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11日 的存档信息

年少轻狂的我是如何与姥姥相处的?

我叫安琪,六岁之前在姥姥家生活,那时我觉得姥姥是我最亲的人。每天上学穿什么衣服、梳什么发型都是姥姥决定的,我觉得姥姥给做的都是最好的。渐渐地我长大了,开始看不惯姥姥做的一些事,而姥姥对我也看不惯,每次去姥姥家都要被她数落一顿,不是挑我这个,就是挑我那个…… 2016年,我们这儿特别流行戴锁骨链,我也买了一个。一天,我放学后高高兴兴地来到姥姥家。姥姥用眼睛… (阅读全文)

母亲成了我的知心人

夏日里,蝉在院里的榆树上鸣唱,太阳虽没有给人很灼热的感觉,但张帆坐在屋里心情却很烦躁,原因是身后母亲的唠叨…… “你还有一条白色的薄裤子呢,天热了,现在可以穿了。”正在翻腾柜子的母亲说。 “哎呀,妈,你不用找了,你说的那条裤子过时了,我不想穿。”张帆有些不高兴,好不容易休个假回家放松一下,却还要面对母亲的唠叨,他越想越烦闷。 母亲不一会儿又找出来几件衣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