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塵靜遠,梅雪初見

字体 -

光陰大美,靜雪無言,趁著昨夜的落雪尚未消融,在一朵雪花綻放的記憶裏,尋一處情深不壽的愛戀。季節的約定,翻閱流光夢影,時光的冷漠,被心頭的暖意層層包裹,一個多年深記的背影,輕輕扣開歲月的重門……
一座古城,沒有千年的煙雨,沒有古意的邂逅。而自己,任何時候,都會想念一場初雪的相逢。時光尚不太老,半妍花事的蕊心,秉著一盞雪花的溫良。花開是詩,雪落是詞,自夢遺忘的地方,掬一捧潔白的迷迭香,永恆記得光陰恩慈的美。馨暖塵間,一捧雪意梅香的默讀,雲想衣裳花想容。而我,想的是過往前塵的你。
林花深處,溪水不回轉,片片落葉飄若雲;隔著一簾蒼茫雪意,一個枯榮故事的尾聲裏,頻頻回頭望。清清雪心,安靜自持,最怕遺失的雪色夢景中,彼年花事種種,束以滿目深眷。落雪打濕青衫,雪念彈落綺願的弦,流水風露濺心瀾,花謝萬千落淒清,一顆雪心,翩若蝶羽隨風遠。今昔,眉隱塵間雲雪,一捧清雪念,水月過往掬滿懷。
雪舞江山,散落一川潔白的悠悵。行雲流水太匆忙,讀不懂山河端然的美。一朵雪絨夢蕊,飛離了時光瘦盡的枝梢;一點梅心,穿過雪季,聽取竹馬老去的歎息。江南雪幕中的女子,恬淡如雪,自帶清風的傲骨。記得那年初遇,我說起一個許多人不知的名字,多年後的重逢裏,你依然記得。那一聲輕喚,光陰輕暖,六朝的風雪也輕靈。
陌上煙雨謠,水渡青花渺,紅塵多少事,一笑隨風了。那一世,煙雨成畫,緣遇蒹葭;這一世,築夢閑花,聽煮茶。一襲薄雪輕紗,遮不住塵緣飛霞,風扶闌珊月下,萬千心事梳妝待嫁。一枚相思不綰的雪花,蘭亭記憶年年生髮,只念一人模樣,闊別塵世繁華,泛舟煙波十裏,風雪間去尋他。
霽月初晴,雲錦成畫,一首春江花夜的長詩,婉轉著夢裏夢外的心緒。梨雪靜白,煮雪烹茶,信手枝頭嫣紅的梅朵兒,清風淡雲之端,敘一段流傳不敗的人間佳話。一寸冰心,水墨妍歌,傾城雪涼沉案香,執念一季宿命的悠悠花事。書卷闌珊的如雪初遇,一闕雪詞的萬千情意,恒久,綿怡。
梅花妝,天山雪,心緒沿著山尖的邊緣行走,聽聞往事揚長而去的馬蹄聲。青簷瓦礫灰燼世間虛無,心事碾成燈下塵屑,割不斷的餘念化作漫天花雨,看一樹相思枕花眠,悠悠老在光陰的背上。月色紅塵,風花渡水,一捧杏花煙雨,織夢成簾;一曲清雪笙歌,輕悠飄墜。千千心結如雪玉,散落歸舟飛渡的江水之上。
風月攬入懷,無夢話千年,用一種恒長的念,留住心上一份繁華雪情的愛戀。一記回眸,風雪又起,那個天涯畔的孤影,一襲雪涼染白衣。執手梅雪盛景的情意,許你,一世安暖皈依。卸下一肩霜雪,闊別壯麗江山的光陰裏,那清眉涓婉的女子,盈盈笑靨,開出一朵凡花的安怡。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