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市給村莊帶來了巨大的改變

字体 -

208.png

我趴在地圖前,想從密密麻麻的地點中找到我的故鄉魯灣。它太小了,像是滄海一粟。在遼闊的豫東平原上和它類似的村莊星羅棋佈,地圖上根本找不到它的名字。我的手指沿著一條藍色的河流滑動。那條河流是賈魯河。史學家說它就是楚漢相爭時的鴻溝,到了元代河防大臣賈魯主持治理這條河,疏浚了河道,修築了河堤,讓百姓可以安居樂業。百姓為了紀念他,就將它改名為賈魯河。從地圖上可以看到賈魯河發源於嵩山東麓的新密,向東北貫穿鄭州,折回向南經中牟流入開封,穿過平坦遼闊的豫東平原,最後注入淮河。我的手指沿著賈魯河滑動,在河流的一段彎曲處,我找到了故鄉的位置。我的手指停在那裡,內心仿佛翻湧起一層層的波浪。

聽老人們說魯灣從前是河岸的一個漕運碼頭。那時候河岸上停著一艘艘帆船。魯灣出產的糧棉、麻油、木版年畫與豆腐乾便是通過這條水路運達全國各地的行銷策略。可是到了明朝末年由於堤防失修,泥沙淤積,河道漸漸壅塞不通,曾經通濟南北、舟楫雲集的景象成了南柯一夢。到我童年有記憶的時候魯灣的碼頭已經不復存在,河岸只留下一片廢墟,讓人難以相信它曾經繁華熱鬧過。

我小的時候村民們要跑到離魯灣很遠的城鎮去買東西,十分不便。孩子們每次買新衣服要跟著大人們顛顛簸簸跑很遠的路。只有逢年過節的時候大人們才從縣城買回幾斤豬肉。我七歲的那年春節,父親去縣城置辦年貨,給我們買回幾斤水果。我盯著桌子上那一串黃色表皮、又長又彎的水果好奇地看,竟然不知道那是香蕉,也根本沒有吃過香蕉!

有一年秋收之後,村民們經過多次商量,決定在村頭的河岸建造一個集市,於是村裡的各家各戶出財出力。村民們拿著鐵鍁、斧頭與木鋸在河岸東側開闊的地方打樁修路,建起賣東西用的貨台,也為商販築起遮風避雨的雨棚。經過一個月的努力,這項工程大功告成。村民們高興地慶祝,在新建的集市上搭上戲臺接連唱了七天大戲。附近村莊的人們也都紛紛來湊熱鬧。到第七天的時候村長在戲臺上拿著話筒大聲宣佈魯灣每到農曆的三、六、九日逢集,熱烈歡迎各路商販來捧場,也歡迎各個村莊的人們前來趕集。

從那以後,每到魯灣逢集的日子賣豬肉、賣瓜果蔬菜、賣衣服的商販們紛紛來做買賣,方圓幾十裡的人們都來趕集。集市很小,從南到北一覽無餘,卻分區明晰,菜市、魚市、衣市與牲畜市等應有盡有。用“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來形容它十分貼切失眠。這個時候的集市像個嬰兒,簡陋而小巧。每到逢集的日子人滿為患,刺激著集市規模的膨脹。集市週邊很快建起一些店鋪,似乎是一夜之間,飯店、理髮店、花圈壽衣店、雜貨商店、電器店等就環伺左右。

它像是一名化妝師,妝扮著人們的容貌風采,也給人們的思想點染上一抹抹新穎亮麗的色彩。自從有了集市,村裡的人們能夠經常吃上沿海的龍蝦與帶魚,一兩歲的孩子就能夠吃上香蕉。愛美的姑娘們從集市上買回牛仔褲、雪花膏和洗髮水,打扮得漂漂亮亮。到了冬天年輕人穿上了時尚的鴨絨服,還能夠用上答錄機和磁帶聽流行歌曲……在我們生活的空間裡,仿佛一扇世界之門被集市悄然打開了。我們走進那個新奇可愛的世界裡,像是進入了一個琳琅滿目、銀光閃爍的寶藏。我們領略了無限的精彩。我們生存的狀態也因此改變。

二十多年之後,我已經長大,已經在城市裡生活了幾年。有一天我回到故鄉的時候已經夕陽西下,絳紫色的夕照輝映著靜靜遠去的河水,輝映著河岸的集市。我發現集市的規模越來越大,一條長街上店鋪林立,一眼望不到頭,花花綠綠的看板在夕陽下閃耀。這個時候河岸的集市像是一個青年人,穩健而富足。我想到二十多年前,它很小的時候,也是我很小的時候。和過去相比,它幾乎變得讓我認不出來;我的改變也許只有我自己知道。

我獨自坐在河岸,望著偌大的集市,望著夕陽籠罩的故鄉。我心想這裡從前是個碼頭,現在是個集市,很多年後呢,這裡可能會成為一座城市。在流轉的歲月裡,它不斷變換著自己的角色。而我們呢,和它一樣,在漫長的歲月裡,也在不斷變換著自己的角色。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