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單離殤,唱響時光

字体 -

光陰綿白,輾轉歲月似海。我們的心都盛滿了悲哀,迎著涼風的傷感,學會邂逅每一份奇跡和愛。只是何曾有緣,能夠擁抱年華的錦緞?淡茶濃墨的浮華人間,不經意間憶起那曲離殤久唱,那是我孤單的風浪……
從來就很孤單,父母不在身邊。他們忙於工作,投身於西北的大漠。我曾在照片裏見過西北的天空,塵沙覆蓋,宏大蒼白。那兩個佝僂著脊背摒棄城市的溫暖,為了愛去努力拼命的老人,就在那裏忍受著風沙的裹挾。
他們常常和我打電話,對我說他們挺好的,但再溫軟的語氣,也擋不住嘶啞的聲帶,和風沙的怒喊。
每天一個人去學校,再一個人走回家,總是低著頭不說話,冰冷的童年真的很害怕。看著別人牽著父母的手笑的很歡快,就覺得自己不在這個世界。就像在一個零落的山丘,沒有人能懂我的悲哀。
很小的時候,老師曾經問我我的父母為什麼永遠都不來,同學曾經問我為什麼一寫作文就會止不住地掉眼淚,我只是無聲地訴說,我想像父母回來的樣子,我想像他們大哭著擁抱我的樣子,我想像他們黝黑的臉,焦紅的手,我想像他們對我認真地笑一聲,我想像他們對我說一聲抱歉孩子。
可是再多的想像,也擋不過無常。
有人告訴我,父母在西北的沙塵暴裏雙雙喪生,死去的時候手裏緊抱著那封準備交給我的信,嘴裏囈語著我的名字。
信中,父母說他們那裏的工作很可怕,隨時都有喪生的危險,要我一定做好心理準備,要我做個堅強的人。這封信的時間,顯示是十五年前,那一年,他們剛剛準備出去工作,那時我剛剛2歲。
孤單離殤,唱響時光。親情,插上了潔白的翅膀,離開在我永遠懷念的過往。我的世界倒塌得沒有形狀,仿佛看見遙遠的塵沙裏,掩埋著兩個人,他們是為愛而死的老人,他們是永遠愛我的兩個天使。
以後,真的要一個人了,再也不要想念,再也不要想像。
後來,我上了大學,讀了中文專業。那鬍子拉碴的老師滄桑的模樣,那成片的同學清冷地聽講。老師說,孤單離殤,唱響時光。這是一句很美很憂傷的話呢。有些人,的確要失去了才會懂吧,我們都要珍惜啊。
我看著老師平靜的眉眼,平靜得眼淚都掉不下來。也許是忘了,也許是淡了,也許是習慣了。沒有人知道我的父母雙亡,他們都以為我是個平凡而幸福的學生,在認真地聽講。沒人瞭解我兼職為自己賺學費的悲涼,帶著滿身傷痕還要爬起來為自己鼓掌。
大二的時候,我遇見了一個人。他似乎很喜歡我,他曾經帶著一大捧玫瑰花在我的門前跪了一整夜,只求我能同意他的愛。可是,我怎麼敢愛?心裏有一個缺口帶著永恆的傷,那種傷會被平緩歲月釀成不訴離殤,但傷痛永遠會成為作祟的瘋狂。
我的朋友告訴我,他是個西北人,父母在多年前的沙塵暴中去世,自己只好一個人來這裏謀取生計,很苦很累。
我駭然一驚,那豈不是與我同病相憐?我忙去找他,在圖書館門前與他哭作一團。我們說到那年的沙塵暴,說到這麼多年的打拼,說到一個人的黑夜和白天。他說,他會給我愛,給我幸福,我握住他的手,乾涸的眼淚絮絮地掉了下來。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