粽香飄飄,鄉情悠悠

字体 -

早上還在夢裏,迷迷糊糊聽到“賣粽子嘍,賣粽子嘍,正宗的粽子,又糯又香……”的叫賣聲,恍惚中,好象有粽子的清香飄來,那些久遠的很溫馨很快樂的時光,象倒放的電影一幕幕徐徐回放。
兒時的端午是最快樂的時光,快樂的主要的是能吃到母親做的粽子,那時生活水準太低,平常的Pretty renew 旺角一日三餐大部分是紅薯,偶爾也就是幹紅薯絲和少許的大米拌在一起煮,那時煮飯的叫鼎鍋,因為米是沉底和在粘鍋的,吃飯的時候我們兄妹總是看誰的動作快,第一個去盛的一般將面上的紅薯絲翻到一邊,將米粒多的全勺到碗裏,要是碰到鍋底有鍋巴,嘖嘖,那個香那個嘎巴嘎巴脆呀,直到現在我都忘不了。但比較母親端午做的粽子的糯香那就要遜色多了,如今生活水準提高了,想吃粽子隨時都可以,但卻少了母親做的那種口味,那種嚼勁,母親做出來的粽子,大小整齊劃一,做功講究,儘管那時沒有什麼更好的餡料,但母親在選餡料,和餡料,餡料的材料比例,包粽,蒸粽,火候,時間等都做到准而恰到好處。
選料的第一項就是摘粽葉,我們村子不產,但小姑姑家有,大片大片的,逢時過節小姑姑賣粽葉換些買鹽的錢。到小姑姑家摘粽葉是我們兄妹的任務,也是我們最喜歡做的事,為了爭得去摘粽葉的差事,兄妹們沒少吵過,甚至動過手掛過彩,因為這是個美差呀!去了小一般都會有好吃的,小姑姑家四周是山,屋前有果園,種有四季水果,讓人一聽就流口水的楊梅,紅紅桃子黃橙橙的枇杷,紅透的李子、酸甜的柚子等等,去了可以盡情的吃,雖然可以帶一些回來,但那是小姑姑要換錢的,也不好意思多帶,帶多了母親是要罵我們的。小姑姑家果園前和房子前是一個大斜坡,坡上就是一大片翠綠的粽子葉,四周總散發著一股清香。我們帶著竹籃選那些長得大時間久的摘,每“叭叭”響一下,我們就更加興奮,仿佛就是一個粽子擺在眼前!
母親做粽子的備料一般過年後就打算了的,因為做粽子主料是糯米,如若不早做準備,不一定能換到,還有紅豆蜜棗等佐料。有一年因為我端五前的十來天生病,沒錢去醫院治病,母親將準備做粽子的糯米賣了才換到錢,才帶我去醫院看了病打了針。端午前兩天,哥姐又為了爭著去摘粽葉在吵,母親就大聲說:今年不去了。哥和姐一聽,同時哇地就哭起來了。聽到哭聲。父親在旁煩了,就大聲喝叱:哭什麼哭,少一年不吃粽子總不會死人。說完就走了出門。哭聲驚動了前屋的堂哥一家,堂嫂將家裏做粽子的糯米和佐料一分為二送了過來,半升左右樣。母親一看,連連擺手拒絕不要,堂嫂發脾氣了,母親才抹了一下眼接了下來。聽到母親叫去摘粽葉的吩咐,哥姐一下又雀躍起來。那時我感覺堂嫂真的太好了太好了,真象仙女。那一年母親加了一大半糙米,雖然少了許多糯性酥軟,但我們吃得一樣香一樣開心。
家鄉的粽子一般分為三角粽、四方粽。母親包粽子的時候我們一般圍在邊,等著Pretty renew 旺角包好後煮好出鍋。母親包粽的手法熟練,卷粽葉、放餡料、包粽葉、紮好,一氣呵成。包成的三角粽真是太美了,有些象飄著香味的藝術品,該有棱的有棱,該圓潤的圓潤。包的四方棕要用到幾塊粽葉,還要用粽葉撕成小半指寬來包捆,有時也用小繩線,有些象捆軍用背那種捆法。捆好,整齊的放在一起,那真是誘人呀!
蒸也是要水準的,蒸用的水量、蒸的時間、蒸的火候要把握得好,特別是時間,久了就會太粘了,吃的時候會撕不掉粽葉,甚至會漏餡料。短了,餡料不熟或者半生熟。如若開了鍋半生熟再蒸,味道和香味會少許多。剛出鍋的粽子真是香呀,在母親打開木質鍋蓋那瞬間,氣浪便會“騰”地四散開來,粽香便直撲而來,我們的心頓時便會激動起來,燙手的粽子便在雙手拋來拋去,哈幾口氣,管它燙還是不燙,剝掉粽葉,粽葉和粽肉會拉起一絲絲晶亮晶亮的絲絲,有難度時,我們一般直接用嘴解決,直接在粽葉上吃乾淨,沒乾淨的還會卷起舌頭滋滋舔乾淨,四方粽子一般要用粽線,用嘴咬住一頭,一只手拿粽子,一只手拉粽線,一用勁,橢圓狀的粽肉塊便滋的落入大海碗,灑上難吃上的白糖,那種粽香那種甜那種粽葉的青香,真是美呀!常常出現在我夢裏,魂牽夢繞!
做的粽子總是四鄰總是要互相送一些嘗嘗的,喜喜呵呵的,四鄰的情感真是純也真是親呀!因為放有灰水,一般放幾天沒事,走親戚一般帶的是兩三根四方粽,於是,端午的天空總是彌漫著一種甜甜的粽香味道!
如今的粽子餡料多了,但吃著總好象少了一種味道。前兩天母親打電話給我,問我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我愕然,才想起因為忙招生宣傳和高考願景村 退費的事都半個月沒打電話給母親了,母親有些擔心我是不是出了什麼事,心裏頓時一陣羞愧,聽到外面叫賣粽子的吆喝聲,我才明白,街上賣的粽子少了一種家鄉的味道,少了一種親情的味道!
這個端午,一定要回去看看母親,就算值班,也要請假!也因為我特想吃母親做的粽子!

分享博文至:
» 下一篇 淺談幸福人生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