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掉狂气,做妈妈贴心的“小棉袄”

字体 -

雪低着头缓缓地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一想到马上要见到妈妈,心里就感到很压抑、郁闷。回想这段时间与妈妈相处,总是因着一些小事闹得不愉快,有时还与妈妈顶嘴、吵架、冷战,每次的结果都是不欢而散。尤其是教妈妈学电脑,一遍遍地教不会,她就失去了耐心,不自觉地嫌弃妈妈笨……

突然,“轰隆”一声,将周雪的思绪打断,不一会儿,豆大的雨点打在她的头上,周雪找到一个避雨处避雨,空气中的丝丝凉意让她感觉更加沉闷,中午发生的事又浮现在她脑海里……

“小雪,你过来看看,这怎么弄啊?”妈妈对周雪喊道。最近家里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妈妈在学电脑的基础操作。周雪从床上爬起来,不满地说:“哎呀!又怎么了?”周雪边走边抱怨:“这大中午的,连个午觉都睡不消停,都教几遍了还不会,没完没了地问。”“你看这屏幕怎么都是英文呢?”妈妈看周雪走过来,抬头问。周雪不情愿地仔细看了看电脑,好像是电脑系统出现了故障,处理好会很麻烦,今天午觉恐怕又泡汤了。想到这儿,周雪心里烦躁,说话就带着责怪:“又整坏了吧……”妈妈连连自责:“就是呀,都怪我,太笨了,都告诉我好几次了,我怎么就记不住呢?”

周雪又仔细看了一下提示,发现不是系统问题,试着按了几个电脑键,电脑便好了,周雪这才松了一口气。站起身,周雪就抱怨起来:“都教你好多遍了,你也不按照程序来,要是我不会弄,就要拿出去修了……”妈妈看到周雪这样不耐烦的态度,脸色不悦地起身把电脑带回了卧室,把门也关上了……周雪心里很不高兴,午觉也不睡了,一生气就出了家门上学去了。

雨滴打在周雪的脸上,凉凉的,周雪的思绪被这丝凉意唤了回来,抬头看了看天空,乌云密布,雨越下越大。“这雨还不知得下多长时间,哎呀!不避了。”周雪咬了咬牙,冲进雨里,迅速往家里跑去。刚一进家门,就看到妈妈在焦急地等自己。妈妈又心疼又责怪地唠叨:“淋湿了吧,赶紧把衣服换了,我去给你煮点姜水。”周雪垂着眼帘点了点头。

夜深了,周雪躺在床上,想起白天的事,自己怎么能那样对待妈妈呢?周雪很后悔,怎么也睡不着,只好爬起来,拿起话语书看,神的话说:“狂,这是任何一个年轻人在那个年龄段的一种性情、表现,每个人都一样。不管生活环境、背景什么样,不管哪个年代,这是处在那个年龄段的人的一种代表性情。……因为处在这个年龄段的人涉世不深,明白人生的事太少,所以当他刚刚接触到世界的一些事,接触人生的事的时候,他就觉着‘我明白了,我看透了,什么都知道了!大人说的我能听懂,社会上流行的我也能够得上。现在手机发展多快呀,功能多复杂呀,我什么都会!你们这些老太婆什么都不懂,电视都不会开,开了就关不了。’有的年轻人,老人跟他说‘孩子,给奶奶弄弄这个’,‘哼,这都不会,真是老了不中用了!’这叫什么话?你别忘了,你也有老的一天,会点儿这个算能耐吗?算本事吗?嘴上说不算,但是临到事的时候,人就能有这种性情的表现,这就叫‘年少轻狂’,这就是表现。

揣摩着神的话,周雪走到窗户前,外面的绵绵细雨还是下个不停。周雪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神话语揭示的正是她的情形表现:妈妈刚刚学电脑,什么基础都没有,当遇到问题问自己的时候,一开始还能耐心地教妈妈,可是同样的故障妈妈问过几次之后,自己就不耐烦了,嫌妈妈太笨了,学东西太慢,完全失去了耐心。当听到妈妈喊自己的名字时,心里的火气立刻就能流露出来,还说一些埋怨的话,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一个基督徒。这不正像神的话所揭示的年少轻狂的表现吗!自己懂一点电脑知识就开始端架子了,有时候还和妈妈拌嘴、吵架,尽流露狂妄性情,伤了妈妈的心。想到这儿,周雪有些恨恶这样的自己,暗暗立志一定要实行神的话,把自己的狂妄性情解决掉,重新做回妈妈的贴心“小棉袄”。

周雪又看了一段神的话:“交通真理说心里话,把一个事说清楚,讲明白,能让人得造就,得益处,明白神的心意,从误解、谬解里出来,这事需不需要站高位呀?需不需要用教训的口气来说呀?不需要教训,不需要大声,也不需要喊,更不需要用生硬的词语、语气、语调,就学会用正常的声调,站在正常人的位置、地位上交通,心平气和地说,说心里话,争取把你所明白的、把他需要明白的都倒出来,都说清楚,说明白。说明白之后他也明白了,你的负担也得到解决了,他也不误解了,你也更透亮了,这是不是都得造就的事?”看完神的话,周雪的心亮了起来,神的话带给周雪实行的路,以后再和妈妈相处时,不能凭着自己的狂妄性情冲妈妈发火,而是要心平气和地与妈妈商量,站在弟兄姊妹的角度上帮助妈妈,还要和妈妈在一起交通真理,说心里话,彼此搀拉扶持,这样才能活出神所要求的人样。

星期六,周雪不用去上学,在家写作业,碰到了一道很麻烦的题,正在苦恼如何做的时候,只听到妈妈喊:“小雪,你过来一下。”周雪走到妈妈身边:“怎么了?”“这里怎么操作来着?”妈妈有些不好意思地问。周雪习惯性地皱了皱眉,刚想发火:“我不是教过你好几遍了吗,你怎么又忘了?”但马上想到神话语揭示的年少轻狂的表现,而且自己都已经向神立志了,得凭耐心对待妈妈,不再凭着狂妄本性发火。想到这儿,周雪微笑着鼓励妈妈说:“没关系,多操作两遍就学会了,我也有不懂的地方。”周雪边说边耐心地教妈妈操作。妈妈看到周雪今天的表现与态度,半开玩笑地说:“你不说我两句,再教我操作电脑,我都有些不适应了。”周雪不好意思地说:“我看神的话了,我就是神的话里说的那个年少轻狂的孩子。妈妈,对不起,我伤害到你了,我以后再也不跟你发火了,电脑出现什么故障,你就尽管叫我,我是你贴心的‘小棉袄’!”妈妈高兴地在周雪的脸上亲了一口,两人都幸福地笑着……

从那以后,周雪和妈妈相处,一有不耐烦的时候,就赶紧向神祷告,求神帮助自己胜过狂妄性情。实行了几次后,周雪觉得这样真好,按照真理去实行,和妈妈的关系比以前更近了。而且妈妈工作忙时,周雪开始心疼妈妈,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当之无愧地承担了妈妈贴心的“小棉袄”这个角色。

—— 周雪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