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身段,我和女兒化敵為友

字体 -

女兒頂嘴傷我心

女兒是我一手帶大的,小時候她整天黏著我,放學回來就跟我說學校裡發生的事,有時候講得太多我就嫌她煩,希望她快點長大。但同時我也擔心女兒長大不聽話,就總是不斷地跟她說得做個懂事、聽話的孩子,幸好女兒還算聽話,讓我比較省心。

母女關係

轉眼間女兒十六歲了,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她好像變了個人似的,有啥話也不願跟我說了,我和她說話,她也是愛搭不理的,還總嫌我煩。有時候我看女兒有些事做得不對,剛開口說她一句,她馬上就露出極不耐煩的神色,眉頭一皺說:「哎呀,媽,你就別管了,別說了……」然後嘴一噘,「砰」的一聲關上房門,不搭理我了。看到女兒這樣,我感到很難受,心想:以往乖巧的孩子怎麼變成這樣了?這孩子到底是怎麼了?越來越不理解我當媽的心了,我說的話都是為你好,你咋就不領情呢?你這年齡段正處在叛逆期,多數孩子都是在叛逆期學壞的,如果我不管你,這樣下去你不就完了嗎?不行,我還得管著你。可往後的日子裡,我越管女兒,越適得其反,她不但不聽,還不願跟我在一起說話了。就這樣,我與女兒的關係越來越僵,最後都不能正常地說上一句話。我心裡特別痛苦、糾結,不明白到底是哪裡出問題了。

神話語揭示問題根源

痛苦中我想起神的話說:「父母把孩子從小拉扯大,一直嘮叨,一直照顧,在父母眼裡,他那個時間觀念是什麼呢?不管二十年、三十年,他還是像孩子剛生下來時一樣對待孩子,態度一直沒變。其實孩子早就長大了,思想、心態、見識、觀點這些他早就建立了,早就有了,但是大人總意識不到這個事,總趕不上這個速度,他就總把孩子當剛出生那樣跟他對話、交往。」「尤其父母總拿兒女當奴隸,或者當小貓小狗那麼寵著,慣著,溺愛著,同時總掐著、捆著,總嚴格地管制著,最後的結果,兒女就不是兒女了,父母當得還挺累。」神的話好似一盞明燈照亮了我的心,讓我看到自己表現出來的正是神話語所揭示的情形。在我的觀念裡認為:女兒永遠都是孩子,她年齡小,閱歷淺,好多事不明白,需要我給她掌舵;我所說的都是為她好,她就應該聽。因此我總是管著她、捆著她,甚至有時還打罵她,結果不但沒使女兒聽我的,還使母女倆的關係越來越僵。其實女兒已經長大了,她有自己的思想、觀點,臨到事也有自己的看法,但對於這些我根本意識不到,也不和女兒溝通,還是把她當小孩子對待,讓她凡事都按著我的意思來……認識到這些我終於明白了,我和女兒的關係變得這麼疏遠,不是因為女兒處於叛逆期,而是我的教育方法錯了,是我的思想太老舊。女兒已經長大這是事實,我該先改變自己的思想,放手對女兒的「嚴管」,臨到事多和女兒溝通,了解她的想法、感受,尊重女兒的選擇。之後,我就這樣去實行,我與女兒的關係漸漸緩和了一些。

女兒早戀揪我心

女兒十六歲就不上學了,在一家服裝店賣衣服,後來聽說女兒跟一個男孩談起了戀愛。聽到這個消息,我實在難以接受,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想:女兒小小年紀就談戀愛,弄不好會毀了一生啊。我想到表姐家的女兒比我女兒大兩歲,也是在打工的時候認識了一個男孩,沒多長時間就和男孩私奔了,等家人把她找回來的時候,她已經懷孕了。男孩家在大山裡,條件很不好,表姐為這事都氣出病來了。我越想心裡越難受,真是看在眼裡,急在心上,不知怎麼辦才好。

自從女兒交了男朋友,下班回來就很少與我說話了,即使我主動和她說話,她也是很冷漠。我問她什麼,她就用「嗯」「啊」應付我、搪塞我,一副愛搭不理的樣子。我心裡很難受,沒想到我一手拉扯大的女兒,看見我就像看到陌生人一樣。我很想開導女兒,讓她知道早戀的危害,跟那個男孩斷了關係。但我怕這個話題太敏感,談不好會適得其反,可不說吧,我還很擔心,怕她有一天也和那個男孩私奔了,我感到很糾結。

談話崩了成敵人

一天,女兒下班回家,我試著問她:「你和那個男孩到底是怎麼回事?」女兒看了我一眼,緊繃著臉不吭聲。在我的再三追問下,女兒極不耐煩地對我說:「以後我的事不用你管!」聽到女兒這樣說,心想:女兒根本不把我當媽對待了,這還了得?!於是,我便生氣地對她說:「我是你媽,我不管你誰管你啊!你現在是翅膀硬了,長本事了是不是!離開我行了啊!早知道你這麼氣人,當初……」女兒硬著脖子走到我跟前,生氣地說:「來!那你把我打死吧!」我看她一直和我對著幹,還說出這麼讓我傷心的話,我氣得渾身發抖,心想:我怎麼養了這麼個不爭氣的女兒啊!吃晚飯的時候,女兒不和我坐在一個桌子上,夾點菜端著碗就跑到樓上去吃了。我想母女倆就這樣僵持著也不是辦法,得再開導開導她。沒想到我剛上樓,女兒看見我就下樓,我追到樓下,她又跑到樓上,總是想方設法地避開我,不願跟我在一起,也不願跟我說一句話。我的心情糟透了,不知如何挽回我與女兒的關係。

那段時間女兒看見我就像看到仇人一樣,不拿正眼看我,我倆一句話說不成就崩了,看到女兒這樣,我心裡難受極了。人常說女兒是媽的貼心小棉襖,可我這個女兒哪裡是小棉襖,簡直就是個冤家!我和女兒的關係僵成這樣,我心裡痛苦極了,不管女兒早戀吧,怕她被邪惡的社會潮流斷送,管吧,她對我的仇恨更大了,我真是一點辦法也沒有。痛苦無助中我只有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我和女兒的關係鬧僵成這樣,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我現在很痛苦、無助,願你開啟、引導我,使我在這件事上能明白你的心意,知道該怎麼實行。」

神話語引導開我心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要是父母對待兒女總站在一個高度上,總說『我是你爹(我是你媽)!你必須得聽我的!』這一『必須』兒女就反感了,這肯定不是正常人性的表現。……外邦人說的代溝是怎麼產生的?不就是長輩總端著,小輩總不想讓他端著,這隔閡就產生了,代溝就產生了,不就是這麼來的嗎?」「就是因為父母總佔著父母的位子不下來,總佔著地位不下來,兒女就跟他擰勁。很多事其實就是因為父母總佔著父母的位,總把自己當回事,總把自己當成父母、長輩,『無論什麼時候你也逃不出我這個當媽的(當爹的)手心,你到什麼時候都得聽我的,你都是我的孩子,不管到什麼時候這個事實不變』,這個觀點把他害得挺苦、挺慘,把兒女害得也挺苦,活得也挺累,是不是這麼回事?」從神的話中看到我和女兒的關係越來越疏遠的原因,是我總站在父母的位置上強行要求女兒聽我的,我把女兒當成自己的私有財產,認為女兒是我生的、養的,她做得不合適我就有權干涉她、管制她,並且覺得這很正當,我這樣教育也是為她好,是在盡母親的責任與義務。當聽說女兒談男朋友的時候,我氣不打一處來,就擺父母的資格,站在父母的位置上管制她,導致女兒對我極其反感,我們的關係越來越惡化,母女倆成了仇敵。上次在女兒跟我頂嘴的事上,我雖然認識到女兒已經長大了,我不能總站父母的地位來管著她,應該多了解女兒的想法,多與她溝通,但事實臨到時我還是身不由己地站地位轄管女兒。仔細想想,我對待女兒的這種強制性管制,也是自己的狂妄本性導致的。我就是憑著「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唯我獨尊」這些撒但的生存法則活著,受這些錯誤的法則支配,我變得越來越狂妄自大,沒有理智,總是端著父母的架子與女兒相處,強制性地要求女兒按我的意思做,無論什麼事都想讓她聽我的,當我說話女兒不聽還和我頂撞時,我就生氣、發火,甚至想打她。看到我流露的都是撒但狂妄性情,這種撒但性情給自己帶來的是痛苦,把女兒也轄制得沒有一點自由,使我們的母女關係也破裂了。此時,我不由得從心裡恨惡自己的狂妄性情。

放下身段來交心

隨後,我又看到神的話說:「對待兒女、對待自己的家人就像對待一個普通的弟兄姊妹一樣,雖然有責任,有肉體關係,但是站的地位、角度與朋友或者普通的弟兄姊妹是一樣的就行了。就是不能轄制,不能管束,不能總想掌控、控制他的一切,允許他出錯,允許他說錯話,允許他做幼稚不成熟的事,做愚昧的事,不管發生什麼事,心平氣和地坐下來說,交通,尋求。這態度不就好了嗎?不就端正了嗎?這裡放下的是什麼?(地位和身段。)就是放下父母的地位和身分,放下父母的架子,放下自己認為自己作為父母該擔的一切責任、自己該盡的該做的,而是盡到一個普通弟兄姊妹的責任就行了。」神的話給我指出了解決問題的路途,我不能再憑著狂妄性情站在父母的地位上要求女兒,得放下父母的身段,站在跟女兒平等的地位上與她溝通、交談。因為我和女兒都是受造之物,在神面前都是平等的,沒有地位高低之說。再說了我是個被撒但敗壞的人,沒有真理實際,我的看事觀點不一定合乎真理,我沒有權利要求女兒必須按我的意思去做,更不該站高位教訓她。而是應當把女兒當作弟兄姊妹一樣對待,不管女兒做了什麼錯事或者愚昧的事,都理解、包容她,心平氣和地和她坐在一起說心裡話。在女兒早戀這件事上,我得把早戀的危害跟她說明白,在說時不用大聲喊,不用教訓她,讓她自己選擇,並給她時間考慮,給她轉變的機會。細想想女兒追隨世界邪惡潮流,就是因為沒有來到神面前,沒有真理不會分辨,看不透撒但利用各種手段敗壞人的真相,識不破撒但的詭計。我只有把女兒帶到神面前,給女兒交通這方面的真理,讓女兒長分辨,讓她走人生正道,才能遠離邪惡的潮流,遠離撒但的引誘蒙神保守,這才是我作為一個母親當盡的責任。認識到這兒,我心裡釋放了很多,在神面前立下心志不再端著父母的架子,不再憑狂妄性情與女兒相處,而要心平氣和地和女兒談心。

化敵為友真開心

沒想到,當我放下自己試著和女兒溝通時,女兒的態度也緩和了,聽我說話也不那麼反感了。我就和女兒一起看神的話:「這一次一次的潮流,它都帶著一種邪氣,這個邪氣讓人不斷地墮落,讓人的道德越來越下降,讓人的人格品質也越來越下降,甚至可以說以至於到現在,多數人沒有人格,沒有人性,也沒有良心,更沒有理智。……一次一次這樣的潮流讓本來身心就不健全的人,讓本來就不知道什麼是真理的人,讓本來就對正面事物與反面事物毫無分辨的人,心甘情願地接受了這些潮流,接受了來自撒但的生存觀點、撒但的人生哲學與價值觀,接受了撒但告訴給人的怎麼對待生活與撒但『賜』給人的生存的方式,人沒有力量去反抗,人也沒有能力去反抗,更沒有意識去反抗。

我和女兒

讀完神的話後,我耐心地給女兒交通:「撒但就是藉著網絡、各種影視片等社會邪惡潮流,給我們灌輸『愛情至上』『不求天長地久,只求曾經擁有』等邪惡的思想,我們就開始崇尚愛情,認為愛情很美好,世間有真愛,為了得到愛情不顧任何人的攔阻。我們沒有真理,就受撒但迷惑,把這一邪惡潮流當作正面的事物來追求,有的人看到別人談戀愛就羨慕,也跟著交男女朋友,結果現在很多孩子十幾歲就談戀愛、墮胎,荒廢了學業,把自己的青春年華毀了,給身心帶來了極大的傷害,也給父母帶來了傷害。其實啊,撒但就是用這種邪惡潮流來迷惑、佔有我們的心,讓我們越來越邪惡、墮落,都活在污穢敗壞之中。」之後,我又談了末世神發表了很多真理來拯救我們,神把撒但敗壞人的方式、手段,以及撒但的實質、險惡用心都揭示了出來,也把人活著的意義與該追求的目標說了出來。我們從神的話中明白真理了,就會分辨正反面事物了,也就能識破撒但的詭計,不會被撒但愚弄、殘害了。女兒聽著我交通,不住地點頭,並說她和那個男孩接觸,就是因為看到她的同學都有男朋友,自己不談戀愛就跟不上潮流了……女兒終於跟我說了心裡話,我很激動,我知道是神的話化解了我與女兒之間的仇恨,改變了我,也改變了女兒,我在心裡不住地向神獻上感謝和讚美。

女兒來到神前我放心

後來,我和女兒經常在一起看神的話,交通神的話。女兒跟我承認她以前做錯了哪些事,說錯了哪些話,也主動向我道歉,還像朋友一樣與我談心,跟我談她在店裡上班的事,還跟我說這段時間通過讀神的話,她明白了撒但是怎麼敗壞我們的,神又是怎麼拯救我們的,知道早戀是社會潮流導致的,神不喜悅,並下決心不再隨從社會邪惡潮流,不和那個男孩聯繫了。看到女兒的變化,我在心裡一個勁地感謝神!在經歷中我體會到,神的話就是我們行事的指南,也是我們母女和好的良藥啊!只要我們按著神的話實行,憑神的話做人,無論什麼問題就都能得到解決。之後,我與女兒的關係越來越和諧了。

我和女兒成了知心朋友

後來女兒也參加了聚會,我們一起交通真理、彼此交心,臨到事流露什麼敗壞性情也互相敞開溝通,成了無話不談的知心朋友。女兒還常常鼓勵我好好追求真理,提醒我把本分盡好。最讓我感動的是,有一次我外出盡本分,回家時和女兒約好讓她到車站接我,結果我坐的車晚點了,女兒等到晚上九點多也沒接到我。她知道我回去後因有別的事第二天還得走,時間很緊,就騎著自行車摸黑去給我買了一套衣服。當我回到家的時候,女兒給我買衣服剛回來,連晚飯都沒吃。這一切令我很受感動,同時,我也特別感謝神,是神話語的帶領使女兒不再任性、驕縱,學會了關心人,變得這麼懂事。

我們這對如同仇敵一般的母女,如今能這樣親密無間,無話不談,彼此知心、理解,這都是神話語在我們身上達到的果效。我由衷地向神獻上感謝、讚美!一切榮耀歸於神!

筆者:李 寒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