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脫職場小情緒——教你如何解決嫉妒帶來的痛苦

字体 -

文軒是一家廣告設計公司的職員,工作幾年的她,在公司一直是個佼佼者。轉眼到了2018年,文軒的才華終於被總公司的領導發現,她被提升到總公司工作。

來到單位的第一天,文軒就意外的發現,自己的部門經理竟然是她以前的組長張姐。以前接觸時,就知道張姐精明強幹,業務能力超強,沒想到來總公司不長時間,張姐就被提拔成部門經理了。文軒看到這裡的員工各個才華橫溢,都是設計方面的精英。此時,向來爭強好勝的文軒,瞬間感覺「壓力山大」,她想:自己在分公司設計方面還是可以的,領導也很器重自己,今天來到這裡,面對這麼多業界精英,自己還會不會繼續得到領導的器重呢?在新的公司不比以往,不明白的和要學習的地方肯定很多,自己要是表現不好,不被器重咋辦哪?文軒陷入了沉思中,一番思考後,作為基督的文軒突然覺得自己太多慮了,既來之則安之,不明白之處就多多學習吧!

就這樣文軒投入到了工作中,遇到不懂的方案,文軒都會向同事詢問,他們也都耐心地幫助文軒,漸漸地文軒學到了很多新東西,加上她很用心,不久她的業務能力就得到了很大的提高。文軒的長進得到了經理和同事的一致認可,一時間她成了辦公室裡的香餑餑。每逢經理出差,就會把工作交給她打理,公司來訂單,文軒也是第一個接單的,工作上越來越順利。文軒很喜歡這樣的環境,讓她有所長進的同時,名譽地位心也得到了很大的滿足。

公司效益越來越好,公司的訂單也與日俱增,同事喜氣洋洋地忙碌著。正在這時,部門又調來一名新員工,名叫蘇雅。第一次見蘇雅時,文軒就產生了一種危機感,因為蘇雅不僅面貌生得好看,衣著品味也很好,單是外表氣質就在文軒之上,而文軒又恰巧聽到同事議論說,蘇雅特別有才華,工作能力很強。文軒看著蘇雅,心中的擔憂越發濃烈,心想:蘇雅什麼都比自己強,如果經理精心栽培她,是不是很快就會超過自己?如果她超過了自己,自己現在的光環不就都被蘇雅搶走了嗎?到時候同事和組長都高看蘇雅,那我還怎麼在公司立足?

擔心什麼就來什麼,蘇雅才來沒多久,就設計出一個很不錯的策劃案,贏得了經理的好評。後來每次開會討論廣告策劃案時,蘇雅總是能夠提出一些獨到的見解,還能發現一些策劃案中的問題,蘇雅獨立設計的方案,也總有一些別出心裁的小創意,這些文軒都不及她。看著蘇雅這個「新星」越來越亮,經理和同事常常誇讚她,表揚她,文軒的嫉妒之火由心而生。

這天文軒站在茶水間發呆:要是我也才貌雙全那該多好啊!自從蘇雅來,我的光環就好像生銹了一樣,大家有多久沒有關注過我了?經理有多久沒有誇讚過我了?唉,和蘇雅在一起工作,真是太痛苦了……

「喂,文軒,想什麼呢?水都溢出來了,你是打算幫保潔阿姨刷飲水機嗎?」一個同事俏皮地拍了一下文軒的肩膀,笑著說。「哦,沒想什麼……」文軒被打斷了思緒,看著滿溢的水杯,帶著一絲尷尬回答著同事,之後就悻悻地回到了辦公桌前。

此時的她已被地位沖昏了頭腦,整日擔心有一天蘇雅會被提拔,成為自己的上司,得到更多人的高看。那幾天,文軒的世界整個都是灰濛濛的,心情昏暗得就好像霧霾天,一點光亮都看不見。

這天,開會時文軒策劃的方案被否,而蘇雅的提案得到了同事們的贊同,組長也滿意地點頭。再次被蘇雅搶了風頭,文軒心裡的嫉妒之火更旺了。她看著蘇雅一邊微笑,一邊談論著設計方案,彷彿那微笑的表情裡都帶著一絲得意,帶著對她的嘲笑,文軒的心裡不免有一絲恨意,心想:「你有那點才能,有什麼了不起的!得意啥呀!」想到這裡,文軒不願意再用正眼看她,低下頭不再聽蘇雅的講解,餘光掃到了經理的表情,看到經理認真地聽著蘇雅的講解。她的心很擔憂,經理這麼高看蘇雅的才華,會不會提拔蘇雅?要是哪一天蘇雅真被提拔了,大家更加高看圍著蘇雅,那她咋辦啊?難道要自己天天看著同事圍著蘇雅轉、誇讚蘇雅的場面嗎?這簡直就是一種無聲的折磨!文軒怎麼能忍受得了?此時文軒的心更是跌落到了谷底,她覺得不甘、委屈,覺得是蘇雅搶走了本該屬於自己的一切,心裡對蘇雅的嫉妒、怨恨更多了一層。她心裡感到很痛苦,但又無力擺脫,只想躲開周圍所有的人,找個沒人的地方安靜一會兒。痛苦中,文軒想到自己是基督徒,怎麼不把難處向神訴說呢?於是,她在心裡默默向神禱告:「神啊!我看到同事蘇雅各方面都比自己優秀,也得到領導同事的高看誇獎,我覺得原本屬於自己的東西,都被蘇雅搶走了,心裡很痛苦,神啊,求你帶領我從這樣的情形中走出來……」禱告後,文軒心情平靜了一些。

寂靜的夜晚,文軒打開電腦看到神的話說:「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會產生是非,只要有是非,如果你不憑真理活著,你就會捲入是非當中。這些是非包括什麼?爭執,嫉妒,仇恨,鄙視,互相較量,互相論斷,互相爭高低,比試恩賜大小,比試能耐大小,比試長相好不好看,比試胖瘦高矮,比誰的素質高,誰的地位高,誰的名望高,誰說話有分量,誰比較吃香,誰有出息,誰比較剛強。整天就比試這些,糾纏在這些是非裡,不能有正常的靈生活,不能正常地安靜在神面前。你的心常常被爭鬥、爭執這些是是非非的事纏繞著,不但傷害你自己,也傷害其他人……」(摘自《座談紀要·進入真理實際最基本的實行原則》)「一涉及到地位,涉及到臉面,涉及到名譽,每一個人的心都蠢蠢欲動,總想出頭,總想出名,總想露臉。不想讓,總想爭……看誰出頭就嫉妒,就恨,就怨,就覺得不公平,『為什麼我出不了頭?為什麼總沒我?為什麼總讓他出面,為什麼總也輪不到我?』」(摘自《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

文軒揣摩著神的話,心裡亮堂了許多,她認識到神的話揭示的正是自己的情形。自從蘇雅來到公司後,看到蘇雅各方面條件比自己好,自己的地位心作祟,心裡不自覺地就產生了嫉妒,又看到蘇雅常常得到經理的器重,得到同事的誇讚,而自己漸漸被大家忽略,就覺得是蘇雅搶走了屬於自己的光環,而且還時時擔心領導會提拔蘇雅,蘇雅便會得到更多人的高看。為此,文軒心裡特別不甘心,她陷在這些是非裡,被攪擾得不得安靜,活在痛苦中更是難以自拔,認為就是蘇雅的到來才讓她活得如此痛苦。現在她才有點明白,原來這段時間的痛苦,並不是蘇雅給她帶來的,而是因為她名譽地位心太重,太在意自己在人群中的地位,在領導同事心中的形象,甚至把得到名譽地位當成了一生追求的目標,當成了活著的價值,當遇到比自己強的人,當對方觸碰到自己寶愛的名譽地位時,就能嫉妒人、恨人,與人爭比,不能與人正常相處。文軒想想這段時間的狀態,哪裡有一點基督徒的樣式啊?一點也不榮耀神,而且還被撒但愚弄得這麼痛苦。同時,文軒看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了,心裡感到蒙羞。於是,她在心裡默默尋求禱告,願神帶領她從名利地位的漩渦裡走出來,不再因著與人爭地位活在嫉妒人的痛苦中。

後來,她看到神的話說:「這些東西怎麼擺脫呢,你們有沒有路途?你先看透,然後你得學會捨這些東西,放下這些東西。你總抓這些東西,總爭這些東西,心裡被這些東西佔滿、充滿了,你總不想放,總抓著不放,那你就被這些東西控制著,捆綁著,就成奴隸了,你就放不下了。你得學會捨,學會放……」(摘自·《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從神的話中,文軒看到自己之前很喜歡被他人高看,很享受名譽地位給自己帶來的光環,結果當有人比自己強得到眾人的高看時,自己就能產生嫉妒而活在痛苦中,自己也不想活在與人爭名奪利的情形裡,應該按神的話去做,學會捨、學會放。當然她也知道要想馬上做到也不是容易的事,還得多多跟神禱告,求神加給自己背叛肉體的心志。於是,文軒就開始有意識地去實行進入。

基督徒與同事和睦相處

工作中,再看到經理和蘇雅在一起研究方案,心裡雖然還會有一些波動,但文軒就趕緊禱告神,求神保守她的心,帶領她憑神的話活著,學會放、學會捨,不去跟人爭奪名利。藉著禱告,不知不覺嫉妒的心小多了,她的心也不再那麼難受了。而且,文軒也嘗試著和蘇雅交心,當蘇雅遇到問題,詢問到她時,文軒也能藉著禱告尋求神的心意,幫助蘇雅。同時,她也從蘇雅的身上學到了很多自己以往不明白的業務知識。漸漸地她和蘇雅相處時,不再感覺痛苦,不再感覺蘇雅搶走了自己的風頭,而是將其看作是共同進步的同事、朋友了。

從此,每當公司進來新員工時,經理還是會細心指導員工工作,新同事有長進,也會得到大家的鼓勵,文軒看在眼裡,心卻是釋放自由的。這時的文軒,從心裡感謝神幫助、帶領他掙脫了嫉妒帶給她的痛苦,雖然文軒的敗壞性情還沒有完全變化,但她有心志與神配合,願在以後的光陰中繼續經歷神給自己擺設的人事物,變化身上的敗壞性情。

張紅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