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祕的「8203」部隊

字体 -

一天我和一個在部隊退伍的朋友聊天時,他給我講述了在部隊時看到的那些可怕的內幕,讓我心有餘悸。

我的朋友是1976年應徵入伍,到了新疆的一個部隊,部隊原番號為「8203」,主要工作就是為國家完成核武器(原子彈、氫彈)試驗任務,試驗場地有十多萬平方公里,被稱為「馬蘭基地」。

在1979年9月13日,部隊裡的一場氫彈試爆失敗了。後來他們才知道,「21-715」是一次百萬噸級的氫彈試驗,彈體從飛機上降落時,因為核彈下降的限速傘未能打開,使彈體直接扎入距爆心東南方向十多公里外的沙漠地,發生了「化爆」,放射性元素鈽洩露、擴散到空中,污染了空氣和整個試驗場區,導致試驗場區的8023部隊全體人員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了核輻射的感染。當時科學家鄧稼先急於想知道試驗為什麼失敗,就直接跑到現場查找原因,結果因核輻射感染得了直腸癌,於1986年死亡。就連人食用了試驗場區的所有活物,也會增加核輻射感染的劑量,有的士兵曾吃過場區裡的魚類,後來也是死於多種癌症。因著鈽元素不停地向地面散發,無法解決鈽元素對環境的污染,最後只能在投彈區域豎起了「永久沾染區」的石碑。氫彈爆炸

雖然核輻射會給人的身體帶來極大的傷害,甚至威脅到人的生命,但有許多普通的士兵根本就不知內情,科學製造的核武器所耗人力、財力更是令人觸目驚心。當我的朋友陪同領導進入場區時,看到鑽井大隊的一個中隊100多人正在施工,他們的工程就是為核地爆試驗打井,這井需打3-4年之久,而這些打井的人當一屆兵正好打一個井,然後帶著「光榮」的退伍證回到家鄉,慢慢地體驗著原子彈帶給人的核輻射。這還不止,馬蘭基地有司令部、研究所、防化團、鑽井大隊、鑽探大隊、氣象站、飛機場、雷達團、工兵124團和我們汽車36團等等幾十個單位,常年保持著約有1萬人在為原子彈、氫彈「服務」。中國從1964年10月16日第一顆原子彈試驗成功到1996年7月29日最後一次試驗成功,歷時32年,成功試驗了45次,還有失敗的次數無法數算,這些試驗給我們生存的環境和士兵的身體帶來的危害簡直讓人難以想像!

核輻射給人類所造成的傷害是常人無法承受的,他們部隊一個戰友的遭遇就足以證明這一事實。他戰友的妻子第一胎生了個女兒,但是因為戰友遭到了核輻射,導致女兒出生後得了腦瘤,僅活了100天。第二個女兒出生後免疫功能極差,在讀書期間常常感冒、頭痛、頭暈,每個月最少要上醫院打一天針。他好不容易把女兒撫養大了,可是他外孫自從出生後就沒離開過醫院,經過多次的檢查後,醫生說孩子是先天腦癱。面對這個事實,他的戰友痛苦不已。有位專業人士向他們透露說:「核輻射對人體的危害可傷及三代人。」在事實面前讓人不得不承認,核輻射對人的危害的確讓人膽戰心驚!

眾所周知,在他們當兵的那個年代,對新兵的身體健康、素質要求是相當高的,但就是這樣非常好的身體,卻因核輻射造成了許許多多的悲劇。新華社的記者楊富林說:核爆炸不但產生早期核輻射、光輻射和衝擊波,而且還在試驗場廣闊地區布散了放射性沉降。儘管有的核武器只在短時間內有巨大的殺傷力,可放射性沉降卻可以持續釋放核輻射,經久不衰,參試人員不斷受到這種核輻射照射的傷害,使人體的細胞結構被破壞,喪失了免疫功能而誘發癌症、白血病在內的各種血液、淋巴、骨髓、心、腦、血管、皮膚等疾病。

就如後期的一份調查結果顯示:

1965年從北京入伍的26名女兵,目前能聯繫到的有15人,她們都患有骨關節變形、免疫力低下、高血壓、糖尿病,至今已有2人去世,2人生命垂危。1968年從西安市長安區應徵入伍到馬蘭基地的70名退役人員,他們當中現已死亡10人,佔被調查人數的14.3%。分別是死於肝癌、胃癌、肺癌、心臟病等。其餘的60人中也都患有各種嚴重疾病,例如:嚴重脫髮、脫眉、牙齒脫落、頭暈、頭痛、四肢麻木、無力、白血病、肺病、無生育能力等。基地第一研究室原有164人,現已去世27人,其餘的都患有白血球低下、脫髮、心腦血管病等多種疾病。

從8023部隊回到西安的40人中,病死率高達25%。遲××,1985年從基地回到西安,1989年患白血病去世,西安第四軍醫大學附屬醫院多位專家為遲××會診,結論是:他的病是因核輻射導致的白血病。河南周口店地區1965年入伍的421人中,已經死亡87人,病死率達20%以上。河南駐馬店從基地退役的1130人中,已死亡50人。山西臨汾地區的從基地退役的310人中,已死亡49人。西安交通大學分到基地的21人中,已死亡6人,病死率為23%以上……

寧××,1977年入伍到8023部隊124團,據他回憶,當年他班裡的23人中,有4人經常進入試驗場區作業,現已有三個得了癌症和白血病去世,而寧××自己就是那第四個了,但沒承想這個噩運卻降臨到了孩子身上。寧××的大兒子先天耳聾、二兒子白血病、孫子智力發育不全。這些病症在被稱為「馬蘭二代」的參核老兵子女中屢見不鮮。寧××還曾因無力支付遙不可及的巨額醫藥費帶著兒子跪在長春街頭乞討。真可謂是當兵為國獻青春,獻完青春獻終身,獻完終身獻子孫……

聽了朋友的敘述,我才知道原來核輻射對人類的傷害這麼嚴重,中國這樣地研發核武器就等於在用一代代年輕的生命來換取最終的成功。讓人憤恨的是,中共明知道這些核輻射會讓人喪失生命,得各種各樣的癌症,甚至會危害三代人,但是卻瞞著百姓,讓一批又一批身體健壯的年輕人成為一次次實驗的犧牲品。因著這些輻射的污染,導致這些部隊的軍人以及各個科室的工作人員,都為此付出了慘重的代價!我不禁感嘆:這到底是在保衛中國,還是殘害中國人民呢?我不禁想到全能神的話說:「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在這樣一個人壓人、人吃人的社會環境下,到哪兒找有意義的人生?人所訴說的都是苦難的人生……」(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路……(二)》)

在中共掌權的國家生存處處是危機,不知什麼時候人就成了被中共利用的犧牲品,甚至連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就如我朋友的這個部隊,那些一批批入伍的官兵,都覺得能夠為國家出力是榮耀的事,是讓自己一家人臉上有光的事,不承想卻被中共的計謀一步步地帶向了地獄還渾然不知。此時我才明白,原來中共掌權就是惡魔掌權,所以才會這麼沒有人性、殘忍地對待人。可見活在撒但掌權的國家,人類永遠看不到光明,永遠沒有活著的盼望,今天只有神才能讓人類看見光明,才能結束撒但的命運。全能神說:「神的『喜』是因為有正義的存在與誕生,是因著有光明的存在與誕生,是因為黑暗與邪惡的毀滅;他的『喜』是因著他為人類帶來了光明,是因為他給人類帶來了美好的生活;他的『喜』是正義的,是一切正面事物存在的象徵,更是吉祥的象徵。神的『怒』是因為非正義事物的存在與攪擾在侵害著他的人類,是因為邪惡與黑暗的存在,是因為有驅逐真理的事情存在,更是因為有抵觸美善事物的存在;他的『怒』是一切反面事物不復存在的象徵,更是他本聖潔的象徵。」(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了解神的性情很重要》)

林 山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