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关心妍:心安理得

字體 -

 《心安理得》是关心妍第一只专辑里的歌。

  那天和Jade约好在喜来登酒店的大堂相见,她穿着一件红白条相间如

  蝴蝶服的时装,那种宽松随意的样子,让我想起了这首歌。

  我们见面后在沙发上落座。此时室外的夏意很浓,油绿绿的树荫,平缓的草坪散着清香,一季生机。

  Jade问:“等很久了吗?真是对不起。“

 “没什么,理解的。”

  Jade听我这么说,就看着我很开心地笑着。“其实,回到加拿大已经是很轻松了,可以很自由,比如可以到处走走,不像香港。”

  Jade笑的样子仍旧是很恬静。

 “经常回来吗?”

 “不。这一年多来很忙,要出碟,要参加各种演出,很多很多的事情。”

 “这是好事情吧。”

 “当然。”Jade捋了一下长长的头发后,眨着黑亮的眼睛,那种气质很有“星”味。

 “你是哪年离开的?”

 “99年。”

 “哦,那年你刚获得‘加拿大全球华人新秀大赛温哥华选拔赛’冠军吧,记得之后你在上海总决赛时平《脸》夺得最具潜质奖,然后很长时间都没有你的消息了。那段时间一直在香港吗?”

 “在香港。” Jade点了点头,想说什么,却没说什么。

 “在香港干什么呢?”

 “等待。”Jade有些恍惚地回忆道:“记得当时决定回香港发展时,一些相熟的朋友对我说,你要等一个好漫长的时间等待机会,也许这辈子就这样等下去,如果你没有这种心理准备,不如回加拿大。”

 “你等了几年?”

 “三年吧。”    “那三年都在干些什么?”

 “说的好听些是不断地充实自己。说得不好听,就是不断地和自己比耐心。”Jade说到这里忍不住叹了口气“其实我每年都有两次产生要退出的想法,那种失落感很强烈。我今年24岁了,你想,我花了3年时间去等待,那是人生最青春的年龄,说很自信那是假的,自己也有心虚的时候,能够将我拉住的,是音乐。音乐不让我放弃。”

 “如今回过头来看,这样的等待是否值得?”

 “呵呵,等到了,就算值吧。不过,那三年我没有白过。音乐给了我很多的快乐。每天早上我都会很用心地去弹琴写歌和练声。感觉里我相信只要我将每件事做得最好,机会一定有的。

 “其实,三年的时间换来今天的成绩,我算很幸运的了。做为一个歌手,最盼求的是什么?出碟。在‘红馆’开个唱。碟我已经出了3只,‘个唱’会在明年举行,30岁前我能做到这些,很满足了。”

 “30岁前完成了歌手的梦后,30岁以后准备做什么?继续当歌手?”

 “肯定不会做歌手。一直以来,我觉得自己个性里从商的潜质不亚于唱歌。”Jade讲到这里很自信地笑了起来“30岁以后从商是我另一个梦,其实以后的路怎么走,真的很难说。我能做的,是尽心和尽力。”

 “三只专辑里,最喜欢哪一只呢?”

 “都喜欢的。三只专辑诉求各不相同。Jade-1比较刻苦于唱功;Jade-2比较刻求于歌曲,里面除了有我作曲作词的《蜻蜓》外,还有我和梁芷珊合作的《辛苦大家》;到了出第三只专辑《關心…心妍》时,我致力的,是表现歌的主题。第一主打歌《優先訂座》是一首悲情作品,我在其中演绎了一位狠心第三者的角色,风格上比以往成熟了很多。另一首主打歌是《關心…心妍》作曲和填词都是我,我想这应是我入行以来最满意的作品吧。”

 “去年是你最风光一年了,你基本上囊括了全香港各大小音乐颁奖典礼的新人奖项,象第25届十大中文金曲最有前途新人金奖、十大劲歌金曲最受欢迎女新人金奖、叱咤乐坛新力军歌手金奖和新城劲爆新登场金歌手等,事业上的成功,对你生活有没有带来一些负极的影响,比如感情……”

 “感情目前为零。报纸上很多这个那个的绯闻,都是记者自己揣度出来的。我不是不渴望感情,我正青春年少,没可能不渴望爱情的。不过,你想想,我付出了生命最美好的21,22,23岁换来今天这样的局面,我会不珍惜吗?作为一个歌手,她的艺术生命很短的,特别是在香港这样的环境里,新人辈出,你稍有松懈,就一落千丈。

 “一个歌手,她放在音乐的时间太多了,多到她无法滕出多余的时间来照顾感情,所以,感情和音乐,只能挑选一样,我在30岁以前,一定是选择音乐。”

 “有时候被媒体八卦,会不会很委屈?”     “当然会,不过现在好多了,学会谅解。”Jade将目光看着窗外草坪,庭前有两只松鼠,一大一小正在阳光里玩耍。“其实怎么写我都无所谓的,但我真的不希望媒体将注意力放在我家人身上。那天我看见报纸乱写妈咪,我真的很难过,我抱着她只会哭,妈咪见了反过来安慰我,其实,我知道妈咪内心也是伤的。”

 “在你成长的道路中,除了呢妈咪,还有哪个歌手对你影响最大?”见Jade讲到妈咪对她的支持时声音有些嘶哑,我顺势将话题引开。

 “男歌手是张学友,女歌手是林忆莲。”Jade讲到林忆莲时很兴奋。“林忆莲对音乐的感觉是天生的,她一直很稳步地向前走着,这么多年了,出一只碟,就看到她的努力,以及进步,这是很难得的。”

 “如果—-”我在和Jade握别时说“有一天你真的离开乐坛,你会选择在香港抑或加拿大居住呢?”

 “我很喜欢加拿大,这是个很适合安居的地方。不过,我真的说不准选择在哪里居住。”Jade有些调皮地对着我微笑道:“我会选择我生命的‘他’愿意居住的地方”。

  Jade这么说的时候,我感受到一股青春的气息,从她的笑容里漾来。

                            2003年8月5日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人物专访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