滿面:神啊,我不配你這樣的愛,是你的愛手一直拉著我,在我快要被世界潮流吞噬的時候,在我最迷茫無助的時候,你的話語聲聲喚醒我。若不是你拯救我,我真不知道自己現在會是什麼樣子!神啊,我感謝你!

一次過年回家,跟久違的同學見面聊天,我最要好的玩伴已經工作一年多了,講起她這一年是怎麼學會應酬,練出了不錯的酒量,她是怎麼學會處理辦公室複雜的人際關係,甚至領導好色,佔她的便宜,她是怎麼哭著忍著熬過來的。對於這些,現在她都可以面不改色處之泰然,甚至拿出來當玩笑。只是最後正色說:「這些事千萬不能讓我媽知道,她會擔心的。」我想她曾經是多麼倔強的女孩啊,眼裡揉不得半粒沙子,單純得我們都常常笑她傻,到底是什麼改變了她?還有一個朋友,在過年期間因為應酬不斷,初出茅廬,領導讓喝酒又不敢不給面子,連著幾天喝下來,突發疾病,年輕輕就死在了酒桌上;另外一個大學同學跟我說,她都不相信愛情了,天天處理棘手的離婚案件,看見太多恩愛夫妻反目成仇,覺得婚姻太可怕……這一幕幕就像是我的縮影,就按我爭強好勝、愛臉面好虛榮的本性,肯定會更賣命,換來的結果就是良心的不安、心靈的空虛和永無止境、填也填不滿的慾望。

現在的我,雖然不是法官,不是律師,也不是公務員,但神也賜給我足夠的物質,能有更多時間跟弟兄姊妹一起享受神豐富的真理供應,在教會裡也盡上了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天天活在神的帶領與保守中,對自己的未來更加充滿信心,這是多少錢也換不來的。我由衷地感謝神的拯救。心中回響著神的諄諄教誨:「年少人不該沒有真理,也不該對虛偽與不義包藏,而是應該站住該有的立場,不應隨波逐流,有敢於為正義、為真理奉獻、拼搏的精神;年少人應該有不屈服於黑暗勢力的壓制,有改變自身的生存的意義的勇氣……尤其是年少人不該沒有辨明事理、尋求正義與真理的心志,你們當追求的是一切美與善的事物,應該得著一切正面事物的實際,而且對個人的人生要負責任,不可輕視。人來在世上難得碰見我一次,又難得有尋求、得著真理的機會,你們何不將這美好的時光珍藏起來作為今生追求的正道呢?」(摘自《對年老之人、年少之人說的言語》)

小塵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