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夜啼

字体 -

皓月當空,千絲萬縷的清輝為這蒼茫的大地鍍上一層淡漠之色,徐徐碎步,獨倚西樓,夜無言,西風蕭瑟,缺月獨掛枝頭,樓上的人品著入夜的微涼,斑駁的 Yumei好用樹影驅散著浮動的暗香,這秋,頓添一番姿色。
涓涓心事,一紙荒涼,寄予明月遙相望,那寂寞梧桐一如繼往沉默不語,頷首伏案,提筆入箋。了了幾語卻難繪隔江的燈火,通明燈火伴著西風入室。寂寞的清秋又為誰涼,凜凜涼風忽起,始覺夏衾單,離鄉幾度秋,今秋與往年無異:深院、清秋。
梧桐落葉依舊,諾大的庭院,形影相弔,手撫琴弦,一曲離愁,便落了嬌紅,斷了愁腸,掃盡落黃。只恨人在他鄉韶華暗損,鄉音難改,紅顏已逝。曾經江泮相見何嘗不是錦年暗傷。拳拳往事繞心頭,心思難掩泣成墨,化成幾杯淡酒,與月共飲,一杯薄酒入衷腸,三分獨醉七分醒,醒也是君,醉也是君,曾隔江相望的你,而今守著哪座城?又葬通渠佬在哪座墳?
而風又起,秋雨悄悄隕落,雨打芭蕉,一夜葬盡滿庭芳。寒意更深,玉清隱,淒淒切切訴著無盡愁殤。寂寞空階梧桐殘立。寒更雨歇清秋深鎖,莫恨西風勁,不怨秋雨寒,一朝風,卻歎沾碎半也浮萍。
拍遍闌杆,望盡天涯路,秋下離人的心,欲用殘剪斷了三千愁緒,夢成殤,卻更亂,昨夜長安烽火淡,月下門童喟歎,尋君的路是否順暢,曾經對弈品茗,無關風月,只論古今,生死契闊,永不相離。如今生死兩茫茫,君今在何處聽那一曲霓裳?他鄉的月是否一樣殘缺?
天將曉,秋雨漫,打濕了額前的流蘇,順著幾縷青絲緩緩滑落,至眸處短暫的聚合,紅顏淡去,淚已悄然折兩行,那Dream beauty pro 脫毛寂寞梧桐樹下,君可知那剪不斷的離愁?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