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叶子青:从不羁到成熟

字體 -

                     姓命:叶子青                      职业:新时代电视传媒人                      生日:九月十一日                      星座:处女座                      颜色:黄、绿、紫                      喜爱:Pizza、寿司、越南粉、红酒

  叶子青说,就在这里聊吧。

  此时是下午的3点钟,阳光很好,我们在街边找了张烧烤桌子,她坐在我 的对面,一缕阳光懒洋洋地透过树叶的间隙投在她眼眸里,柔和中闪著妩媚。

  我很喜欢北美这样的天气,也喜欢这样在街边坐著,可以什么都不想,很安静地任风吹过,看车看人看街景。

  所以,你不喜欢留在香港?

  是的。她仰起头微笑著,夏风拂著她带有紫色也有棕红也有金黄的头发,一个很开心很单纯也很具个性的形象就这样进入我的视觉。

  香港不是不好,我只是说,不适合我。

  那什么是适合你的呢?

  我是个很纯粹的人,性格上很不羁,喜欢骑马,喜欢坐在街边听音乐,最好还有杯略甜的酒,和干草在太阳下散出淡淡的香味。当然我还会选择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在一起。

  不喜欢香港是因为人太多,很拥挤,加上无尽了的应酬,那种环境,由不得你选择,慢慢就会加入到追逐名利的队列里去,一生不得安宁。

  叶子青讲完这番话后,目光从远际的天空收回,她双眸凝对著我,一付很 心安理得的样子。

  你什么时候来加拿大的?

  16岁。那时读完中5,过来读OAC,大学读的是哲学。

  噢,我倒吸了口气。也许是想当然,我没有将一个出身明星家庭,当过艺员、DJ、一直从事传媒工作,而今是新时代电视助理攻关经理的她,和一个哲学家联系起来。

  很奇怪吧?她有些见腆地笑了笑,然后带我进入往事的回忆。那时很年轻,正如你所知道的,我父母很早就离异,读OAC时面临选择专业,DADDY希望我读法律,这是我们最根本的分歧。

  其实,原来我也觉得读法律是最好的选择。只是后来接触到一些做律师的朋友,觉得律师工作不如外人所想象的那样。比如接到一个案子,首先要在良心上作个判断,因为律师接案子也是在做生意。可以秉公办事也可以秉“金”办事,你总要作个选择,逃避不了的,如果一行差踏错,将会终身负罪。加上律师工作很琐碎,像搜证,仔细得不得了,我了解自己的性格,这不是我喜欢的, 所以我拒绝学法律。

  由此你和父亲产生隔阂?

  她沉吟了一下,点了点头。DADDY是个性格很倔强的人,他认定一条路,就会走下去。那时他不理解我向往的传媒工作是什么,认为我在作明星梦,因为我MAMMY本身就是明星,他当然知道明星是个什么概念。DADDY说,如果你放弃读法律,就不要用我1分钱。他觉得他只有这样才可以逼我屈服,只是,他忽略了一个事实:我的性格也继承了他倔强的基因。

  叶子青讲到这里很轻松地笑了笑。

  后来我按照我的意愿选择专业,真搬出去了。

  开始很艰难,那时我好好胜,觉得自己既然有胆量搬出来,就不能输。我租的是一间设施很不错的CONDO,要1000多元月租,那时算很贵了,加上学 费和生活费,只有靠打工来维持。有一年经济有问题,我被迫停学。那段日子很锻炼我,起码让我对自己的能力有个了解,迫使我去吃些苦。我从早上9点 多做到深夜3点,白天在电话公司上班,晚上去打碟,好拼命地赚钱。生活虽然辛苦,不过好开心,因为我看到了自信。

  我当然也知道租间便宜点的房屋负担会轻松些,不过或许我自小就目睹了“家”的破裂,所以我内心一直很渴望自己拥有个完整的家。我搬出来后抱着输不得的心理,租最好的房屋,作最好的装修,购置所有属於家的设备和物品,这种习惯至今没有改变。因为我觉得在外面吃再多的苦都无所谓,只要当我回家一打开家门,一个温馨随意,可以让我放松而无顾忌的环境容纳了我,我就会忘记一切不开心的事情,会感受生活。

  如今回过头看,有没有抱怨父亲这种固执?

  没有。应该说对他更理解了。他这么做100%是为我好,如果当年我真的 选择了法律,或许在名利方面我会比现在更出色。只不过,我的性格就是这样,我喜欢做的事情,一定会去尝试,那怕是输,只要输得起就够了。

  传媒工作是我至爱,我觉得我的选择没错。

  我是97年入行的,喜欢做传媒是因为我真正认识到后的深远意义。其实在16岁那年放弃读法律而决意走传媒这条路,我就很清晰自己要做 些什么事情。我从没有幻想过要做明星,我知道做明星是什么滋味,很小的时候别人说这个女孩是李司祺的女儿,我就觉得有负担。

  传媒人和明星的意义是不同的。我曾经这样告诫过自己,身为一个传媒人,最重要的是要有公德心。因为传媒人的一举一动,都会受到公众的注视。对同 一件事情的看法,传媒人说出的话,比平常人的影响性要高很多。而且,传媒人在面对公众时,他的责任是要带领公众从似是而非的灰色地带走出来,给人一个关于公理的清晰概念,这就要求他对真实的现象,比别人认识得更深更透切。律师是对一个人,一件事负责;传媒人是对整个社会负责。它的努力代表 著社会正义力量的凝聚,因此传媒人所肩负的责任,不比律师少,这是最让我感受崇高,也是我最为其意义所感染的。至今,我一直很自豪的是我朝著这个方向坚定地向前走著,从不后悔。

  我的个性是很独特。在很多人眼里,叶子青是个好“寸”(嚣张)、喜欢“蒲”(泡)夜店、没什么思想的人。

  你会因此而委屈?

  倒不是。她眯起眼看著天空,声音仿佛从很悠远的云端飘过来。我很清楚自己,其实我是喜欢玩,但不会乱玩。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个性很随和的, 所以我有很多朋友。大家都知道我的性格很真,从不会去伤害别人。讲个故事给你听,99年新秀歌唱决赛那晚我任大会主持,那天我很早就换好了衣服,其时我的PARTNER说她还没换好衣服,让我等她一下,这样我就在化妆间里等她,结果我们都误了场,监督那晚到处找不到我们,因为是直播,很无奈,只好拖广告。那天我错得很委屈。做大SHOW容不得丝毫的错,我当然也有解释的理由,不过,事后我觉得没有任何理由去埋怨任何人。本来我有很多选择可以杜绝出错的,譬如我应婉拒等她,譬如我应该先出去报到再回来陪她……既然我没有这么做,我就不能责怪别人。我就是这样的人,任何时刻,我会替别人著想。

  当然,这也有个成熟的过程。刚入行时血气方刚些,做事情很认真,不懂得婉转,看到同事所做的不是我所要求的,就会很直率地指出来,这样的率性 不是不好,但不是每个人都接受。慢慢地,我学会从另角度看问题,学会原谅别人。毕竟每个人的个性和特点都不同,总不能要别人都按照你的方式来做事情。

  结婚前MAMMY请林以诺牧师为我作了个心理咨询的辅导,我要在一个试卷上回答很多问题,结果是我的应答、表达和理解能力分好高,牧师说这么高分的人是他从没遇见过的,知道这个结果后我就想,原来我的理解和表达能力和别人有很大的不同,如此我不应该抱怨我的合作者,因为彼此个性都很独特,更需要和谐的沟通。如今我做事情就很顺,因为我学会了解别人的特点,学会尊重和接受别人,生活中我也是这样对待我的朋友。

  说我喜欢“蒲”夜店是想当然啦。这里有两个原因,一个可能我是艺人, 又是明星家庭出身,人们对我的印象是先入为主;再有,我很喜欢为自己设计 各种不同的形象,像现在,我就染了紫色的头发,大家会想,叶子青是个很新的人类,自然就会按照新新人类来揣摩我,其实我不喜欢“蒲”,真的一点都不喜欢,从不会“蒲”夜店。

  喝酒我喜欢,不过不是“劈”酒的那种。

  我对红酒有种特别的迷恋,我现在正在学习调酒,那是一种很有品味的文化。我和HERMAN经常约些朋友在一起聚会,大家品著红酒,学做些法国菜式,讲出彼此品红的心得和体会。我还喜欢,比如冬天,外面飘著雪,我倦缩在颜色很好很柔和的棉被里,点一火香蜡,一杯红酒,一本自己心爱的书,直到微醺,甜甜入梦……

  我笑著对她点了点头说,理解的。

  有个问题没法回避,我知道你和你MAMMY曾经误解很深,真正和好也是 近年的事情,你能和我讲到什么程度呢?

  不是我不想讲,而是没有必要。不仅因为这里涉及的人和事太多,而且都走过去了,再回过头来喋喋不休,没有必要。

  也许那时年纪小,以前觉得是很大的事情,现在看却不是什么大事。加上 那时候道听旁说的话太多,自己不懂得去分析;如今成熟了,一是懂得分辨,再有是学会理解,所以心胸宽广了,也知道什么样的情感,该是要珍惜的。

  现在和DADDY、MAMMY的感情都很好,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好,这是我最 开心最珍贵的。

  这些天我翻看了你MAMMY的一些采访,发现她每次谈起你,总流露出她的耽心,期待你能和HERMAN白头到老。我总有种感觉,你MAMMY好象最不 放心的就是你以后的生活,害怕看见你们婚姻的不稳定性,不知你感觉到没有?

  我想,MAMMY经历过失败的婚姻,自然内心有阴影,她这么想是很正常的。

  你对你所选择的这条感情路很自信?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她轻轻地将眼睑低垂,片刻,她抬起头泯了一下嘴,声音很轻柔地说,我再讲个故事给你听吧。

  据说柏拉图的学生问柏拉图,什么是爱情呢?柏拉图听了就将这个学生带到一片麦田对他说,现在你往前走,不要回头,你去挑一棵最好的麦穗给我,这个学生听了就走进麦田,走几步,看见一棵盈满麦粒的麦穗,刚想取下来,忽然发现前方还有棵更好的麦穗,就放弃了第一棵往前走,到了那棵更好的麦穗面前,他发现更远处还有棵更更好的,如此往前走啊走啊,到他走出了麦田, 手上一棵麦穗都没取到。柏拉图见了就问他,你没有采摘到最好的麦穗?学生说,我刚看见好的,发现还有比那更好的,所以我没办法判断,柏拉图听了微笑著说“这就是爱情了!”

  学生在得到关于爱情的答案的时候,就问柏拉图,那么什么是婚姻?柏拉图听了就把这个学生带到一片松树林说,现在你进去给我取一棵最好的松树出来,学生因为有了麦田的经验,进去看见第一棵合眼缘的松树,就毫不犹豫地取出来“噫,你这次怎么会那么快就决定了呢?”学生听了告诉老师“我知道如果我挑下去永远都会没有结果的,所以当我遇见第一棵入眼缘的松树时,我就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它。”柏拉图很赞同地说:“这就是婚姻了!”我想说,叶子青在采访结束时对我说:“我知道这世界上可能有很多比HERMAN要好的人,但只有他,无论在爱情在婚姻都是我的第一选择,这是我最幸运,也是我最珍惜的。所以,我想在婚姻和情感上,MAMMY完全可放心的,今生有 HERMAN爱我,足够了。”  

  叶子青说完后站起来,我们在清凉的树荫下向“新时代电视”走去,到了电视台门口,她停下脚步侧著头很开心地对着我微笑,眼看时间不早,我们道了别。然后我看见她很轻盈很开心地转身,那刻我在想:一个在单亲家庭成长起来的孩子,能从阴影中走出来并且爱得坦然自信,这应是种很难能的成熟吧?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人物专访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