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也是一種勇氣

字体 -

夜深了。這是北方初春的夜晚,窗外的燈火闌珊,雞不叫,狗不咬,馬路上的車輛也終於熄滅了熱鬧的喧囂。我因為晚飯時多喝了兩杯茶,瞌睡也跑得無影無蹤了,輾轉反側,越想睡越清醒,真的是失眠了。打開手機,這時巳是淩晨一點半,朋友圈裏也早都鴉雀無聲了。
晨酒夜茶黎明色,看來這話是有些道理的。我平時不怎麼愛喝茶,甚至連水也很少喝。吃飯愛吃帶湯的。今天在朋友家一天,主人熱情的表現就是一次次及時地添加開水,客人的屁股一沉膀胱就出問題了,接著來的問題一定是失眠,不過偶爾的失眠也不是什麼壞事情。在這樣寂靜的夜晚,享受一個人的自由和清淨,既然睡不著,就可以打開思想的大門,把平時沒有時間留意的Amway安利那些亂七八糟模糊不清的念頭都一樣樣梳洗一遍過來,也許會有某些嶄新的發現。
寂靜的時候好像類似於寂寞。寂寞這個詞本來偏向於表示女人的情緒,但絕不可能為女人所專有。記得李白的詩裏有“自古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這裏的聖賢當然就不是女人了。聖賢們的寂寞不一定是思春的,他們的寂寞大抵和懷才不遇有關。滿腹經綸,懷瑾握玉,偏偏就少了知音,少了伯樂,英雄失路,明珠埋土,這在古代歷史上最為文人雅士慨歎不已,具體數來什麼“仲尼厄而著《春秋》,左丘失明厥有《國語》。屈平放逐乃賦《離騷》,司馬閹而《史記》出。”當然李白這樣寫並不是只慶倖自己鬥酒詩百篇,有酒就不寂寞了,其實他的內心是很熱烈的,他比那些聖賢更寂寞。
自古以來的文人沒有不想建功立業的,但文人的人格品性中有不可壓抑和屈服的尊嚴和孤傲,陶淵明就是這樣,不肯為五鬥米折腰向鄉里小兒,所以留下《歸去來兮辭》隱居田園,做起堂皇的隱士來,以後的林逋“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也風流如此。
“乾坤容我靜,名利使人忙。”,有骨氣的文人大都最後選擇了隱居的生活。名利場中的熱鬧可能使人格貶損得很多,自由的天性更多地遭受壓制dream beauty pro新聞和摧殘。不管是出於無奈還是憤慨,看破了熱鬧和光鮮後面的委屈和恥辱,選擇一份屬於自己清高和浪漫,寧為玉碎不為瓦全,這樣的寂寞真是可以用來慶倖而不可抱怨。
於是我又想到了弘一大師李叔同,留過學,唱過戲,畫過畫,寫過詩,書法也是一流,愛情也是浪漫和傳奇,但這些身體表面的光環怎麼能醫治他心靈的深刻孤獨和癰苦呢?正當他三十五歲事業才氣如日中天的時候,他卻悄悄拋妻別子藏身古寺,做起了青燈黃卷晨鐘暮鼓的苦行僧,這確實對一個凡夫俗子真的需要產生一番很大的勇氣。當代中國的另一個勇士是海子。他的《面朝大海春曖花開》選擇的還是一種非常超然的寂寞,這樣的寂寞並非為一般人所理解的短見輕生和愚蠢,而應該解讀為他的詩和他的人生都獻給了自己最真實的靈魂,獻給了更高超的愛和美,尊嚴和自由。
當然現在還有李娜,李連傑,李玉剛等等的名星都選擇了離開燦爛的星空,把生命溶入到茫茫無涯的寂寞修行之中。讓我們學會理解和包容吧,用真誠的心去尊重他們,畢竟世界和生活是沒有確定答案的迷,人生有多種色彩和形式,讓他們選擇屬於自己的心靈最喜愛,雖然不需要喝彩,但應該向他們敢於寂寞的勇氣表示致敬。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