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基督徒的心聲——告別擂台式的生活

字体 -

冀晉 蘇敏

仲夏時節的早晨,依然沒有一絲涼意,讓人感到燥熱不安。蘇瑞一臉苦悶地坐在電腦前,她回想著負責人說的話:「因工作需要,張姊妹和組長吳姊妹要調到別處盡本分了,以後蘇瑞姊妹是這個組的組長……」雖然兩姊妹走後蘇瑞理所應當地升為組長了,可蘇瑞怎麼也高興不起來,心裡一直在翻騰,「我這個組長當得真是太窩囊了,要不是兩個姊妹被調走了,組長的位置哪會輪到我?現在組裡就剩下我和王毅姊妹了,王毅姊妹信神時間短,即使我做得再好也顯不出我的實力呀!唉!」蘇瑞嘆了一口氣,心情有些鬱悶。

烈日曝曬著柏油路,一股股熱浪朝工作室襲來,蘇瑞有氣無力地看著文稿,這時負責人和兩個姊妹走了進來。

「趙姊妹,李姊妹,是你們哪!」蘇瑞有些驚訝。

負責人笑著說:「你們認識呀!以後你們在一起配搭……」

蘇瑞表情顯得有點不自然,她嘴裡答應著:「哦!」,但心裡卻想:「趙姊妹和李姊妹都曾在上層文稿組盡過本分,在整理文稿方面都是成手,現在跟她們一起配搭,看來我這組長的位子還沒等坐熱就得讓賢了,要知道這樣,我還不如不盡這個組長本分呢!就我這兩下子,審核文稿時若我發現不了問題,她們會怎麼看我呀,會不會說我就這水平還當組長?到時我這臉可往哪兒放啊!」

蘇瑞內心的壓力感劇增,衝兩個姊妹強擠了個笑臉,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她在心裡暗暗告誡自己:「一定要加把勁,等到她們整理完文稿,我這個組長怎麼也得給她們挑出點問題,可不能讓她們把我看扁了。」

蘇瑞本想藉著多下功夫學習業務知識,提高業務水平,以此在姊妹們面前證實自己的工作能力。誰知,她的學習計劃卻被組內一些事務性工作給打破了,蘇瑞的業務知識無法得到提高,眼看著姊妹們的業務水平不斷地提高,蘇瑞心裡不免有些著急。為了不讓姊妹們小瞧,蘇瑞重新給自己制定了計劃,晚上大家都睡了,她還要熬到凌晨一兩點鐘學習業務。早上天蒙蒙亮,她就起床讀神的話,然後投入到緊張的工作中,就連吃飯都是草草了事,就趕緊回到房間繼續工作。蘇瑞本以為自己只要努力付出就能取得成果,讓大家刮目相看,誰知組內的工作果效不但沒有提升,反而還下滑了,並且組裡幾個姊妹寫的文稿都相繼上交,只有她寫得最慢。這天,大家在一起審核各自整理的文稿,幾個姊妹的稿子都通過了,只有她整理的存在些問題沒通過,這樣的結果讓蘇瑞的心裡感到火燒火燎的:「這讓姊妹們怎麼看我這個組長啊!」蘇瑞痛苦極了,不禁一遍又一遍地問自己:「這是怎麼回事?這段時間我這麼努力,怎麼工作就沒有果效呢?……」

「蘇瑞姊妹,想什麼呢,這麼入神?」李姊妹關切地問道。

趙姊妹接著說:「是啊,蘇瑞!你最近是怎麼了?看你寫稿子沒有思路,工作效率也越來越差,組裡的工作果效也不好,這是神的審判臨到咱們了啊,咱們都得反省反省,看看是哪方面的問題,是咱對本分沒負擔造成的,還是活在什麼情形裡與神的關係不正常導致的……」

此時,蘇瑞的臉已紅到了脖子根,她覺得自己就像被人搧了一耳光,顯得有些尷尬。她不滿地看了趙姊妹一眼,嘴上沒說話,內心卻在吶喊著:「什麼?我沒負擔?我為了盡好這個組長本分,嚴格要求自己,每天起早貪黑、點燈熬油的,比你們哪個人付出的都多,我怎麼沒有負擔了?是不是你覺得我不適合盡組長本分,瞧不起我呀?不行,我還得繼續努力,爭取超過你們,不然我在你們中間還真站不住腳呢!」

蘇瑞對姊妹的提點不服不滿,在心裡暗暗較勁,有什麼問題、難處也不願意敞開心與姊妹們尋求交通,只是一個人悶著頭整理文稿。漸漸地,她靈裡越來越黑暗,常常熬得躲在被窩裡偷偷地哭,可就這樣,她也不願意讓姊妹們知道她的難處和缺少,還在加班熬夜地暗暗使勁,琢磨著怎麼爭回這面子。

寂靜的夜空,一輪朧月冷冷地懸掛在空中。姊妹們都睡著了,蘇瑞感到痛苦、無助,她哽咽著小聲自語:「我這麼付代價,怎麼工作還是沒有果效呢?看來神是要顯明、淘汰我呀,我算是徹底完了,人看不上眼,神也不喜歡,若工作總是沒有果效,我非被撤換不可,這讓弟兄姊妹怎麼看我?唉!」這一夜好漫長,蘇瑞輾轉反側。

清晨,朝陽映紅著大地,一抹艷陽穿過玻璃直射到了屋內,給原本冷清的屋子增添了些許溫暖。蘇瑞點開了電子郵箱,看到有封上層文稿組的來信,她把幾個姊妹都叫了過來,蘇瑞看到信中文稿組針對之前她和王毅姊妹寫的一份文稿提出了一些建議,並讓她們趕緊補充完善轉過去。蘇瑞陰沉許久的臉立時綻現出笑容,她得意地瞥了趙姊妹和李姊妹一眼,心想:「上層文稿組讓我們整修完趕緊上交,這就說明我們寫的稿子還是比較有價值的,這回我可得好好表現表現,到時讓你們看看,我也不比你們差,我是有資格做這個組長的!」蘇瑞坐在電腦前聚精會神地整理著文稿。

「蘇瑞姊妹,你補充的這份稿子還缺少些細節,有些地方讓人看了不太好明白,還有這裡……」趙姊妹邊說邊認真地指著稿子上的內容讓蘇瑞看……

「嗯,我覺得這份稿子的結尾處寫的比較籠統、倉促,話還沒說完就結尾了……」李姊妹說道。

蘇瑞眉頭緊鎖,臉陰沉著沒說話,她下意識地看了王毅一眼,似乎是想從王毅那兒找個台階下。

王毅低著頭小聲地說:「這份稿子我剛才也看了,覺得你們說的這些問題的確存在,我們再修改一下。今天就先上交你們整理的那兩份吧,我看了你們整理的文稿思路比較清晰,沒什麼問題。」

蘇瑞感覺自己就像被潑了幾盆涼水一樣,真是涼透心了,她很無奈地眼看著趙姊妹和劉姊妹又上交了兩份文稿,這一刻她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夜深了,蘇瑞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她看看身邊睡熟的姊妹們,心想:「這段時間,我為了盡好組長的本分,每天埋頭苦幹沒少付代價,累得身心俱疲,怎麼就沒有果效呢?」她越想越委屈,不由得在心中吶喊:「神啊!我該怎麼辦啊?我感覺太苦、太累了,實在盡不了這個本分了,要不我主動辭職吧!……」蘇瑞忍不住失聲痛哭起來,她怕把姊妹們吵醒,讓大家看見她的窘態,就順手將被子蒙過頭頂,默默地跟神哭訴:「神啊!我也想把本分盡好,不想背叛你,可我現在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活得這麼痛苦?神啊!求你開啟帶領我,使我能明白你的心意。」禱告完,蘇瑞不知不覺睡著了。

次日清晨,東邊的地平線泛起一絲亮光,照得大地格外明亮。

眼睛有些紅腫的蘇瑞,向神禱告後看到神的話說:「人說:『你是帶領怎麼了?』『帶領得有形象啊!』『形象是什麼呀?』『那就不能讓人低看哪,是帶領就得高點兒,就得在一般人肩膀上面。』在一般人肩膀上面意味著什麼?比一般人有身量,比一般人有承擔能力,比一般人能忍耐,能受苦,能花費,能經得住任何的試探,甚至死了多少親人、死了多少至愛都不會哭,要哭也是鑽到被窩裡哭,不能讓任何人看到自己的短處、毛病、缺陷還有任何的軟弱,甚至消極都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得掩蓋著點兒,這是有地位以後該做到的。自己把自己控制到這個程度,那地位是不是成了你的神、成了你的主了?那你還是人了嗎?人一旦有這種想法,把自己定規到這樣的一個範圍裡,把自己包裝成這樣的一個人物,他是不是就寶愛地位了?別人一旦比他高,是不是就觸及到他的靈魂,觸及到他的致命處了?那他能勝過這一切嗎?不能,是吧?」(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解決敗壞性情得有具體的實行路途》)「人本身就是個受造之物,受造之物能不能達到無所不能?能不能達到完美?能不能達到沒有瑕疵?能不能達到凡事都精通、凡事都明白、凡事都能做到?不能,是吧?但是人裡面有個弱處,一學一樣技術,學一項業務,人就覺得自己有能耐了:我是有身分的人,我是有身價的人,我是某某專業人士。不管有多大點能耐,還沒等亮就想把自己包裝起來,偽裝成高大的人物,變得完美無瑕,沒有任何缺陷,就想把自己武裝起來,在別人眼中變得高大,強悍,什麼都能,沒有任何不能的,沒有做不到的事。如果有求於別人,那顯得自己無能,顯得自己弱勢,不如別人,讓別人看不起,就總想裝。……這是什麼問題呀?這是什麼性情啊?狂得沒邊了,是吧!」(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進入信神正軌具備的五方面情形》)從神的話中蘇瑞找到了問題的根源所在,她之所以活得這麼苦、這麼累,卻還一個勁兒地包裝自己假裝剛強,這都是因著她太寶愛地位了。蘇瑞回想自己這段時間的情形,的確就像神話語揭示的一樣,她無論做什麼都想做到最好,以此來證明自己有能力、有資格做這個組長。看到姊妹們比自己強,她不是想著怎麼吸取、借鑑姊妹們的長處,達到把本分盡好,而是怕自己的地位不保,想藉著學習業務知識證實自己的工作能力,一次次碰壁並沒有喚醒她的心,她還總想在組裡爭做第一。為了使自己高於組員,她晚睡早起地裝備各項業務知識,誰知沒有神的祝福,她整理的文稿漏洞百出,姊妹們幫她指出問題,她不但不接受,還對姊妹抵觸不滿,再有問題難處也不願跟姊妹們敞開了,硬憋著閉門造車,把自己折騰得身心疲憊,熬得不行了還在端著架子裝強悍,結果因著存心不對,導致獲得不了聖靈的作工落在黑暗中,她屢遭失敗、碰壁還剛硬悖逆不去反省自己,反而為失去在人心中的地位消極誤解神,甚至想撂挑子不幹。蘇瑞看到自己處處都在為地位做事,一點敬畏神的心都沒有,自己本是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不可能達到無所不能,她真是太不認識自己的身分地位了,無論做什麼都想做到完美,達到讓人高看、認可,真是狂得沒邊了。蘇瑞又想到神的話說:「有時聖靈在裡面管教你,這管教就出於神的審判,有時神責備你向你掩面,不搭理你,不在你身上作工,給你一個無聲的刑罰來熬煉你,神在人身上作的工作主要是顯明他的公義性情。……神現在所作的,在你們身上所顯明的公義性情,都是為了成全人,這就是神的愛。」(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經歷痛苦試煉才知神可愛》)以往她對神說的這些話沒有什麼認識和體會,今天結合自己的實際經歷,蘇瑞對神的公義性情有了些認識,同時也認識到神不會冤枉任何一個人,神不會作錯事。她那麼努力付出,工作還是沒有果效,是因著她的心一再地背離神,頑固地為地位作工,讓神厭憎,神才不得已向她掩面。認識到這兒,蘇瑞看到神是在為她的生命負責,不忍心看到她一直走在錯誤的道路上,藉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來喚醒她麻木的心,給她悔改的機會。這一刻蘇瑞真切地體會到了,神並不是要定罪她,而是為了變化、潔淨她。懷著虧欠、懊悔的心,蘇瑞跪在神的面前痛哭流淚地跟神作了一個悔改的禱告。禱告後,蘇瑞的心裡感到釋放、踏實了很多。

之後,蘇瑞又翻開神話語書,想從中找到實行的路途,她看到神的話說:「你只要追求走遵行神的道這樣的道路,這些問題就都能解決。……你有地位,你該怎麼做還怎麼做,你就盡你自己的本分,把你自己該做的、應該盡的本分盡到了,你還拿自己當一個普通的弟兄姊妹,你不就不受地位轄制了嗎?你不受地位轄制,你有正常的生命進入,你還能跟人比高低嗎?別人比你高點兒,你還能難受到哪兒去啊?你得想辦法不受它轄制,做自己該做的。」(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解決敗壞性情得有具體的實行路途》)揣摩著神的話蘇瑞明白了,要想擺脫地位的捆綁,得把自己放在受造之物的位置上,走敬畏神遠離惡的道路,不管有沒有地位,該怎麼盡本分還怎麼盡本分,不受地位的轄制,注重盡好本分來滿足神,這樣遵行神的道,按著神的心意要求來做人、盡本分才能獲得神的稱許。認識到這兒,蘇瑞暗立心志不願再做傷神心的事,只願在接下來的盡本分中能按照神的話去實行,活出點人樣來安慰神心。

旭日東昇,陽光透過雲層直射大地,工作室內格外明亮。

蘇瑞臉上略顯尷尬地把自己這段時間的情形跟大家敞開交通,姊妹們並沒有小看她,還為她的情形得到扭轉而高興,各自交談著經歷神作工的所得,蘇瑞的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一段時間後,組裡工作的果效明顯上升,看到了神的祝福,蘇瑞心裡感到踏實、亮堂。

幾個月後的一天,負責人找到了蘇瑞,說:「蘇瑞姊妹,因工作需要,我們商量調你去盡審核本分……」

蘇瑞有些不敢相信,心想:「以往追求地位沒能盡好本分,這回我可得學會體貼神的心意,在本分上多用點心,腳踏實地地盡好本分滿足神。」

有了前車之鑑,蘇瑞盡本分很用心,很快就掌握了這項本分的業務要求,沒過多久,她再次被選為組長。面對神的恩待和弟兄姊妹的信任,蘇瑞的心不再那麼浮躁而是很踏實,她知道自己肩上的擔子更重了,更需自己盡全力滿足神,她絲毫不敢放鬆,臨到事就學著放下自己跟姊妹們尋求交通,大家配搭相處得比較融洽,本分上也得到了神的祝福。

漸漸地,蘇瑞發現組裡的姊妹們有什麼事都願意找周姊妹交通,每當看到大家圍著周姊妹有說有笑時,她心裡就會有種莫名的失落感,她心想:「唉,我這麼努力工作、操心組裡的事,難道你們沒看著嗎?怎麼能無視我的存在呢?……」接下來,蘇瑞看到周姊妹表現得特別積極,每次都是她招呼弟兄姊妹讀神的話或聚會,上層文稿組來信,也是她張羅著喊大家過來一起交通。有時周姊妹還會喊蘇瑞做這個做那個,她雖然知道周姊妹這樣做也是出於負擔、責任心,可只要一看到組員們都圍著周姊妹,好像她才是組長似的,蘇瑞的心裡就很不是滋味,漸漸對周姊妹產生了成見,心想:「我盡組長本分也不是一天兩天了,還用你指揮我作工作嗎?你不就是比我早來這個組一段時間嗎,就好像有了資本似的,你以為你是誰呀,還真把自己當組長了啊?真是太不認識自己了!」蘇瑞內心的嫉妒之火燃燒了起來,她不服地瞥了周姊妹一眼,很想開口對付周姊妹幾句,但又怕其她姊妹會認為她嫉妒周姊妹,說她地位心太強,蘇瑞將到嘴邊的話又嚥了回去,「算了!她顯擺她的,我加把勁兒把各項業務做出點成績,為自己爭口氣,這樣負責人和組內姊妹們就會對我刮目相看的,到那時,還是我在組裡作主導。」蘇瑞小聲嘟囔著扭頭去了工作室。

工作室內,蘇瑞精神緊繃,如同上了擂台,白天晚上都不敢鬆懈,她要搏一把,一定不能輸給周姊妹。

儘管她不分白天黑夜地加班加點,可配合了將近一個多月,工作果效卻是越來越差。看著眼前的局面,蘇瑞有些焦急:「這麼長時間了,我們組的工作還是沒有什麼明顯果效,負責人要問起來,我可怎麼說呀,她會不會說我這個組長作不了實際工作呢?」她越擔心什麼越來什麼。這天,負責人到組裡了解工作情況,說:「蘇瑞姊妹,這段時間咱們組的工作果效怎麼樣?整理上交了多少文稿啊?」

蘇瑞低著頭緊張得手不知往哪兒放了,心想:「這可讓我怎麼說呀……」她有意躲閃負責人的目光,支支吾吾地說:「嗯……這段時間還好,我們手裡的活兒快……快趕出來了。」蘇瑞感覺自己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兒了,心想:「這樣下去,我這個組長早晚會被撤換,不行,我得加把勁,儘快提高工作果效。」為了能「兌現」對負責人說的話,也為了保住自己組長的頭銜,蘇瑞在本分上變得更勤快了。蘇瑞坐在電腦前整理著文稿,眼看著就要收尾了,突然工作卡上的文件全沒了,她緊張得頭上、手心裡都是汗:「怎麼回事?怎麼都沒有了呢?」蘇瑞嘟囔著,她慌亂地找軟件,想把文件恢復出來,可想盡一切辦法卡裡的內容也沒恢復出來。蘇瑞癱坐在了椅子上,眼淚在眼眶裡直打轉:「神啊!你的心意到底是什麼呀?難道是要顯明淘汰我嗎?神啊!我已經很努力了……」她壓抑了許久的淚水奪眶而出……

兩天後,上層帶領林姊妹來到組裡。

「這段時間大家的情形怎麼樣啊?咱們盡本分的同時別滿足出力幹活,還得反省自己在盡本分的過程中都流露了哪些敗壞,神的心意是讓我們在盡本分中有生命進入。工作果效不好,這也是神的審判刑罰臨到了咱們,大家都敞開心談談,看看問題出在哪兒,咱們共同尋求真理解決……」林姊妹微笑著說。

蘇瑞一怔,心想:「完了,工作果效不好,肯定得追究我這個組長的責任,弄不好我就得被撤換啊!」

林姊妹看著蘇瑞:「蘇姊妹,你這段時間的情形怎麼樣啊?自從來到這個組都有那些經歷和收穫啊?」

蘇瑞有些緊張,吞吞吐吐地說:「我……自從來到這個組,我只想著把本分盡好,不能再像以往那樣追求地位抵擋神、悖逆神了,但工作果效一直不好,自己也怕得不到你們和姊妹們的認可……」

林姊妹耐心地聽蘇瑞談完後,思索片刻,找了一段神的話和一段講道交通讓蘇瑞讀。「你們各人都在眾人中升為至高,升為眾人的祖宗。你們又甚是蠻橫,在所有的蛆蟲中橫衝直撞,尋找安樂的地方,妄想吞吃那比自身小的蛆蟲;你們的心地陰險毒辣,勝過那滄海中沉沒水底的幽魂,居住在糞土中的最底層,將那從上到下的蛆蟲攪擾得不得安寧,互相廝殺一陣,便安靜下來了;你們並不知自己的地位,竟然在這糞土中還互相侵略,能爭出什麼東西來?你們若真有敬畏我的心,怎能背著我的面卻互相你爭我奪呢?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個小小的糞土中的臭蟲嗎?還能長上翅膀化作天空中的白鴿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落葉歸根之時,你會後悔你所行的一切惡行的》)「他對誰都不服,好像那個鬥犬似的,見人就想咬,總想鬥,總想較量較量高低上下,比比身分、比比地位,這不正是魔鬼嘛。」(摘自《講道交通(一)·如何達到真實地認識自己》)林姊妹交通道:「神的話和講道交通一針見血地把人爭名奪利的本性實質揭示出來了,看到我們這些被撒但敗壞至深的人,不管走到哪個人群中都想佔據首位,看到誰比自己好,能得到大家的認可,就嫉妒、就恨,因著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脅與挑戰,就想方設法地為地位作工、說話,為地位而爭奪,其實質就是想掌控人、佔有人,早已走上了與神為敵的道路。以往我也是這樣,在組內做負責人時,看到一姊妹信神時間不長,但盡本分有負擔,各方面都比我略勝一籌,其他組員對她也很好,我就感覺自己被冷落了,為了把姊妹比下去,穩固自己在組員心目中的形象、地位,不管做什麼我都不甘示弱,就是遇到自己處理解決不了的問題,我也絕不向姊妹低頭請教,對她也是愛搭不理的。因著我一直活在爭名奪利的情形裡,總為地位說話作工,不但工作沒有果效,自己的情形也是一落千丈,整天心裡就像是壓了塊大石頭,痛苦不堪,即使是這樣,我也一點不敢鬆懈,就像個鬥犬似的,整天琢磨著跟姊妹比試高低。後來藉著看這段神的話,我才認識到自己在神眼裡就是一個蛆蟲,身分地位如此卑賤,卻不能安分守己地站好自己的位置,總想超越自己的身分做萬人矚目的焦點,讓人擁護贊成,甚至為了地位,不惜排斥異己攪擾教會工作,我總是追求讓人高看、崇拜,讓人都圍著自己轉,這不是在跟神爭奪人,早已觸犯神的性情了嗎?想到教會中開除的那些敵基督,他們就是因不追求真理,在盡本分中爭名奪利,不務正業,有的甚至為了地位排斥、打壓異己,攪擾、拆毀教會工作,最終因作惡多端被教會開除,失去了蒙拯救的機會。認識到這些,我不禁有些後怕,才看清自己走的跟這些失敗之人是一樣的道路,若再不回轉,最終只能被神厭棄淘汰……」

蘇瑞認真地聽著,還不時地點頭,聽完林姊妹的交通,她有些懊悔地說:「揣摩神的話和這段講道交通,再聽聽你的經歷認識,我也在反省自己,看到自己一直在追求地位,雖然之前對這方面的敗壞性情有些認識,也不願意憑它活著,但因著『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天上地下,唯我獨尊』這些毒素一直腐蝕、控制著我的心靈,使我錯謬地認為追求出人頭地,在人群中出類拔萃,這樣活著才有價值,因此在盡本分中為了地位而與人勾心鬥角、嫉妒紛爭,竟置教會利益於不顧,給教會工作帶來了攔阻。想想神恩待我盡組長的本分,是為了讓我在盡本分的過程中能追求真理,與弟兄姊妹和諧配搭,共同尋求真理原則,達到工作有果效來滿足神心意,可因自己太寶愛地位,看到周姊妹盡本分有負擔,組員都喜歡她,我就認為是周姊妹搶了我組長的風頭,從心裡排斥她。我為了穩固組長的地位,整天跟姊妹明爭暗鬥,心裡沒有本分,更沒有神的地位,絲毫沒起到組長該起的作用,反而給工作帶來攪擾打岔,就我這樣的存心與追求又怎能不讓神厭棄呢?負責人來了解情況,我不反省自己向神回轉,仍為著保全自己的地位說謊欺騙姊妹,事後極力作工想挽回殘局,奮鬥了將近一個月,工作仍舊沒有果效。這次你來跟我們聚會,我怕會被撤掉組長的本分,活在了對神的防備、誤解中,真是臨死還抱著地位不放,被撒但愚弄、殘害得一點人性理智都沒有。我想到神的話說:『你走的道路如果是不追求真理,想籠絡人,想滿足自己的野心,想滿足自己的地位之心、慾望,這是什麼道路啊?(敵基督的道路。)這個敵基督的道路有沒有合真理的地方呢?(沒有。)哪兒不合真理?他為什麼做事?(他為自己的名譽地位做事,搞自己的經營。)就為地位做事。』(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解決敗壞性情得有具體的實行路途》)之前我跟趙姊妹、李姊妹配搭盡本分時,把地位當官作,處處為地位說話做事,這次跟周姊妹又想爭個你高我低,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地位之心,這哪是在盡本分啊,分明是打著滿足神的旗號搞自己的經營,走的就是敵基督道路!若再不悔改,最終只能失去神的救恩,被神淘汰。」說到這兒,蘇瑞流下了懊悔虧欠的淚水,她哽咽地說:「我這麼悖逆,神還刑罰管教來警醒我,而我不認識神的作工,還誤解、防備神,真是傷神的心……」

林姊妹走後,蘇瑞的心久久不能平靜,她來到神面前禱告尋求,很想找到脫離撒但敗壞性情的路途。她看到神的話說:「這個問題怎麼解決?首先得放棄利益。利益不好放棄,人的利是人的命,放棄利益就等於捨棄性命,那怎麼辦?就得學會放棄、背叛、受苦、忍痛割愛。當你忍痛割愛放棄了一點之後,你就覺著輕鬆點了,你可以自由釋放一點了,這樣你就得勝了。……無論是地位、臉面還是任何金錢、物質都是暫時的,人把這方面性情解決了,得著這方面的真理了,你蒙拯救了,你在神面前就是神寶貝的人。另外,人所得著的真理是永久的,撒但奪不去,也沒有任何人能奪去。你放棄了自己的利益,但是掙來了真理,掙來了在神面前的蒙拯救,這也是歸於你自己的,不是為別人掙的,也不是為神掙的,而是為你自己掙的。人如果選擇實行真理,那是最聰明的人;人如果選擇放棄真理,保全自己,得著自己的利益,不放棄利益,那是最愚蠢的人。這就是實行真理、進入真理實際的基本路途。」(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認識性情是性情變化的基礎》)從神勸勉、循循善誘的話語中,蘇瑞感受到了神對她的那份牽掛,神知道人類被撒但敗壞太深了,撒但的各種毒素已滲入人的骨髓、血液中成為人的生命,支配人的活出。要想徹底背叛它,憑人自己的努力是達不到的,需接受神更多的審判刑罰、修理對付、試煉熬煉,在涉及地位的事上,能主動尋求真理,背叛個人的利益,選擇實行真理滿足神,這樣才能逐步脫離撒但敗壞性情的捆綁,達到生命性情變化蒙神的拯救。默默思想著神的愛,蘇瑞的心倍受激勵,也堅定了她追求真理的信心。一束強光穿過雲層散落在蘇瑞身上,讓她身心都倍感愉悅、溫暖。

第二天清晨,伴隨著窗外清脆的鳥叫聲,蘇瑞走進工作室。今天是給文稿輔導員交通原則的日子,周姊妹一大早就忙活起來了,她打開電腦認真地交通起來。

「唉,蘇姊妹,你不是組長嗎?怎麼是周姊妹主持聚會呢?」坐在蘇瑞身邊的肖姊妹小聲地問道。

蘇瑞看著肖姊妹,心想:「姊妹是不是認為我不如周姊妹呢?那……」這時她意識到自己的地位心又出來了,就趕緊禱告神,求神帶領保守。禱告後,她想到神的話說:「你總不想放,總抓著不放,那你就被這些東西控制著,捆綁著,就成奴隸了,你就放不下了。你得學會捨,學會放,學會讓,推薦別人,讓別人出頭,別一臨到出面的事、露臉的事就打破頭要爭,要搶;你學會往後退,但是本分還不耽誤,做一個默默無聞、盡本分不在人前顯露的人。」(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蘇瑞的心漸漸平靜下來,她想到以往追求地位給自己帶來的痛苦和給教會工作帶來的打岔,做了那麼多讓神傷心失望的事,這次絕不能再讓撒但的詭計得逞,不能再悖逆神傷神的心了,得放下地位滿足神。

蘇瑞小聲跟姊妹說:「周姊妹交通原則比我透亮,姊妹主持果效會更好些……」說完這些話,她感到心裡特別踏實、平安。

接下來,當再有出頭露臉的本分時,蘇瑞都主動讓周姊妹發揮特長,她也從周姊妹身上學到了很多東西,業務知識比之前也掌握、明白了許多。經歷過後,蘇瑞真實地感受到追求真理、實行真理的意義與價值實在是太大了,當她按神話語的要求去實行時,所盡的本分就有了果效,自己的生命也在逐漸長大。

一天,蘇瑞收到上層文稿組的來信,讓她提供組內人員到上層盡本分。

蘇瑞看著來信,心想:「我要是能被提拔到上層多好啊!可根據原則衡量,還是周姊妹比較符合提供的條件,我應該舉薦姊妹,可推選她,我這個組長的臉面又往哪兒放呢?」就在蘇瑞左右徘徊時,一段神的話浮現在她的腦海裡,神的話說:「做帶領的別嫉妒人才,這樣你們就合格了,你們就盡到你們的責任了,也盡上忠心了。有些人總怕別人出頭露面高過他,總怕別人得到賞識自己被埋沒,就因此打擊、排斥別人,這是不是嫉賢妒能?這是不是自私卑鄙?這是什麼性情?這就是惡毒!只考慮自己,只滿足自己的私慾,不考慮別人的本分,只考慮自己的利益,不考慮神家利益,這種人性情不好,神不喜歡。如果真能體貼神的心意,就能公平對待人,你把別人舉薦出來,別人被培養成才了,神家多一個人才,你的工作不就作好了嗎?你在這個本分上不就盡上忠心了嗎?這在神面前是善行,這是人該具備的良心理智。」(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從神的話中蘇瑞明白了,神希望她別總為自己的名利地位考慮,也別活在爭名奪利裡嫉妒人才,而是能以教會的利益為重,今天能為教會提供人才,這是自己該盡的本分,也是一個受造之物該有的理智,在神的面前是善行。蘇瑞想起自己以往處處為私慾活著,從不為教會利益著想,做了打岔攪擾的事,但神還給她悔改的機會,她不願繼續剛硬悖逆下去,願意把符合條件的周姊妹提供到上層盡本分。蘇瑞把自己的看法跟姊妹們說了,大家都同意提供周姊妹。那一刻,蘇瑞內心不再是不服、嫉妒,而是多了幾份踏實與開心。

夕陽西下,夜幕降臨,工作室內幾個姊妹圍繞在一起唱歌,當播放《神的刑罰審判就是拯救人的光》這首神話語詩歌時,蘇瑞揣摩著神的話,眼眶泛紅,腦海裡回放著自己經歷神審判刑罰的一幕幕,她感慨萬分:「神為拯救我,在我身上花費的心血代價和付出的愛讓我無法數算,是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給了我反省自己得真理生命長大的機會,更給了我與神親近、認識神的機會,這都是神審判刑罰的作工給我帶來的生命益處!是神的審判刑罰把我從追名逐利的撒但權勢下拯救了出來,活在了神的光中,有了點人模樣,經歷神的審判刑罰我得的實在太多了,只願以後能更多地經歷神的審判刑罰、試煉熬煉,爭取早日脫去撒但敗壞性情,達到合格地盡本分來還報神的愛!」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