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潮往事,淡然相思

字体 -

人生如同白駒過隙,轉眼已至暮年。青春,如同萬馬奔騰般,呼嘯而過,還沒來得及認真感受一番,只餘下遍地 狼藉與落寞,一個人細細默數流年裏的人或事。指間餘香,殘留千年的癡狂與緬懷,在這孤寂蒼茫的深夜,悄然綻放!
我一直是個不易笑的人,因為我覺得沒什麼值得我笑的。
我也一直是個不易哭的人,因為我覺得沒什麼值得我落淚。
看熙熙攘攘的大街,看匆匆行走的路人,他們亦如生命中的過客一般,在這陌生的世界,陌生的地方,留下深深淺淺的一行行腳印,就算被雨水沖刷過,仍然有著抹之不去的印跡,那份沉澱,便叫做回憶。
街角的歡聲笑語,追逐打鬧,再也不屬於如今的我。多年之後,十字路口不經意的回眸,感慨頗多,原來,我一直都是一個人,過著一個人的生活,體會一個人的喜怒哀樂……
歲月如歌。流年裏,花開幾度,生命中的過客換了一批又一批,誰還會記得那些過了期限的諾言,那藍天下幼稚的夢想。許多人的離去沒有留下,生活還在繼續,我呼吸的空氣也一同往日,只是一個人,多了點感傷與懷念罷了。
曾幾何時,久久走不出回憶的陰影,那些銘心難忘的友人,那些刻骨傷痛的往事,成了束縛我許久的枷鎖,曾一度感覺,自己被禁錮在一個黑暗不見光的微創手術角落,看不到絲毫希望;又像是個迷了路的孩子,怎麼找也找不到出口。那心傷,如何撫平。那回憶,又如何淡忘。
一直在想,為什麼不能有固定的朋友,固定的交往,身邊的人,為何那麼匆匆離去,反反復複,患得患失間,終於明瞭,原來這就是人生的必經之路,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我只能按照這個既定的軌跡行走。只是不知,那身在天涯遠方的友人可好,會不會想念?也許,他們正如我一樣,一個人默默的承受所有。或許某天,在熙熙攘攘的大街,我們再次相遇,也許,會有一個疑惑的眼神,也許,我們會心照不宣的相視一笑,裝作不相識,繼續走著各自的A霸數學路。多年之後,誰又記得我?我又還記得誰?
經年依舊,時過境遷。那張泛黃的信箋,記錄著曾經的點點滴滴,再次觸及,已沒有初始的痛心了,我學會了淡然處之,雖不能做到完全遺忘,但至少讓自己能少點痛苦。偶爾,感傷也會蔓延身心,偶爾,也會讓自己如癡如醉的想念,這些不過都是生活的情緒而已,已經深刻的明瞭,我又何必讓自己再次深陷,所以,順其自然……
不知何時,我習慣了孤獨,但我不是寂寞的;孤獨是一種品質,在安靜中反省自己,在痛苦中昇華自己;而寂寞則是內心的收回價空虛,墮落。走過十幾載年華,懂得反思了不少,不會再去拉幫結派的證明自己存在,也不會再去燈紅酒綠的尋求短暫放縱。多一點時間,多一點空間,想著自己的心事。似水年華,戀上的不過是一段過往,一段往事中的某個人。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