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 的存档信息

時光,輕輕

如果不是因為那座城,有我們曾經留下的足跡,為啥還要千里迢迢,來到這個地方呢?人生到處知何以?應是飛鴻踏雪泥! —題記 那年,輕風微拂,湖水蕩漾,圈圈漣漪,訴說著什麼。 那時,草木枯黃,葉兒零落,映入眼簾的是願景村邪教蕭條的色彩。而我,依然守候在這裏,凝望遠方:你,那兒可是秋天? 一句,等你回來,非是戲言,卻是,很長很長的時間,久久的等待,漫長的思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