嫣雨緋落,桃花未央

字体 -

繁華悵落三月天,煙雨清荷難落墨。鶯鳴柳前花未開,渡岸湖中又初雪。一個人的長街蓮燈,一個人的沽橋尋夢;回憶是最饑餓的渴望,難以偽裝的是那離別時臉頰清澈的悲傷。被放逐的路途是沒有歸航的流浪,提筆落下一襲的水墨煙雲;且說著情深卻恨著緣淺,等不到的是故夢的重圓;可我卻等來了一場桃花未央中的嫣然雨落,如果這就是愛情最初的顏色;那麼我願為你在這場煙雨中畫下天涯的海角。可你是否曾知曉過?當一場煙雨落盡滿樹的繁花時,這註定又會是一場花開花落間的寂寥。
晚風習習,微雨清寒;瀟湘的夜雨溫柔的灑在窗前,宛若垂簾縈繞眼眸。癡念著朱砂的點脂,黎明拂曉時分的我依舊伏筆在案前;畫著那一幕幕離別時的哽咽。溫半壺濁酒的餘熱,念一世難以捨棄的流離。是誰的號令?讓我在兵臨城下時潰不成軍,又是誰的六爻梅花?在深夜的天涯染盡了霜華。
故城已寂,月影斑殘;拜月深深寄思念,落墨暖妝是未央。秦淮河畔,花弄影牆;遙看水中的柳暉,好似故人的歌舞月下;微閉雙眼的幻境,輕吹一曲淚引笛;笙歌輾轉的月落,踏影遙指著傾世的悲傷;風中的殘瓣,潰落下一地的桂香;那是你賜予我的永遠,無法拾憶的懦弱;是我不負家國的承諾。眼角處的後知後覺,又是一場陣風陵雨間氾濫。
越過紅塵的阻隔,琴箏下相思卻難解。低眉間的碎語,湮滅了多少的思念?忘川外的繁花千樹,盛開下了多少的等待;卻始終等不來擺渡的nu skin 香港輕舟。遺棄在紅塵中的那一聲輕歎,敲疼著心房的門扉;而此刻的我究竟又是為誰而歌?寫在花箋中悵然心事,寄託在千秋的月光下;用著今生今世的輪回,陪你低吟淺唱。讓那一縷的牽掛,悄悄沁入心扉;願這一夢便是千年。
我曾揚言道苦酒相思不覆愁,可為何如今依舊為她癡守?最怕的是,愛情在吹奏著離別;伊人卻故作著灑脫。再多的等候都會漸漸的化為灰燼,我越來越不敢去回想;那終是浮華夢一場。舊曲續愁腸,何處悲畫扇;紅塵浮生來時意,咫尺天涯也枉然。可這份情,終是難相忘;淚濕了青衫。如若可以相忘,那當初的纏綿悱惻;卻剝盡了今夜的餘熱,流星在我觸摸不到的遠處畫著你的決絕。都說今生的相遇是前世的註定,我念完千年世的符咒;而你卻依舊從我身邊路過。在今夜微涼的淩晨,想要對你說的片言碎語都化為星辰;渲染著宋詞的浪漫,綴滿了桌上的宣紙。有一處的思念只能落在夢裏,而我;願化作夢中鳶尾,在瘦長的月光下為你開下一池的等候。
我褪盡了三千的鉛華,卻還是走不出冬日的靜謐。一路的笙歌婉轉,一路的回首遙望;其實我就站在離你不遠的地方,用著最溫暖優雅美白針的悲傷;對有你在的地方傾訴著舊夢。書不完的淚落墨痕,寫不盡的相思惆悵;那是我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傾淚如雨。

分享博文至:
» 下一篇 煙火禪意,雲水禪心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