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流年,念念碎片

字体 -

昨日的笑容殘留著幸福,今日可能已換上冷冰冰的眼神。在這個沒有預知的節奏下,我們被動的搜尋引擎排名選擇著沉默或是付出。以前無知純
真的笑臉慢慢被實際打敗,換上的是一層別人看不到表情的臉龐,笑的時候別人以為我們真的開心,哭的時候也只是告訴他們是風吹進了眼睛。可能在自己的世界裏,我並沒有那樣冰冷的感情細胞,看到那些在生命面前沒有還擊能力的他們,我會默默的流淚,看到那些因為親情,因為愛情,因為友情,又或是陌路相遇的人獻出愛時,我也會流淚,我感動那些付出,那些愛的偉大與真誠。但在很多人眼裏,我可能更多的是冷的,沒有什麼太多的感情,或者是我視而不見的眼睛,總是會帶給人誤解,我知道我那冷冷的表情,讓人覺得沒有必要招惹,有時候說話的語氣也是那樣的直言不諱,讓人很不爽。這樣的我,其實只是找到了一層護符,不想像當初欣賞自己那樣傻,不想沒必要的受著傷,有時候當斷則斷,當說即說,沒什麼特定的場所,隨著自己心意這樣過的我,即使被人糾正了多次,依舊固執的做著。
憂傷在生命面前,延續著愛。在我們一次次的看到那些昨天還在,今天已逝的 人之後,要更加珍惜現在。突如其來的事情有太多的不可預知,或許下一秒,我們的境地就有翻天的變化,每個我們認為真誠且重要的人,不要錯過,因為生的時間並不長,而冰冷了以後將是無盡的感傷。 如果我們都有一次與世界決絕的經歷,或許現在不會有那麼多的顧慮,追求著自己的夢,喜歡著喜歡的人,探索著熱愛的自然,背著包。
用感傷的文字記錄的軌跡,一直沉迷者。喜歡淡淡的憂愁,喜歡不知何時的安靜,可以不用說話,不用理會任何人;喜歡熱鬧的自然療法笑,喜歡瘋狂的奔跑,可以放肆,可以不拘束;喜歡這樣的情緒,這般古怪的習慣,總是讓人很迷惑。可以對著書本看一天,什麼話都不說;可以對著發呆的物品,什麼都不想;可以開開玩笑,但是不能過火;可以隱忍,什麼都憋著;可以直言,什麼都不顧一切。這是生活,一天天複雜而又簡單的日子。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