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權高壓的教育不再有

字体 -

我出生於60年代,家裡兄弟姐妹多,特別貧窮,吃不飽穿不暖不說,還常常被親戚鄉鄰看不起,媽媽常對我說:「要想不在農村受苦,就得好好讀書,像你姑姑一樣考上大學在城裡找份好工作,就不會被人看不起了。」當我踏進校園時,老師也常講「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知識能改變命運」等,我便立下心志:我要刻苦讀書,多學知識改變自己的命運,擺脫貧困生活。可事與願違,我一直努力學習,最終還是與大學無緣,沒能踏進高校大門,這成了我一生的遺憾。

結婚後,女兒的出生又燃起了我的希望之火,我把自己未完成的願望都寄託在女兒身上,我計劃要從小抓起,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讓她多學知識,以後就能有好的前途命運。

女兒不到三歲時,我就給她買一些幼教書籍,開始教她學識字,給她講故事,背誦唐詩宋詞。通過我一番良苦用心的教育,女兒很小就會背很多唐詩宋詞,認識好多字。周圍的親戚朋友見到女兒都會誇獎一番,在初期教育女兒的起跑線上,已邁出了成功的一步,我心裡感到特別自信。

女兒上小學後,我除了讓她將各門功課都出色完成以外,還不斷給她報興趣班、跳舞、繪畫等課程,又給她買一些課外讀物、小學生作文等,並常常告訴女兒:「『知識能改變命運』,從小多受苦,以後就有好前途。」女兒當時還太小,對這些話還不太懂,但她挺爭氣,各門功課成績都很好,還常參加唱歌、跳舞和朗誦大賽,年年都拿全縣一等獎。聽到周圍人對女兒的誇讚聲,我心裡有種說不出的喜悅,為女兒驕傲,也為自己的成果而慶賀,便計劃更要不惜一切代價將女兒培養成才。

隨後我給女兒立下了超前教育計劃。女兒上五年級時,我要求她不但要學好各門功課,各種興趣班也不能落下,還給她請了家教利用節假日給她提前補習初中課程。從此,女兒每天的時間我都安排得很緊,她一點玩的時間也沒有。有一次女兒作業寫完了,高興地對我說:「媽媽!我作業做完了,可不可以出去玩一會兒?就玩半小時。」我立即回絕說:「不行,作業寫完了,可以再看看小學生作文選,『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媽媽是為你好,現在不好好學習,沒文化以後就要受苦。」女兒聽後很失望地回到坐位上繼續看書。

多少個夜晚,我看到熟睡的女兒緊鎖眉頭,一點也不開心,我也很心疼,很想還她一個快樂的童年,但一想到現在社會競爭這麼厲害,只有讓孩子從小學到更多知識,長大才有立足之地。我對另外兩個孩子也是一樣的教育方法,雖然孩子們沒有別的同齡孩子那麼快樂,但他們卻收穫了優異的成績,都是班裡的佼佼者,在老師和同學的眼裡也都是讚賞有加,我心裡對孩子的未來充滿了希望。

就這樣,在這種超負荷的高壓下,女兒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了,再也沒有了以往的天真活潑,取而代之的是焦燥不安,經常發無名火。到了女兒上初中的時候,她一反常態,開始經常逃課,最後甚至夜不歸宿。多少次深夜,她一人躲在人很難找到的漆黑牆角或城內空場地,或者跑到十里路之外的農村爺爺家。看到女兒種種異常的表現,我心急如焚,恨她太不聽話,每次把她找回來,我總是狠狠地教訓她,有時還動手打她。過後,我心裡也很後悔、心疼,但不這樣嚴厲的管教,怕孩子繼續這樣下去,學業就荒廢了,甚至會影響以後的前途。

女兒上高中的一天,我突然接到一個陌生人的電話:「你女兒在路上割腕自殺,流了許多血,已送往醫院。」聽到這個消息,我整個人都癱軟了。我去醫院見到女兒時,眼前的一幕讓我無法接受,看見她面無表情,雙目無神,眼睛直勾勾地盯著我。醫生說:「女兒得了抑鬱症,即使好了一旦受刺激還會犯病。犯病時有可能隨時自殺身亡,這種病很少有治癒的,你得有心理準備。」聽到這個噩耗,我像掉進了萬丈深淵,感到撕心裂肺般痛苦,怎麼也接受不了這個殘酷的現實。天哪!女兒咋變成這樣了?!這下女兒的前途不就徹底毀了嗎?我內心感到無比痛苦、自責,後悔不該在教育上強壓女兒,給她的心靈帶來這麼大的壓力、痛苦,如今卻變成了這個樣子。為了女兒的病,我們把女兒送到醫院治療,每次到醫院,看到女兒與那麼多瘋瘋傻傻的人住在一起,看著一雙雙怪異的眼神,聽到各種尖叫聲,我的心都碎了。女兒因吃藥變得又胖又呆,有時女兒見我要走時,非常恐懼地哀求道:「媽,我不想在這裡,你帶我回家,我不在這裡。」聽到女兒撕心裂肺的哀求聲,我揪心般的難受,我不忍心留下女兒一人在那種鬼地方,可她一旦回家因害怕我再次送她去醫院,就會拿錢偷偷坐車跑掉,常常跑丟。女兒的病情時好時壞,而我能做的就是不停地找她,多少次我在心裡不停地吶喊:我到底做錯了什麼?不是說知識能改變命運嗎?我這麼苦心的栽培,為什麼不但沒有給女兒帶來好的命運,反而將孩子害成這樣?這到底是因為什麼?我的人生沒有了方向,同時我也失去了生活的勇氣。

一次,我將女兒從醫院接回家不久,她又從家裡偷著跑了,找了好多天也不見女兒的蹤影,我徹底崩潰了。為了找女兒,我和二女兒從老家一路找到南京也沒有任何消息。夜晚我站在旅社的九樓,腦海裡浮現出幾年前一個三十來歲的女人因精神失常在街上撿垃圾吃的場面,引來許多人圍觀。想到這一幕幕,彷彿看到了女兒的身影,我不敢繼續往下想,就在那一刻我再也承受不了這個打擊,想以死來解脫痛苦,了結此生。就在我頭伸出窗外準備跳樓自盡的一剎那,聽到二女兒急切地喊叫:「媽!媽!……」我猛地縮回身子,這才想到我還有兩個孩子,如果我死了,誰來照顧他們呢?那一刻,我覺得自己真的崩潰了,到了活著無望,死又不能的地步,我徹底絕望了。

回到家後,我心灰意冷,精神恍惚,無心打理生意,也無心照顧兩個孩子,活在痛苦的深淵中無法自拔。就在我痛苦絕望到一個地步時,神的國度福音臨到了我,弟兄姊妹得知我的遭遇後,就給我讀神的話:「人的命運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你沒法掌握你自己,即使人總為自己奔波、忙碌也沒法掌握自己,你如果能摸著自己的前途,能掌握自己的命運,那你還叫受造之物嗎?」「自從你呱呱墜地來到這個人世間的時候,你就開始履行你的職責,為著神的計劃、為著神的命定而扮演著你的角色,開始了你的人生之旅。無論你的背景怎麼樣,也無論你的前方旅途怎麼樣,總之,沒有一個人能逃脫上天的擺佈與安排,沒有一個人能掌控自己的命運,因為只有那一位——主宰萬物的能作這樣的工作。」姊妹交通說:「神掌管著我們每一個人的命運,我們生在什麼樣的家庭,具備什麼素質和長相,能有多高的文化程度,以後能幹什麼工作,是窮還是富,神早就給我們命定好了,無論我們怎麼掙脫都改變不了神為我們預定的人生軌跡。可咱總想憑著自己的能力來改變孩子的命運,不光咱自己活著痛苦,還給孩子帶來這麼大的壓力,這都是因著咱不認識神帶來的苦果呀!」

聽了神帶有權柄的話語和姊妹的交通,我才幡然醒悟,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我連自己的命運都不能改變,怎麼能改變兒女的命運呢?今天臨到這一切的失敗、痛苦、絕望,都是因為我不認識神的主宰,想憑自己改變女兒的命運導致的後果。回想自己一路走來的歷程,從我上小學起,就一直拼命地努力學習,想通過學習知識來擺脫貧窮的生活,結果卻沒能如願以償。當自己的夢想破滅後,我又把希望寄託在了女兒身上,為了讓女兒多學知識,將來有好的前途,我給她買許多資料、報培訓班、請家教,連節假日都不給她休息時間,讓她像上了弦的機器一樣不停地運轉,妄想憑著自己的能力改變女兒的命運,結果不但剝奪了女兒快樂的童年,還給女兒心靈和肉體帶來這麼大的殘害,將一個天真可愛充滿陽光的孩子苦害成了重度抑鬱症患者。

我又看到神的話說:「生在如此污穢之地的人嚴重地受到社會的傳染,受到封建禮教的薰陶,受到『高等學府』的教育,落後的思想,敗壞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觀,卑鄙的處世哲學,毫無價值的生存,低賤的風俗與生活,這些東西都嚴重地侵擾著人的心,嚴重地破壞著人的良心,打擊著人的良心,因而人離神越來越遠,人越來越抵擋神。」「其實在神造的萬物中,人是最低賤的,雖然人在萬物中是主人,但在萬物中只有人在受著撒但的愚弄,只有人經撒但百般地敗壞,人根本沒有自主權,多數人都活在撒但的污穢之地中,而且受著撒但的嘲弄,被撒但捉弄得死去活來,受盡人間滄桑,受盡人間的苦難,而撒但將人都玩弄之後,便結束人的命運。」

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撒但才是將人引向痛苦、失敗、絕望、死亡的罪魁禍手,它利用「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知識改變命運」這些邪說謬論來迷惑、麻痺我們。在這一錯誤的思想薰陶下,從小我就認為沒有知識在社會上就不能出人頭地,沒有知識就沒有好的前途,所以我把知識看得高於一切,以致於我把自己的這種思想觀點強行灌輸給了女兒,讓她學習更多的知識,為了她的將來,我不惜一切代價,甚至剝奪她的自由,最終女兒受不了這個高壓、強權政策,慢慢地變得鬱鬱寡歡,失去童年本該有的快樂,最後得了重度抑鬱症,到現在還流浪在外生死未卜,這一切苦果都是撒但給帶來的。撒但把這個思想觀點灌輸給我們每個人,不知蒙蔽、坑害、吞吃了多少人的靈魂。想想我朋友也是一樣,夫妻倆沒多少文化,但他們為讓兒子多學知識,以此來改變命運,光宗耀祖,給孩子買資料,報多個補習班;為了讓孩子把英語學好,為將來能出國留學打基礎,每天早上三四點就讓孩子起來背英語單詞,甚至孩子上廁所都不放下英語書。在這種不分晝夜的高壓下,孩子上初二就得了抑鬱症,每天連吃飯都不知道,嘴不停地背英語,不管跑到哪兒都是不停地背英語,最後被送往精神病院。夫妻倆看著兒子懊悔地流著淚說:「孩子,如果你能好,爸媽再也不逼你念書了。」但說什麼都為時已晚;還有我在精神病院看到青少年住院部裡,大大小小的房間全是孩子,大的二十來歲,最小的才五歲,大多是因學習太重,壓力太大患上抑鬱症,讓我不禁感到震驚。「知識改變命運」這一謬論讓這些天真可愛的孩子變成了一個個痴呆的病患兒。從這些慘痛的事例和神話語的揭示中,我才認清撒但的險惡用心,它就是用「知識能改變命運」這一謬論來控制、捆綁人,讓我們否認、擺脫神的主宰,讓我們與它一同沉淪滅亡。

明白這些後,我決定不能再憑著撒但法則教育二女兒和兒子了,相信兒女以後有多高的學歷,什麼樣的前途命運,都是神的主宰安排,我只有把兒女都帶到神面前,敬拜造物的主,走人生正道,才會有真正的前途。感謝神的帶領,使我不僅扭轉了以往的錯誤觀點,還找到了教育孩子的金鑰匙。我願意把孩子交託給神,順服神的主宰安排,在教育方面我只是正常地輔導他們,給孩子們自由的空間,之後兩個孩子沒有了精神壓力,都快樂地成長著。此時我明白了,我們只有歸服在造物主的權下,才有平安喜樂。

自從信神後,我與弟兄姊妹一起過教會生活,通過讀神的話,我對神的全能主宰有了一些認識,心裡的痛苦逐漸減輕了。但是一想到大女兒是個患抑鬱症的孩子,至今下落不明,我就特別擔心,無助中我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我突然想到神的話說:「為什麼不把這些交託在我手中呢?是信不過我嗎?還是怕我為你安排得不妥當呢?」神慈母般的話語給了我極大的安慰,心裡一下子亮堂了,是啊,我為什麼還信不過神呢?萬事萬物都在神手中,女兒的生死也在神手中掌握,由神來掌管不是最安全的嗎?明白了神的心意後,我對大女兒的擔心慢慢放下了一些,雖然我還在多方打聽她的下落,但我心裡有了依靠,也願意順服神的主宰安排。

半年後的一天夜晚,二女兒在電腦上突然收到大女兒發的QQ消息,大女兒說明天就回家。聽到這個消息,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已的耳朵,又驚又喜。很快,大女兒打來了電話,先喊了一聲:「媽媽……」這一聲「媽媽」既熟悉又陌生,讓我感到特別親切,我聽得出來這是一個正常孩子的聲音。自從女兒得了抑鬱症後,已經有幾年沒聽到這個聲音了,我激動得淚流滿面,半天才緩過神來激動地說:「孩子,你在哪兒呀?找不到你,家裡人都快急死了。」女兒說:「我在北京,明天就回家。」那一刻,我們一家人興奮不己。

當我看到滿面笑容的女兒時,我真的不敢相信,不停地在心裡問:這還是我那個得抑鬱症的女兒嗎?我彷彿做夢一樣,大女兒說:「我去了北京後,就找了份工作,一公司主管看我很會談生意,就特招我進這家公司銷售產品,前段時間還送我去國外學習一段時間。現在工作穩定了,才給你們打的電話。很奇妙,我的病不知怎麼突然間就好了。」聽了女兒的一番話,我深知這都是神的憐憫和眷顧,是神在暗中保守看顧,我心裡對神充滿了無限感激。

我的家裡終於恢復了寧靜,常常傳出歡聲笑語,幾年後我二女兒看到了神在我們家的許多奇妙作為,加上我常常給她見證神,她也歸向了神,看到這一幕,我從心底發出對神的感謝和讚美。

經歷中看到,我們人類根本無法掌握自己的命運,父母也無法安排兒女的人生,知識文化都無法改變人的命運與歸宿,每個人的命運都在神的手中掌握。因著我對神的主宰命定不認識,我不但將女兒推向痛苦的深淵,也讓自已活在痛苦中掙扎,差點喪了命,更讓我們全家人都活在痛苦壓抑中不得釋放。這一切的痛苦都是因著我對神的主宰不認識,憑著自己與命運抗爭,憑著撒但的毒素活著帶來的。如今,大女兒的病奇蹟般地好了,雖然文化知識不高卻有了一份很好的工作。我二女兒和兒子也回到了神家,我們一家人從此後活在了神愛的暖懷中,脫離了撒但苦害。正如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中說:「你如果有真理,給你帶來的福氣那是無限的,給你兒女帶來的福氣更是無限的,父母有真理,得著了真正的人生,那兒女不知不覺也受影響,真理他能征服人、能變化人、能成全人,因為真理那是能作人生命實際的,是最好的東西、最寶貴的東西,誰得著了真理作生命的實際,那就是最高的人、最蒙神稱許的人,那是頂天立地第一人哪!……那你要沒有真理呢,你給你兒女多少財富也解決不了人生的問題,因為他走不上真正的人生之路最後還是滅亡,沒有好結局!所以有真理的人不僅為自己預備好了好的歸宿,也給兒女、給身邊的親人帶來無盡的益處。」

一切榮耀歸給神!

河南省 秦渺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