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脫麻將有妙招

字体 -

河北省 王峰

「打牌沒有巧,要靠手氣好,抓牌憑手氣,出牌靠技術……」這是我和麻友打麻將時常說的順口溜。以往我沒接觸過麻將,只是喜歡下象棋、打撲克,後來我看好多人都在打麻將就也學會了。一次,我和麻友們談起村裡一個同齡人時,麻友嘲笑地說:「你說他一不打麻將,二不喝酒,三不抽煙,四不嫖,這四樣都不沾,活著有什麼意思?還不如死了呢!」聽了這話我想:「是啊,『人生苦短,何不及時行樂』,人活一輩子要不娛樂娛樂,這不白來人間走一遭嘛!嫖咱不能幹,但打麻將很正常。」受這種思想影響,我打麻將的次數越來越多,成了麻將館的常客。剛開始我本想著玩一玩,娛樂娛樂就行,可麻將桌上就是輸贏二字,一旦我贏了錢就不捨得罷手,還想趁手氣好多贏一些;輸了錢又不甘心,還想再贏回來。因此,我一有空就去麻將館,有時還沒等我吃完飯,麻友就打來電話一陣陣地催,我便心急火燎地胡亂吃口飯趕緊往麻將館走,生怕自己去遲了就玩不上了。就這樣,我不知不覺迷戀上了麻將,兩天不打麻將就覺得少了什麼似的,經常打到深夜十一二點……

那時,我家經濟條件差,有時連買柴米油鹽都成問題,而且妻子還有甲亢病,每兩三個月就得去醫院複查,有時該去複查了,因家裡沒錢只得放棄。妻子經常抱怨我打麻將,我也挺受責備,可我已深陷其中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為了不讓我打麻將,妻子把錢藏了起來,但不管她藏到哪兒我都能找到,之後又去打麻將把錢都揮霍了。記得有一次,我把家裡的錢偷走打麻將了,妻子知道後生氣地打自己的頭,哭著罵我沒良心。看著妻子痛苦地折磨自己,我心如刀絞,覺得妻子打自己還不如拿刀把我殺了,我流著淚抓著妻子的手往我頭上打,讓她出出氣我心裡才好受些。當時我也特別恨自己,覺得自己真不是個東西,家裡本來就困難,可我卻把錢都輸到麻將桌上,那一刻,我真想把自己的手指給剁了……之後我克制自己不接麻友的電話,但是沒有麻將的日子,我整個人的魂就像被勾走了一樣,每天心煩意亂的,幹什麼都沒了心思。結果半個月後,我又身不由己地打起了麻將。就這樣,因著打麻將妻子不知跟我吵了多少次,流了多少淚,我也感到特別痛苦,但卻無力擺脫。

後來,我和妻子都接受了神的國度福音。通過跟弟兄姊妹一起聚會讀神的話、交通真理,我知道了打麻將是撒但敗壞、引誘我們犯罪走向墮落的一種方式。從那之後,當我再想去打麻將時,心裡就有種犯罪感,我就克制自己不去打,可沒過多久,我還是控制不住自己又去打麻將了。為此我很苦惱,就在聚會時把自己的難處向弟兄姊妹敞開,弟兄姊妹給我讀了兩段神的話:「這一次一次的潮流,它都帶著一種邪氣,這個邪氣讓人不斷地墮落,讓人的道德越來越下降,讓人的人格品質也越來越下降,甚至可以說以至於到現在,多數人沒有人格,沒有人性,也沒有良心,更沒有理智。那這些潮流是什麼呢?這個潮流你用眼睛看不到。當一股潮流吹來的時候,也可能只有少部分人做了急先鋒,開始做這樣的事,開始接受這樣的思想,開始接受這樣的觀點;但是多數的人呢,還是在不知不覺當中不斷地被這樣的潮流所感染,所同化,所吸引,以至於人都不知不覺地,不由自主地接受了這樣的潮流,以至於被這樣的潮流所淹沒,所控制。一次一次這樣的潮流讓本來身心就不健全的人,讓本來就不知道什麼是真理的人,讓本來就對正面事物與反面事物毫無分辨的人,心甘情願地接受了這些潮流,接受了來自撒但的生存觀點、撒但的人生哲學與價值觀,接受了撒但告訴給人的怎麼對待生活與撒但『賜』給人的生存的方式,人沒有力量去反抗,人也沒有能力去反抗,更沒有意識去反抗。」(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撒但引導邪惡潮流,處處攪擾、破壞、打岔神的工作,這幾千年來,它對人類所作的除了敗壞、殘害人類之外,除了引誘迷惑人墮落、棄絕神走向死亡的幽谷之外,它所作的有絲毫值得人紀念、值得人誇讚、值得人寶愛珍惜的嗎?」(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通過看神的話和弟兄姊妹的交通我明白了,社會上流行的邪惡潮流,像打麻將、賭博、買彩票等都是撒但興起的,是撒但引誘、迷惑我們遠離神,使我們一步步走向墮落的方式。我們沒有真理不會分辨正反面事物,也不知道什麼是邪惡,什麼是美善,又特別貪圖肉體享受,絲毫沒有抵制邪惡潮流的力量。撒但就抓住我們這些弱點,使我們都活在了吃喝玩樂中,我們的心思都被這些潮流佔有,滿腦子想的都是怎麼玩,怎麼放縱肉體,活在罪中貪享罪中之樂。我們在撒但的引誘、敗壞下變得越來越自私卑鄙,做什麼事都只為自己不顧他人的感受,失去了正常人性。想想自從我沾染上打麻將這個惡習後,為了滿足肉體慾望,我明知家裡經濟條件不好,妻子有病得定期去醫院檢查,可我根本不管家人的死活,想方設法地從家裡搞錢,又是騙又是偷,導致我們的生活越來越困難,妻子無法看病,我們都活在痛苦中。我這才看到自己的確被撒但敗壞太深了,失去了正常人該有的良心與理智。明白了這些後,我告誡自己:「不行,我不能再這樣墮落下去任由撒但敗壞了,我得靠著神勝過麻將的引誘!」之後,我便把自己的難處帶到神面前,仰望神、禱告神,並開始有意識地背叛自己不去打麻將了。

雖然我對撒但興起的邪惡潮流有了點分辨,可我多年的麻將癮不是一下子就能擺脫的。一段時間後,我每天感到無所事事,渾身不自在,特別想去麻將館轉轉。我抱著僥倖的心理:「神厭憎人打麻將,那我就不打了,我只看看別人怎麼打。」當我有這樣的想法時,撒但就見縫插針,利用麻友再次向我發起攻擊,我經不起他們的一再引誘就又開始打麻將了。妻子知道後跟我交通神的話,還勸我要識破撒但的詭計,背叛自己肉體的慾望遠離麻將館,否則再陷進去只能繼續被撒但愚弄、苦害。我雖然也想擺脫,卻無力自拔,慢慢地,我讀神話語的時間越來越少,甚至也不怎麼聚會了,有空就往麻將館跑。因我離神越來越遠,失去了神的看顧保守,撒但就趁機來殘害我,之後,一場突如其來的病痛臨到了我。

2016年5月份的一天,我在麻將館和幾個麻友打麻將,突然感覺腰有些疼,當時我也沒當回事,只是簡單吃了點藥。之後,只要我幹重活或坐的時間長了腰就特別疼,即使這樣,我還是身不由己地去打麻將。2016年7月份的一天,我幫弟弟幹完活後覺得腰疼得特別厲害,妻子見狀急忙把我送到了醫院。經過檢查,醫生說我得了腰椎鈣化的病,如果針灸不好的話就得動手術,大概得花七萬元。醫生的話猶如晴天霹靂,我一下矇了:「七萬多塊錢哪!這對我來說簡直就是個天文數字,我哪有這麼多的錢看病啊?可要是治不好的話,我這輩子不就成廢人了嗎?」因沒錢我只能回家養著。回家的路上,我痛苦極了,感覺自己就像頂著一座大山似的,壓得喘不過氣來。回家後,我的病情逐漸惡化,嚴重到躺在床上不能動彈,連大小便都得妻子伺候。此時,一種挫敗感湧上心頭,我不由得感到灰心失望:「我這病要是好不了的話,還不如喝農藥死了算了,如果下半輩子都要在床上躺著度過,那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這要連累妻子到什麼時候?……」身體的疼痛、精神的壓力把我折磨得苦不堪言,我完全陷入了絕望中。

妻子知道我的痛苦,就經常跟我交通病痛臨到得防備撒但的詭計,撒但就是在我們最痛苦的時候給我們送意念,使我們自暴自棄,對神失去信心。妻子還給我讀神的話:「疾病臨到是神的愛,必有神的美意在其中,雖然肉體受點苦,撒但的意念別收留。疾病之中讚美神,讚美之中享受神,疾病面前別灰心,屢次尋求別放棄,神會光照來開啟。」(摘自《第六篇說話》)並交通說:「神的話說得很清楚,外表看我們臨到病痛是壞事,但這裡有神的美意,肯定有我們當學的功課。咱不要灰心失望,也不要誤解、埋怨神,多來到神面前禱告尋求病痛臨到神的心意是什麼,相信只要咱真心尋求,神肯定會光照開啟、帶領咱的。」聽了神的話和妻子的交通,我有了一些信心和力量,之後我就安下心來,躺在床上讀神的話、聽生命進入的講道交通,看教會的各種視頻電影。

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撒但摧殘人的心靈,讓你無力抗拒,就是讓你的心一點一點不由自己地就倒向它了。它天天灌輸你這些東西,天天用這些思想文化去影響你,薰陶你,讓你的意志一點一點就被摧垮了,你再也不想做好人了,你再也不想堅持站住你所謂的正義了。不知不覺你就沒有逆流而上的這個毅力,而是順流而下了。『摧殘』就是把人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然後它就藉機吞吃。撒但敗壞人的這些手段當中的每一樣都讓人無力反抗,任何一樣都能治人於死地,人也沒有反抗餘地。就是說撒但做的任何一樣、任何一種手段都能讓你墮落,都能讓你被撒但控制,都能讓你陷在罪惡的泥潭裡不能自拔,這是撒但敗壞人的手段,極其殘忍,極其惡毒,極其陰險,極其卑鄙,這一點人都體嘗到了,所以人心裡才能痛恨撒但,堅決背叛這個老惡魔。」(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讀完這兩段神的話,我不由地想起了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打麻將經歷,想想神語重心長地說了那麼多話,將撒但敗壞人的手段、方式解剖得清清楚楚,希望我能看清撒但的卑鄙目的,從而恨惡撒但、遠離撒但的殘害,活在神的看顧保守中。可我雖然對撒但殘害人的手段在道理上有了一些認識,但「人生苦短,何不及時行樂」「對酒當歌,人生幾何?」等撒但毒素在我心裡扎根太深,受這些毒素支配我總是在潛意識裡覺得,「男人嘛,抽煙、喝酒、打麻將是很正常的事。我們活著就應該及時行樂,如果一輩子不打麻將,不就委屈了自己嗎?」因此,我一直把打麻將當成理所應當的事。為了打麻將我不惜偷家裡的錢、欺騙妻子,絲毫不顧及妻子的感受,甚至我信了神,明知賭博是撒但敗壞人的手段,也一次次在神面前立心志不再打麻將了,可我還是擺脫不了麻將對我的引誘,一次次欺騙神、悖逆神,以致遠離神被撒但殘害,差點被它吞吃。我這才看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如果不是這次病痛臨到,我根本不會來到神面前反省認識自己,還會整天往麻將館跑,對妻子交通的神話語一點都聽不進去,最終離神越來越遠,徹底失去蒙拯救的機會。現在就因著這個病痛,我躺在床上什麼也幹不了,這才有了讀神話語裝備真理的好機會。這時我才明白,原來我臨到的病痛是神對我的拯救,是神的愛啊!

經歷了神的審判刑罰、責打管教,我親身體嘗到離開麻將、離開任何人我都能活下去,唯獨離開神我真是沒法活。想想我因受邪惡潮流的毒害,悖逆神失去了神的看顧保守,落入黑暗中飽受撒但的折磨,真是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心靈裡特別痛苦、無助。於是,我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我實在是太悖逆了,在你面前一次次立心志不打麻將,但還是身不由己地隨從撒但,可就在我即將滑入深淵時,你藉著病痛喚醒我、拯救我。神啊!你這麼愛我,我真是無地自容,根本不配享受你的愛。神哪!我願把我的病交託在你的手中,不管好與不好,我都願意順服你的主宰安排,決不向你發怨言!」

後來,我家桃園的桃子熟了,地裡農活也特別多,妻子一個人根本忙不過來,可我卻動彈不了。就在我們愁得不知該怎麼辦時,幾個弟兄姊妹來我家幫忙,並耐心地給我交通真理,談神的心意,使我很受感動。想到我因打麻將一次次悖逆神,但神沒有放棄對我的拯救,一直在藉著弟兄姊妹跟我交通,幫助、扶持我。今天在我和妻子最困難的時候,神又藉著弟兄姊妹幫助我們渡過了難關,我真實體會到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和神對我最真實的愛!神的愛激起了我背叛肉體滿足神的心志,我再不能像以前那樣悖逆神、抵擋神,傷神的心了,我得重新做人!於是,我向神禱告立志:「神啊!我以後再也不打麻將了,要是再打的話,願你的對付、管教不離開我。」當我真實地向神悔改後,奇蹟發生了,九天後我竟然能下床走動,還能幹點輕活了。我看到了神的大能與奇妙作為,不禁向神發出了真實的感謝與讚美。二十天後,我的病情已基本恢復,能開車和妻子一起去地裡摘桃子了。街坊鄰居們看到後都驚訝地說:「沒想到王峰這麼重的病竟然這麼快就好了,這真是個奇蹟!」「他一家信神了,還是信神好!」……聽著街坊鄰居們的話,我從心裡感謝讚美神。

當我的身體逐漸恢復,我與神的關係也越來越正常時,撒但並不甘心放過我。一天,麻友見了我很驚訝地說:「喲!王峰,病好了?來,咱們打麻將吧,正好三缺一。」麻友的話以及從麻將桌上傳來的「呼啦呼啦」的響聲,使我的心不由得一動,「還別說,手還真有點癢癢。」可這時,我突然想到神揭示撒但敗壞人手段方面的話,明白了撒但就是藉著麻友來引誘我,使我再次落入它的陷阱中被它愚弄、殘害。想想我曾經被撒但苦害的樣子,以及在神面前立下的誓言,我想:「我要是再打麻將,不是在欺騙神、羞辱神嗎?不行,我不能再中撒但的詭計被它苦害了,我得背叛撒但滿足神。」於是我堅定地對他說:「我不打了,你找別人吧!」麻友見我態度堅決就沒再說什麼,悻悻地離開了。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心裡特別高興,知道自己能勝過撒但的試探,這都是神對我的保守。

两个人在一起看书

從那之後,我再也沒有打過麻將,和妻子的爭吵也平息了,我倆常在一起交通神的話語,我感到特別輕鬆、踏實、快樂。如今,我和妻子在教會中都力所能及地盡上了各自的本分,來還報神對我們的大愛!神的話說:「因為神的實質是聖潔的,那就是只有神能讓你走上人生的光明正道,只有神能讓你明白人活著的意義,只有神能讓你活出真正的人生,能讓你具備真理,明白真理,也只有神能讓你從真理得著生命,也只有神自己能作到讓人遠離惡,遠離撒但的殘害與控制。除了神以外,沒有任何人或者是東西能夠拯救你脫離苦海不再受苦,這是神的實質決定的。也只有神自己這麼無私地拯救著你,對你的前途,對你的命運,對你的人生負責到底,為你安排一切,這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與非受造之物所不能達到的……」(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神是聖潔的,神發表的話語都是真理,是帶領我們走上人生光明路的航標。我們來到神面前接受神的拯救,憑神賜給我們的話語活著,憑真理做人,遠離撒但的邪惡潮流才能走上人生正道,活得幸福快樂。如果我們一味地隨從撒但活在邪惡潮流中,貪享罪中之樂,任罪蔓延,只能被撒但愚弄、殘害、吞吃。回想自己一步一步走來,確確實實是神對我的拯救,是神的愛一次次臨到我這個悖逆之子,藉著神話語的開啟帶領,又藉著病痛的臨及,才使我徹底擺脫了麻將癮的誘惑與束縛。我不禁從心裡發出對神真實的讚美:感謝神拯救了我!

一切榮耀歸於神!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