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此陌路就是給彼此最好的紀念

字体 -

7dd98d1001e939013c3fe2ec7eec54e736d19626.jpg

我們以為自己要的是天長地久,其實不過是一個人的長久:愛她時片刻不離左右,不愛時轉頭就走。

我們拼命找理由,不過是為了抹去心中的內疚;本來只是感情的事,卻要湊一個道德的藉口,好像高尚也可以成為分手的守護。
無論那個人你喜歡還是不喜歡,無論你今後有沒有遇見真心喜歡的M1數學人,失戀都只有一次——那種撕心裂肺,那種銘心刻骨,接下來的一次次不過是分手。
狠狠地痛過一次之後,面對再相愛的人都會有所保留。感性重傷痊癒,理智就開始時常伸出觸手,不斷拉你回到清醒冷靜的道路,有知覺的自我控制,無意識的自我保護。
分手的人不可能深仇大恨,除了殺父弑母,哪有那麼多不能癒合的傷口?分手的人不可能和好如初,曾經彼此傷害,結疤的傷口不會再是原來的皮膚。
分手之後,不要說守望祝福,真正需要你給幸福的人放在哪頭?也不要說徹底遺忘,人一生能得幾個人曾經互相擁有?不故作灑脫大度,也不刻意避開忘記,從此陌路就是給彼此最好的紀念。
你失戀了,不是和你深愛的人,然而這並不能減少你的痛苦。沒有誰是為你準備的分手預演,痛苦是因為失掉了一種習慣,痛苦是因為發覺了自己的可憐,痛苦是因為你感到委屈不平。不是為了哪個人,你只是無法對自己救贖。所以失戀只是失戀,固定的劇本、隨機的演員。
真正愛著的人,也許早就擦肩而過,也許從來未能開口,也許一直是你等待的下一個。已經失去的牛熊證比較會變成美好的過往,沒有得到的也就成為癡戀的等待。
很多時候早就撐不下去了,不過是等誰先開口。不知是像拉皮筋誰後鬆手誰受傷,還是像捉迷藏誰忍到最後誰勝利。只是愛情都不應是這樣子,潰爛的傷口就該一刀狠狠捅下去,讓它疼痛流膿結疤痊癒。誰要扮演壞人的角色圖個痛快,誰又要假裝弱者承擔傷害?感情的劊子手,道德的偽君子,誰先熬到忍不住離開?
我一直以為失戀是因為兩個人都不愛了,至少是不那麼愛了,分手才是某個人單獨離開。如果一個人走了很遠的距離,另一個人也不可能停在原地,只是你們再也擺不正最初的位置。
分開時想到的都是對方的錯,離開後念起的都是彼此的好,會覺得曾經那麼相愛過,會覺得多麼遺憾地雪櫃錯過,假像永遠比當初的事實要可愛很多。時間就像個篩檢程式,摒棄了一切渾濁渣滓,只剩下那些溫馨美麗。這時候我會覺得,人性還不是十惡的,所以也多想好好地愛一個人類。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