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少年是如何改過自新的?

字体 -

我叫Owen,今年17歲。在我六七歲時,我和哥哥隨媽媽到新加坡讀書。2014年,媽媽接受了神的國度福音,我和哥哥在媽媽的引導下也接受了,但我僅僅知道神的存在,相信有一位全能者在掌管著全宇,但對神的心意、神對人的要求我都不明白。

因我從小就比較聰明,學什麼東西都很快,媽媽和爸爸也經常誇獎我。在這樣的環境下,我變得很驕傲、自是,認為沒什麼是我不會的。剛到新加坡時,因我是中國人,在學校裡常常受到同學們的歧視,他們常常嘲笑我英文不好,為此我感到很氣憤,便在心中立志:憑我的能力,今後一定會超過你們,不讓你們小瞧我。後來我就用功學習,果然每次考試我的成績都名列前茅,老師和同學都對我刮目相看,不再嘲笑、歧視我了。

中國人, 讀書, 聰明

上初中後,當看到身邊的同學成績都不如我時,我很瞧不起他們,心裡沾沾自喜:你們那麼努力學習成績還不如我,而我沒用功學習就能超過你們,我真是天生資質聰明啊!於是,我變得越來越驕傲自大,覺得自己即使不認真聽課都能考出好成績,後來我開始不認真聽課,上課期間還常常和同學講話。有一次老師看見後,就故意讓我回答問題,因我沒認真聽根本答不上來,當著全班同學面前回答不出問題,這讓我感到很丟臉。為了報復老師,我就給老師取了一個外號,讓全班同學都笑他,看到全班同學都嘲笑老師,我感到很得意,心想:現在見識到我的厲害了吧,看你以後還敢不敢惹我!慢慢地,我越來越囂張,只要老師說我的不是,我就會頂嘴,甚至罵老師。為了教育我學好,老師把我送到教導主任那裡。誰知我還是不受教,連教導主任也不放在眼裡,甚至把出入教導處當作一個成就,並以此向同學炫耀,我更加感覺自己了不起了,認為老師們都奈何不了我。

就這樣,我成了老師眼中的「名人」。後來老師對我用了很多方法,但都沒用,於是老師便把我在學校的各種表現告訴了媽媽。媽媽知道我變得這麼壞,還在學校裡惹事後,非常失望,就常常勸導我要好好聽話,不要在學校惹事。可當時的我什麼也聽不進去,還覺得媽媽很嘮叨,心想:我雖然調皮,但成績又不差,現在我還年輕,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錯了嗎?為什麼不管在學校還是在家裡都有人天天給我講道理啊,真煩!但我又不敢直接頂撞媽媽,就當面應付媽媽,好讓媽媽對我的嘮叨早點停止。回到學校後,我依然我行我素、隨心所欲,根本不把媽媽的教導放在心裡。

上初中後,我變得越來越霸道、任性,還組織同學一起鬧事,欺負班上弱小的同學,看到班上那麼多同學都聽我的,我感覺自己很威風,很有領導能力,同時我也很喜歡這種當老大的感覺。

一天放學回到家,媽媽把我叫到飯桌前,我心想:肯定又要嘮叨了,好煩啊!雖心裡一百個不願意,但還是坐到了飯桌前。令我沒想到的是,媽媽沒像以往那樣對我說教,而是耐心地對我說:「以前媽媽也不明白真理,不知道如何教育你,現在媽媽通過看神的話語,明白了只有真理才能改變我們,而且神的話語把我們被撒但敗壞的真相都揭示出來了,我們一起來看看吧。」接著媽媽給我讀神的話:「年少輕狂這是年輕人的一種什麼情形,一種什麼性情?(聽不進別人說什麼,總覺得自己的就是最好的。)(不想聽別人的。)這是一方面表現,再說細點,你往實際的人身上對號,往你自己身上對號,或者往你看見的人身上對號。用一個詞來形容這樣的人是什麼性情呢?狂,這是任何一個年輕人在那個年齡段的一種性情、表現,每個人都一樣。不管生活環境、背景什麼樣,不管哪個年代,這是處在那個年齡段的人的一種代表性情。一看你的年齡,就差不多知道你有這樣的性情。年少輕狂這個表現是哪方面性情?為什麼說處在這個年齡段的人年少輕狂呢?為什麼用這個詞來形容這個年齡段的年輕人呢?不是對這個年齡段的人有偏見或者看不上,而是這個年齡段的人有一種性情在裡面。因為處在這個年齡段的人涉世不深,明白人生的事太少,所以當他剛剛接觸到世界的一些事,接觸人生的事的時候,他就覺著『我明白了,我看透了,什麼都知道了!大人說的我能聽懂,社會上流行的我也能夠得上。』……另外一個詞『四六不分』,你們解釋解釋這個詞的字面意思。(就是不分好壞,自己認為好的就永遠都是好的,自己認為壞的永遠都是壞的,不管怎麼跟他解釋,他就是不聽。)字面意思大約就是這個,就是不分好歹,什麼是正面的、什麼是反面的不知道。因為他年少輕狂,誰說什麼他都聽不進去,『別人說的都錯,我說的就對,誰也別跟我說,我是油鹽不進,我就死犟,我錯了我也犟到底,明知道錯也要堅持』,就帶著一種這樣的性情,四六不分。外表看,這個孩子怎麼精不精、傻不傻呢,說道理也一套一套的,說得比誰都清楚,比誰都明白,一做事怎麼總犯渾呢?明知道這樣是對的就不聽,就任著自己的性子來,自己想怎麼做就怎麼做——任性,渾。

讀完後,媽媽笑著與我交通道:「神的話語把現代年輕人的性情揭示得很清楚,現在的小孩普遍都這樣,父母說什麼都不聽,多說一點還嫌父母嘮叨,自己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誰也管不了,只知道隨心所欲、隨從潮流追求個性,這都是撒但的邪惡潮流敗壞的,使得年輕人變得越來越驕蠻、放縱、自以為是、不可理喻。你看看你,在學校裡不認真學習,還和同學一起鬧事,欺負老師、同學,我們教導你改正時,你還不聽,覺得沒錯,性情也越來越張狂,這是不是『年少輕狂、四六不分』的表現啊?我們是一名基督徒,所做所行得有基督徒的樣式,你現在的表現還不如不信神的人,你說神會喜悅嗎?」

聽完神的話語和媽媽的交通,我不禁開始回想自己這兩年的表現,在學校裡不認真讀書,盡與老師對著幹,還帶著同學惹事生非,欺負弱勢同學,隨心所欲,誰也管不了,還認為年輕人追求活出自我沒錯。當媽媽、老師教導我學好時,我還嫌他們太囉嗦、管得太嚴,我真是四六不分,連正反面事物都不會分辨啊!真是沒有一點信神之人的樣式,甚至比不信神的人還惡劣。想到這兒,我心裡感到很愧疚,便低下了頭。

媽媽見我難過地低下頭,便又安慰我說:「其實現在的年輕人普遍都這樣,你犯這些錯也很正常,因為我們都被撒但敗壞了,需要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按照神的要求去做,才能活出正常人的樣式。」

聽了媽媽的話,我認識到自己的性情這麼狂妄、霸道而任性,就是因為我被撒但敗壞了,我要想脫去敗壞性情,就得多看神的話語、多聚會,裡面有真理做根基了,才能活出真正的人樣來。想到這兒,我便對媽媽說:「我認識到自己的敗壞了,以後一定要按神的話語去實行,脫去敗壞性情。」媽媽聽後放心地點了點頭。

一次上課我又跟同學在講話,沒有認真聽課,老師看見了就叫我出去罰站。當著全班同學的面站起來,我感覺很沒面子,心裡很不爽,心想:我只不過在班上講話而已,老師為什麼要我罰站?如果我出去罰站,被其他班的同學看到,不失我的面子嗎?當時我又想跟老師頂嘴,這時突然想到如果我跟老師頂嘴,這是狂妄性情的流露。想到這,我把怒氣壓了回去,然後乖乖地走出了教室。當我站在外面時,心裡還是不平衡,覺得自己並沒做錯什麼,於是我趕緊靜下心來跟神禱告:「神啊,今天我被老師罰站心裡還不服,不能真實地順服下來,求你帶領幫助我,使我能夠順服下來。」

學生, 教室, 上課

禱告完後,我心裡平靜了下來,意識這事是我做錯了,因自己上課不守紀律違背了課堂紀律,而且也不尊重老師,老師講課我都不當一回事,這哪是一個學生該有的樣式!於是,我暗自下決心,以後上課要遵守紀律,不能隨意說話了。沒想到,沒一會兒老師就讓我回到班上了,回去後我就認真聽課,不再跟同學講話了。我知道這都是神的保守和帶領,同時意識到臨到事禱告神很重要。

一天中午,我和同學們在食堂吃飯,因我們說話的聲音太大,影響了正在吃飯和上課的同學。教導主任氣沖沖地走過來,用手指著我說:「Owen,你給我閉嘴,說話小聲點,不要吵到其他同學。還有你旁邊的同學,都給我閉嘴。」主任說完後就走掉了。聽到主任這樣說,同學們都感到很不爽,就開始喊教導主任的外號嘲笑他。當時我在一旁,心裡也很不是滋味,心想:為什麼教導主任的口氣就不能好一點呢?我只不過說話大聲了一點,又沒做錯什麼。想到這兒,我也想去喊教導主任的外號以表示不滿,正當我想開口喊時,心裡立刻意識到這樣做神不喜悅,心想:我已經在神面前立心志要悔改變化了,現在不能再憑敗壞性情活著,要在臨到的事上實行神的話語。以前遇到事我從不會檢討自己,總認為自己對,錯的都是別人,現在我要學會認識自己身上的敗壞性情。想到神的話說:「你如果相信神的主宰,你得相信每天發生的事,不管是好事還是壞事,都不是偶然發生的,不是誰有意跟你過不去,也不是誰有意針對你,而是神安排的,是神擺佈的這一切。神擺佈這一切為了什麼?不是亮你的相,不是顯明你,顯明你不是最終目的,要成全你、要拯救你這是目的。怎麼成全,怎麼拯救啊?先讓你知道自己有敗壞性情,先讓你知道自己的本性、實質,自己的不足,自己的缺少,你知道了,你心裡明白了,你才能脫去。這就是給你機會了,你得學習把握,知道把握,別頂牛,也別較勁。神在你身邊安排的人、事、物你總較勁,總想擺脫,總覺得不如意,總有埋怨的心理,總有誤解,這樣你就很難進入真理。你順服下來,你尋求,多多禱告,回到靈裡,來到神面前,這樣不知不覺你裡面的情形就變化了。」是啊,每件事臨到,都是神安排的,並非偶然發生,肯定有我該學習的功課。當我靜下心來時,想到教導主任對我的態度之所以這麼差,不就是因我總幹調皮搗蛋的事,所以對我才感到厭煩。想想自己之前的行為那麼惡劣,別人怎麼能不厭憎我呢?而且今天主任訓斥我,就是因我們說話影響到其他同學了,挨批評是我的所作所為帶來的後果。想到這些,我感到很蒙羞,覺得以前對老師的行為很過分,我真是太輕狂無知了,沒有一點真正人的樣式。於是我就在一旁吃飯,沒隨從他們去喊老師的外號。

這時,其他幾名同學都為我如此平靜的行為感到很不解,他們在一旁嚷嚷著讓我一起參與,我聽著心裡挺煩的,不想去參與,也很想讓他們不要再取笑主任了。但又想到,主任的外號就是我取的,如果跟他們說不要喊了,同學會怎麼看我呀?會不會覺得我這人膽小怕主任啊?猶豫時我想到這是撒但的試探,不能上它的當,現在也是神在考驗我,看我是選擇按神的話去行,還是維護臉面隨從同學去犯罪。之前我不明白那些行為屬於沒有正常人性,現在通過看神的話我有分辨了,如果還繼續去做,這就屬於明知故犯會讓神厭憎的,也會讓撒但抓把柄恥笑我,這不就失去見證了嗎?想到這兒,我感到一絲害怕,於是我在心裡默默向神禱告:「神啊,現在我的內心很矛盾,我知道隨從同學取笑主任神不喜悅,但是我又擔心同學會在背後議論我,求你來保守帶領我,使我能夠勝過撒但的試探。神啊,不管同學如何看我,我都要按神的話語去做,求神加給我力量實行真理。」禱告完後,我的心裡慢慢平靜了下來,也不再擔心同學是否取笑我了。旁邊的同學都一臉吃驚地看著我,緊接著開始嘲笑我膽小怕老師,但我心裡並不在乎,只要神喜歡我就好。沒一會兒他們就沒再取笑我了,也停止取笑主任了。看到這些,我知道這都是神的作為,是神幫助我勝過了撒但的試探,心裡很感謝神。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滿了詭詐、滿了歧視人的目光本不是少年人該有的;行毀壞可憎之事的人也不應該是年少之人;年少的人不該沒有理想、志氣與蓬勃向上的氣質……年少人不該沒有真理,也不該對虛偽與不義包藏,而是應該站住該有的立場,不應隨波逐流,有敢於為正義、為真理奉獻、拼搏的精神;年少人應該有不屈服於黑暗勢力的壓制,有改變自身的生存的意義的勇氣……你們當按著我的話去實行,尤其是年少人不該沒有辨明事理、尋求正義與真理的心志,你們當追求的是一切美與善的事物,應該得著一切正面事物的實際,而且對個人的人生要負責任,不可輕視。

對照神的話語,想到自己以前的活出滿了狂妄自是、放蕩不羈、驕縱任性,給老師、同學都帶來了傷害,這都是因我憑撒但性情活著,沒有正確的追求目標導致的。現在我應該按照神的要求標準去追求,多認真學習、務正業,與人相處也要活出正常人性,榮耀神的名,同時也要好好信神走人生正道。想想自己雖很早就隨媽媽信神了,但從來都不注重神的話語,可神還憐憫我,用他的話語帶領我學會做人,我不能再辜負神對我的期望了。以後我一定要多禱告神、看神的話語,追求真理活出真正人的樣式。

後來通過看神的話語、聚會交通,我明白了一些真理,開始注重實行神的話語,按照神話的要求去做人。現在的我會認真聽課,也會耐心地聽老師講話,不會再頂嘴了。當同學想拉我去欺負弱小的同學時,我就拒絕他們,並勸告他們不要這樣做了。慢慢地我身上的壞毛病沒有了,成了一名好學生,一個聽話的孩子。老師們看到我的變化都感到很吃驚,但我知道是神的話語變化了我,這是神話語的權柄、能力。

若不是神的愛與拯救,我肯定越來越任性、狂妄,越來越墮落,最後被撒但吞吃了,是神的話語帶領我活出正常人的樣式,改變了我身上的敗壞習性,我真實地體會到,神的話語就是真理、道路、生命,能變化我們的敗壞,能給我指引正確的人生方向,正如神的話說:「真理跟正常人性的生命有關係,他能矯正你各方面的壞毛病、壞習慣、壞思想、消極思想,能改變你的撒但性情,改變你各種屬撒但的東西,然後作你的生命,讓你變得正常,變得有人性,思想正常,心地正常,有理性,讓你各方面都正常。有真理作你的生命,你的活出、人性各方面的流露就都正常了。」感謝讚美神,願把榮耀都歸給神,阿們!

筆者:美國 Owen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