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中被降職我該如何面對

字体 -

我坐在電腦前把風扇的風速開到最大,卻依然燥熱不安,臉上的汗水不停地往外冒,擦拭著汗水,我在心裡巴望著氣溫驟降,恰巧又聽見幾聲知了鳴叫,煩悶的心更是無法安靜下來。這一連幾天下來,我一直呆在家裡不上班、不出門,心裡憋屈不願意見任何人,儘管妻子多次開導我,但我仍無法正式上班面對廠裡的人。

事情還得從幾天前說起……

一天,我在工作時,腳被砸傷了,醫生給我開了病假條讓我休息。可是,主任仗著自己是廠長的親弟弟,他不准我休病假,見我堅持要休病假,就直接把這件事反映到了廠領導那裡。

休完病假後,我回廠裡上班時,領導卻安排我去掃廁所,聽到這個消息,我的肺都要氣炸了,心裡的火「騰」地一下就竄上來了,心想:我在汽車製造廠裝配線上工作已有20多年了,各項技能嫺熟,在廠裡又代培了不少徒弟,要資歷有資歷,要技術有技術,是廠裡響噹噹的「功臣」,人際關係也處理得非常融洽。我平時從不給廠裡找任何的麻煩,這次就是腳傷休了幾天假,回來竟然讓我去掃廁所,這不是明擺著欺負我,侮辱我嗎?這對我也太不公平了!我這次非得找你們理論理論,讓你們知道我也不是好惹的。一氣之下,我就回了家。

俗話說「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我的兄弟姐妹知道我丟了工作,就立馬來到我家,你一言我一語地議論開了:

「要是我,就直接找領導理論,跟他們沒完!裝配技術工可是個肥差,工資高,待遇好,可別便宜了他人。」

「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這還有沒有公平,太氣人了!」

「都是老職工了,領導這樣安排分明就是欺負人嗎!咱家可不受他們這窩囊氣!找他們理論去,不要怕,我們這麼多人給你壯膽,要不然我們就白白地受他們欺負了。」

聽到家人為我打抱不平,我心想:是啊,好歹我也是這個車間裡的技術骨幹,廠裡的親戚朋友、還有那麼多的徒弟,都知道了會怎麼看我?我如果忍氣吞聲會不會笑話我窩囊呢?俗話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我腳被砸那可是工傷,而你們卻不讓休息,到哪評理我都不理虧。看來我必須找廠領導評評理,要不然還真當我是軟柿子,想咋捏就咋捏。

正當我蠢蠢欲動想憑血氣去找領導理論時,妻子看出了我的意圖。送走親戚後,妻子連忙對我說:「咱們是信神的人,你可別聽家人們慫恿,挑撥,一時衝動中了撒但的詭計呀!神的話說:『事必三思,免之後悔,這是你當守住的。』雖然廠領導的安排讓我們不好接受,但不管遇到啥事咱要先冷靜下來,要多依靠神,禱告尋求神的心意,看神在這件事上是怎麼帶領我們的……」聽了神的話和妻子的勸告,我的心頭之火漸漸地平息了一些,可一想到:自己的腳受傷,領導不但不准我請假,還讓我去掃廁所,我心裡就感到憤憤不平,領導他們做得實在也太過分了,這口氣憋在心裡也太窩囊了!

但轉念又一想,我是個信神的人,剛才妻子也說了遇事要多多尋求神的心意。於是,我來到神的面前向神禱告:「神啊!臨到廠領導讓我去掃廁所,我心裡實在窩火,我甚至想動血氣找領導評理,向他們討要說法,神啊,我控制不了自己衝動的情緒,願你作工在我身上,使我狂躁的心平靜下來,更願神帶領我,能在這件事上明白你的心意!」禱告後,妻子給我讀了一段神的話:「殘酷的人類啊!勾心鬥角、你爭我奪、爭名奪利、互相廝殺何時到頭?儘管神的話語說了千千萬,但人無有醒悟的,為家庭為兒女、工作、前途、地位、虛榮、錢財,為吃為穿為肉體,有誰真正為了神?即使是為了神的人也幾乎很少有幾個是認識神的,有幾個不為自己個人的利益?有幾個不為維護自己的地位而壓制別人、排斥別人?

讀完神的話,妻子交通道:「神的話揭示的正是我們現在的實際情形,我們雖然信神了,可看事觀點還是和外邦人一樣,為了一點利益就開始不顧後果去爭奪,仍然憑著撒但的處世哲學『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活著,涉及到自己的利益、臉面受損時,就開始想與人爭、與人鬥,人與人之間就跟動物世界裡的動物一樣都是弱肉強食,都不甘心做弱者,處處爭奪。你在臨到這件事時,就開始流露血氣,想憑著自己的能力去與廠長據理力爭,不想讓自己受一點委屈,甚至還認為自己是廠裡的有功之臣,理所應當就該享受好的待遇,安排去掃廁所就是一件羞辱的事,為了自己的面子也要爭回這口氣。當親戚為你打抱不平時,你不去分辨是否是正面事物,合不合神心意,而是更助長了你的囂張氣焰,一定要把自己的利益爭回來,你的這些種種表現與流露,不是在處處彰顯見證撒但嗎?撒但就是喜歡人與人之間不能和睦共處,互相你爭我奪,你現在活得很痛苦不就是因為陷在撒但的網羅裡了嗎?」

聽了妻子的話我心想:是啊!自己臨到事不僅不尋求神的心意,反而還意氣用事,想用人為的辦法把自己的利益奪回來,結果活在撒但的苦害中痛苦不堪!靜下心來想想,我光想著怎麼出這口氣,圖心裡痛快,真的沒想事情的後果。想到我們隊上李某的妻子就是個例子,在土地上與鄉長因一點利益之爭,互不相讓,使用手段互相整、治,結果坐了一年半的牢。其實這些事情不是到了不可調和的地步,都是因著「你不仁,我不義」等撒但思想觀點已深入人心,讓我們都身不由己地為一己私利而互相爭鬥。此時,我想到自己還想仗著親戚朋友多、廠裡還有徒弟到時一起與廠長討個說法,若不是神擺佈妻子及時與我交通,說不定會惹出什麼亂子,最後搞得兩敗俱傷,後悔都來不及,想到這裡我心裡有些後怕,趕緊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也願把這件事交在神的手裡,願順服神的擺佈安排!

上班後,我很怕打掃廁所時遇到徒弟,怕他們會看不起我,為了不失去在徒弟們心中的好形象,我上班時早早地來,晚上下班時單獨一人偷偷地走,就這樣相安無事了一段時間。但神知道我雖然表面順服了,可心裡並沒有完全放下,就又擺設環境檢驗我。

一天我正在打掃衛生,主任走過來不緊不慢吐著煙圈說:「把廁所掃完後,再把車間打掃打掃!」聽了主任的話我心裡的火氣不打一處來,心想:你欺負我讓我掃廁所,我已經夠委屈了,竟然還吩咐我去掃車間,還要讓整個車間的人看我的笑話,真是得寸進尺太過分了,你這不是故意找茬嗎?還真以為老虎不發威我就是病貓啊!我剛想開口跟主任理論一番,忽然想到一段神的話:「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於人的安排,或出於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神的話及時提醒了我,今天臨到主任說這番話,是撒但藉著主任故意刁難、攻擊我,想讓我憑血氣和他發生爭鬥,引發事端,原來這是一場靈界爭戰啊!多虧神的話及時帶領開啟我,差點中了撒但的詭計。此時,我在心裡默默地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不憑血氣行事。隨後我說:「主任!我的腳還沒完全恢復,等完全好了,我就去打掃!」主任聽後點點頭,沒說什麼就走了。

回家後我把事情的經過跟妻子說了,妻子隨後給我讀了一段神的話:「這就是撒但本性愚弄人的結果,讓人擺脫不了這樣的生活,擺脫不了這樣的性情,他也願意接受這樣的愚弄,就願活在這裡面,不願意實行光明之道,你覺得他那樣活著挺累,那樣做挺沒必要,但他覺得可有必要了,他覺得要是不那樣做自己就受虧損太大了,自己的利益就能受到虧損,自己的臉面也能受到虧損,自己的名譽也能受到虧損,他覺得失去太多了,他寶愛這些東西,寶愛自己的臉面,寶愛自己那些存心,這就是人不喜愛真理的真實面目。

讀完神的話妻子交通說:「我們被撒但敗壞後,撒但的各種敗壞性情就已深深扎根在我們心裡,如:臉面、地位、名譽、利益等等,撒但就是藉著這些敗壞性情來捆綁、轄制我們,讓我們寶愛自己臉面、利益勝過實行神的話,總認為實行神的話,自己的個人利益會受虧損,所以我們往往不能完全實行神的話。你現在腳受傷不能幹重活,廠裡給你安排了一個合適的崗位,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是我們自己心不甘情不願地去掃廁所,覺得臉面受虧損,認為在眾人面前抬不起頭,撒但就是藉著咱們的軟弱處才鑽了空子,趁機利用主任說的話再次激起你為了維護臉面與其爭執,想讓你和主任之間產生更大的矛盾!我們只有按神的話實行放下個人的利益,不憑著敗壞性情活著,撒但才無計可施。」

聽了妻子的交通我才有點明白,我之所以活得痛苦,感覺委屈,不敢面對現實,就是我的臉面太重,想到有那麼多的徒弟都羨慕、高看我,一時間還放不下自己的身價,不敢面對徒弟,也怕徒弟知道後嫌我膽小怕事,說我師傅的頭銜浪得虛名,我為了維護這個形象,總想爭這口氣,所以一觸及這個軟弱處我的血氣就會爆發。其實我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工人,不管幹哪項工作都是憑力氣賺錢,並不是什麼丟臉的事,再說各行各業都需要有人去幹才行啊!雖說掃廁所的工資待遇沒有以往那麼高、人也沒有以前那麼風光,但這份工作非常輕鬆,一天就打掃兩遍衛生,我有了更多空閒時間看神的話與弟兄姊妹聚會,還能在教會中力所能及的盡本分,這是神對我的愛呀!此時我才明白神的心意,也讓我看到每臨到一件事的背後都隱藏著神的良苦用心,也體會到了神對我的恩待與憐憫。

令我沒有想到的是,當我真實順服下來,不再憑血氣去爭時,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沒過多久,廠領導找到我微笑著對我說:「看你這人幹哪項工作都挺實在的,以後你不用在這裡掃廁所了,重新回到你原來的崗位上班,還幹你以前的工種,工資待遇比你現在高!」我聽了領導的話心裡特別激動,看到我實行真理順服神就看到了神的祝福。

天氣依舊炎熱,太陽把大地烤得像蒸籠似的。大樹垂著頭,小草彎著腰,太陽曬得地皮發燙,我的心情卻格外舒暢,我走在上班的路上,心裡很踏實、平安。

作者:湖北省 全力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