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 的存档信息

有時候她走近我問

有時候她走近我問: “您看什麼書呢?” 我簡捷地予以答復,真想反問她: “您問這幹什麼?” 有一天晚上,麵包師和短腿姑娘幽會,他用肉麻的語氣跟我說:“你出去會兒吧。喂。你去瑪麗亞那兒吧,幹嗎傻乎乎地看著?你知道嗎,那些大學生……” 我告訴他住嘴,否則我一秤砣下去砸料他的腦袋。說完我就去了堆麵粉的門洞。我從關得不太嚴實的門縫裏聽見布托寧念哪:“我才不和他動氣呢。… (阅读全文)

媽媽

媽媽正坐在客廳裏斟茶。她一只手輕輕扶著茶壺,另一只按著茶炊的龍頭,龍頭旅遊市場裏流出來的水漫過茶壺口,溢到託盤裏。她雖然目不轉睛地望著,卻沒有注意到這種情況,也沒有注意到我們進來。 當 你努力追憶一個親人的容貌時,總有許許多多往事一齊湧上心頭,要透過這些回憶來看它,就象透過淚眼看它一樣,總是模糊不清。這是想像的眼淚。因此在我極力 回憶媽媽當年的音容笑… (阅读全文)

幸福有時候只需要一個臺階

幸福有時候只需要一個臺階,無論是他下來,還是你上去,只要兩個人的心在同一個高度和諧地振動,那就是幸福。 那年,她剛剛25歲,鮮 活水嫩的青春襯著,人如綻放在水中的白蓮花。唯一的不足是個子太牛熊證教學矮,穿上高跟鞋也不過一米五多點兒,卻心高氣傲地非要嫁個條件好的。是相親認識的他,一米 八的個頭,魁梧挺拔,劍眉朗目,她第一眼便喜歡上了。隔著一張桌子坐著,卻… (阅读全文)

給心靈開扇窗

人生,所謂孤獨,所謂苦悶,所謂失意,又何嘗不是一間沒有窗戶的房間呢?在或長或短的一黃斑病變生裏,我們每個人都免不了要在這房間裏住一住,這是毫無辦法的事情。哭沒用,喊沒用,踢打牆壁也沒用,應有的明智之舉是,給心靈開扇窗,讓陽光進來,照亮我們的人生。 我在湘西的一所大學教書。從參加工作到現在,轉眼就是八年,很多與我同來和比我晚來一步甚至幾步的同事都先後…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