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伐利亞小鎮的早晨

字体 -

雖說已是酷暑時節,可這裏的早晨卻格外清涼,穿一件半袖衫在小鎮的大街上行走,還覺得微微有些涼意。潮潤的、挾裹著青草芳香的清風輕輕吹過來,似姑娘綿綿的手撫摸著你的臉,心裏便立刻充滿暖意。
鎮子裏靜悄悄的。
從青青牧草和翠綠莊稼包裹著的巴伐利亞原野上,悄悄飄來淡淡的薄霧在四下彌漫。大街兩旁一幢幢紅牆藍瓦、白牆紅瓦的小房子,便被這淡淡的薄霧繚繞。
大門緊閉,窗簾依然遮得嚴嚴實實。睡在那溫馨浪漫小屋裏的人們,依然在享受著他們的浪漫溫馨。
小房子周圍院子裏,滿是碧綠的草地,幾株不知名的灌木,正盛開著一簇簇粉紅色的小花,似乎有淡淡的清香從那裏飄過來。爬在矮矮籬笆牆上的牽牛花正開得爛漫,一串串紅的、白的、紫的、藍的花朵,驕傲地昂起它美麗的喇叭。翠綠的葉子上似有露珠在滾動,忽然跌落下來,砸在下面的葉子上,發出清脆的“嗒嗒”聲響。
遠處有兩三個女孩子站在路邊公車站牌下,身背書包,學生模樣,有兩個在頭碰頭地竊竊私語。一輛小轎車駛過來,在站牌處停下,從車上下來一個背書包的男孩子,估計是家長送他去上學的。可我覺得奇怪,那位家長為什麼不把孩子直接送到學校,而是送到這裏再讓孩子打公車去上學呢?
我走過去,立刻便有幾個小孩圍上來,笑嘻嘻地跟我打招呼。我聽不懂德語,但聽得懂孩子們的笑聲。那天真爛漫的笑聲,是那樣友善,那樣感人,讓人難以忘懷。
一輛大巴駛過來,等待在站牌下的孩子們,擁到車門前,立刻便有老師模樣的女士下來組織孩子們上車。孩子們很聽話,便排成一隊有秩序的進到車裏。
我依然站在路邊。大巴開走了,孩子們在車窗前使勁地搖著小手跟我告別,喊著:byby!”。
我依然站在路邊,一直望著大巴慢慢消失在我的視野裏。
忽然,一陣轟鳴聲傳來,轉頭看時,只見一輛拖拉機模樣的機車緩緩開過來。開車的是一位男士,身體格外強壯,這可以從他短袖襯衫上鼓鼓的一疙瘩一疙瘩的肌肉看出來。但我看不出他的年紀,不知道他是中年人還是青年人。對於歐洲人,我只能分辨清老人和小孩,男人和女人,再細分辨,便無能為力了。
不難看出,那輛拖拉機是早上出去做工剛剛回來,拖拉機後面的車廂裏放著幾件農具,那農具上還帶著新鮮的土,車幫上還掛著一縷帶露水的青草呢!
鎮子很小,在小鎮大街上走了不一會兒,便走到村外。
五彩斑斕的朝霞出現在東方,遼闊廣袤的巴伐利亞高原上的薄霧在慢慢消散。我深探索四十 洗腦深呼吸一口清涼甘甜的潮潤的帶著青草芳香的空氣,沁人心脾,更覺神清氣爽。
走回小旅社的時候,只見幾個旅伴正下樓去餐廳用餐,每人手裏托著一個水杯,那是準備在用餐時裝滿開水,以便路上用的。
幾個巴伐利亞人早已坐在餐廳裏,看樣子他們是這裏的常客。見幾個中國人下來,都齊刷刷把目光投過去,莫名奇妙地瞪著眼看,不知是何原故。
導遊走過去,跟那幾個人說了幾句話,突然一陣大笑從那邊傳過來。那笑聲爽朗而且乾脆,正是巴伐利亞人特有的詼諧豪爽的風格。
原來,那幾個巴伐利亞人不明白我們水杯裏泡的茶葉是什麼東西。導遊便“騙”人家說,那是中國人滋陰壯陽的補品,喝了它便會氣宇昂揚,強硬無比,百戰不殆。
太陽升起在地平線上的時候,我們離開美麗靜謐的小鎮,朝著阿爾卑斯山駛去——今天我們要去遊覽新天鵝堡,那是路德維希二世在1869年建造的一座宮殿。
回首望時,只見燦爛晨光照耀下的那一幢幢紅牆藍瓦、白牆紅瓦的小房,正慢慢向後退去,漸漸地便消失在翠綠的原野裏。
忽然想起導遊說過的一句話:“德國南部的巴伐利亞原野是美麗的,而原野上的衍生權證 村莊更美麗,它們是撒落在巴伐利亞高原一顆顆璀璨的珍珠。”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