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与信广来校长侃加拿大教育

字體 -

  信广来先生的办公室很朴素,会议室内靠窗边有盆绿色的植物,我们依窗而座,窗外很安静,阳光显得特别的透明。

  信先生是今年1月1日出任多伦多大学副校长,并兼任多大士嘉堡分校校长,成为该分校建校40年来第八任校长。我们的专访是从“为什么他们会选择你”这个问题开始的。

 “校董会当时通过一间顾问公司联系我,选择我的原因,我想一方面我长期在大学工作,而另方面,是因为我有大学管理的经验。2000年我出任美国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大学部文学院院长,分管学生事务工作,积累了一定的管理经验吧。”信先生轻描淡写地就将问题回答完毕。

  出生于香港的信广来,能操流利的粤语和英语。他于1972年考人香港大学,读的是数学,75年在港大毕业获得学士学位后通过半工半读继续攻读哲学,79年取得港大硕士学位的同时还取得英国伦敦大学(校外部)哲学学士和硕士学位。之后离开香港远赴英国,在牛津大学攻读哲学研究课程,1982年,信广来转赴美国,于1986年获得美国斯坦福大学哲学博士学位,并在美国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任教哲学,成为国际资深的儒学研究者,成绩骄人。

  作为多伦多大学有史以来的首位华裔校长,信广来的到任,确是华裔社区一件大事。而从他从事高等教育和管理20年的经验看,他是当之无愧的。正如多伦多大学主席Robert J. Birgeneau在欢迎信广来这位新校长时所说的,他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大学教育提倡者。

  对于外界的赞扬,信先生淡然一笑。“资历固然重要,但是关键是实际工作经验。我对大学管理的熟悉,得益于我在柏克莱分校任文学院长的经历。由于负责处理学生业务,所以,对学生的了解,以及对学校管理程序的认识,这些经验对于我今天的工作,都有很大的帮助。”

  不过,对信广来而言,出任多大士嘉堡分校校长一职,面对的是挑战,而不是风光。“正如你们所知道的,士嘉堡分校在设备、科目配置以及图书管理上,都比不上主校,而在经费方面,加拿大和美国相比,差距较大,加上安省在全国十省里又是最少的,这在某种程度上限制了学校的建设和发展。”

  声称“眼前的困难算不了什么”的信广来,谈起未来6年半的任期,显得信心百倍。“其实,士嘉堡分校有很多有利的地方,比如我们有很宽广的校园,发展空间很大,可以很从容地进行规划和整理。比如在不久的将来,新的图书馆,还有科学大楼,以及一个艺术管理大楼等都会接踵而来,我们的实验室也将会添置新的设备,现在我们有学生8200名左右,明年将会上升到9000名,到2006年,学生人数将会突破一万,这个发展速度是相当令人满意的。”

  对于有人认为,士嘉堡分校在教学上比不上多大DOWNTOWN主校,信先生特别解释:“在图书和实验室方面,士嘉堡分校确实不及主校,其他倒是各有特点。比如士嘉堡分校学生体现很鲜明的多族裔组合,彼此间的交流会带来很多新的观念;在教师配备上,比例和主校是相同的,教师还是那些教师,以我个人的感觉,在士嘉堡分校,教师与学生的交流机会会多一些。还有,由于士嘉堡分校是多大唯一一间设有CO-OP课程的学校,目前有20%的学生能获得这样的实习机会,今后我们每年会提高这个比例,目的是使更多的学生在学习中获得相应的专业实习经验,而这是我们学校的特点。”

  在学科添置上,信先生表示,未来将逐步引入一些新学科,以适应社会发展的需求。“在2006年,我们将会开设环境科学的硕士学位课程,一些更新的科学,将会陆续而来。我们不但会拓展我们的教育领域,而且还将拓展高水平的研究和实验领域,目前我们已增设了一名副校长主管这方面的工作,我们投入在研究上的资金也会随之增加6、7百万元,以此提高我们的研究能力。”

  谈到今后的工作设想,信先生如数家珍地介绍道:“目前我们已经完成对整个学校的长远规划,也设立了两名副校长,可以说,计划有了,阵容也具备了,以后的工作,重点是抓本科生的素质教育,即如何让学生在数年的大学教育里,在获得知识的同时,也可获得丰富的大学阅历。这期间包括激活现有的60多个学生组织,打开他们与社区结合的大门,给予他们相应的帮助,增加他们与社会结合的机会。还有,强化学校的研究能力,提高教师和研究人员的研究水平,也是我们所必须致力的。”

  关于学生的质素水平,信先生认为,与20年前他做学生相比,现在的学生不但勤奋,而且知识面广,思路相当清晰,表达也很简练。“如果将中国学生与美加学生作比较,中国学生书读得很好,但在动手能力上,包括团队合作,交换思考等方面要略为逊色,这和大学前的教育有关。就拿美国的学生来说吧,他们在中小学的训练里,考试成绩只占很少的一部分,他们要参加很多社会活动,包括组成团队共同完成的一些课题,这种锻炼是中国学生所缺乏的。所以很多时候,美加的学生,比中国学生的思维和表达要更加活跃。很多移民刚到加国,比较注重孩子的成绩,其实,融入团体比成绩更加重要。”

  对于新移民学生,信先生说:“新移民学生需要的是勇气,一定要大胆与你的同学与老师沟通,不要耽心因文化背景的不同而不敢言论。学好语言有两个方面的意义,一是能交流,还有就是能将你的思想完整表达,这两方面都是十分重要的。要避免走进同一背景的小圈子里,从长远来看,这种满足是一种克制,无利于发展。”

  就目前加拿大大学的体制形式,学生在选择学科方面,怎样才能做到“适合自我”呢?信先生想了一下说:“可能是受前两年IT业大起大落的影响,加拿大学生在选择学科方面,比较注重‘就业倾向’,这点对亚裔学生来说更为明显。比如,现在很多学生倾向于更为实际的工商管理就是一个例子。

 “学生过早确定专业,有好也有不好。在英国,选择大学时就要确定主修科目,这意味着学生在进入大学前就要决定专业,就要定终身;相比之下,在美国,要读两年之后才确定专业,学生可以从容些;而加拿大正好是在英国与美国之间,大学一年后定专业。这几种形式都各有利弊,相对来说,加拿大这种模式比较适合学生的需求。学生可以在进入大学第一年通过接触不同的学科,找到适合自己发展的方向,而不用如美国那样要等候两年才知道未来的路。

  当然,大学四年的课程是打基础的过程,无论选择什么专业,扎实的基础训练才是最重要的。一个人要成就哪方面的事业,选择是个因素,但不是最重要的因素。不要急于刻求专业,邀充分利用学校的空间,发挥自己的潜能,只有努力与勤奋,才是必要的。”

  谈到从美国到加拿大工作,信先生说经过8个多月的适应,目前他已喜欢上多伦多了。“这里华人社区活动搞得特别好,内容很丰富,关怀面很广,是美国很多城市所没有的。我特别欣赏作为多族裔的国家,加拿大社会那种彼此尊重的气氛,这种气氛同样也带到我们的学校。”信先生说他的工作开展很顺利,同事间相当合作。“未来的六年多,我将会与他们一起努力,我们有时间,也有条件,而且还有信心。”信广来先生在与记者握别时这样说。

                        2004年08月12日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人物专访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