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周露:人总要慢慢地长大

字體 -

  周露那天与我相约在万锦市MAIN街的GO TRAIN火车站见面,因为是黄昏,街上很少人,站在GO TRAIN火车站那幢白色小屋前的周露,身后是长长的路轨,这种景致犹似一幅油画,所不同的,是她的笑容,轻轻淡淡,温婉宁静。

  周露说,每天早上她会从这里乘坐GO TRAIN到DOWNTOWN的CBC电台上班。如果不用加班,下班后再乘坐同一列火车回家,风雨不改。

  我问周露,每天经历两条路轨从自己脚下向前伸延,这种感觉很煽情,有没有想家?周露想都不想地回答我:没有。或许是因为我在这里有一个完整的家的缘故。之后她这样补充道。

  周露所说的完整的家,是指她丈夫BRIAN,还有她BRIAN背后一个完整的大家庭。

 “我是幸运的。”周露后来与我相对在七号公路一间不怎么显眼的寿司店时这么说。“一个女人,虽然有权选择她自己所喜爱的男人作丈夫,却无法选择这个男人背后的家庭。但BRIAN背后的那个家却让我开心和幸福。

 “我婆婆是个很有教养,很温和,气质也很好的人,他们一家居住在哈里法斯。去年秋天,我们回哈里法斯度假并参加小侄子的洗礼,那天仪式结束后,不善言辞的她很紧张地走到主礼的位置,双手交叠置在胸前,对着行将离开的众人说,我想请大家留步,原因是我的儿媳妇刚刚加入加拿大国籍,我期待大家能与我一道,将我们的祝福一起送给她,祝愿她今后开心、安康,后来回到家里,BRIAN的姐姐忽然从雪柜里拿出一个他们自己亲手做的蛋糕,全家人围着我一起唱《O CANADA》,这一切真的令我泫然。”

  周露说到这里沉默了片刻,之后很感慨地告诉我:“亲情与爱情,谈不上哪个重要哪个可以忽略,因为有BRIAN,我不会为远离故土而孤独寂寞。但当我在2003年回广州见到父母和妹妹,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想念他们。”

  对于每个移民来说,出国首先要过的是与亲人道别这一关,周露说她也不例外。

 “离家那天,我,爸爸,妈妈,还有妹妹四人一起走出家门 , 汽车开动时,回过头,灰蒙的黄沙中,父亲似是苍老似是无助似是孤单的身影一下子触痛了我,这个画面一辈子都挥不去,好多年后我都会常常想起这个画面,它所凝结的大概就是所谓的乡愁,还有父母在不远游的无奈。

 “而最令我难过的,是当我与妹妹到了机场后忽然看见母亲在大厅里焦灼地来回跑着,原来她将我送走后无法安静下来,于是再叫了辆出租车,追到机场来。

 “如果你在机场,看见自己的母亲为了能送上你失神地在大厅里来回奔跑,你会怎么想?我妈妈是个很刚强的女性,从小到大,我从没见过她哭,但那天,当我走出闸口再回头时,看见她紧依在妹妹身边哭了……”

  从外表看,担任多伦多CBC电台“都市早晨”METRO MORNING 节目制作人的周露属于那种冷静得有点“酷”的女孩,但如今当我们讲起出国,讲起遥远的广州,她却表现出相当的感性,令我不敢正视她温润的双眸。

  1996年,取得大学英文学士学位的周露进入珠江经济台担任“音乐阳光路”栏目的主持,其时的广州,正是中国流行音乐创作的中心,而珠江经济台的音乐节目,更成为一档品位相当高的名牌。时隔多年,周露讲起在珠江台工作的那些日子,仍深有感触地说:“那些日子如握在手中的阳光,美好,热烈,由不得你仔细欣赏,瞬间即逝。”

  到了1998年,一间法国传媒公司与当地电台合作推出一档高质素的节目JOYFM ,主要是介绍欧美流行音乐,周露良好的语言与音乐培养,使她有了这样一个机会,人生的这次机遇对她来说是开心而快乐的,因为介绍欧美音乐一直为她所热衷”。

  按照习惯性思维所推断,浸淫于英语文学与欧美音乐的周露,以后的出国,以及与BRIAN的结合似是顺理成章,但周露说,她不是因此而选择出国的。“我在做JOYFM前就递交了移民申请,到认识BRIAN时我的移民申请就已获得批准。决定离开广州,完全是一种情绪所致。

 “也许我的路太顺利了,所谓的辉煌,所谓的成功,其实只需付出60%的努力,得来太容易,自然也不会珍惜。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很迷茫,生活没有一个轴心,似是跌入一种无欲无求的失重中,不知道自己今天在干什么,也不清楚自己的明天会是什么。有好多次,我从天河的家步行回电台,置身于这个车来车往的繁华都市,显得很浮躁。到了夜晚,我会在卡拉OK里玩到精疲力竭,回家后躺在床上,迷迷糊糊间,孤独莫名。如果不是遇到BRIAN,我想我会逃得更快。”

  每个人的心态历程,都象是一本书,作者是自己,读者也是自己。周露的许多心境,或许不是每个人都懂。能懂的,是她的情感故事。

  1999年的夏天,一位来自加拿大、在广州一间美国公司工作的男孩在她生命中出现,缘分由此种下。到了2000年的春节前夕,周露终究敌不过BRIAN的诚意,同意带他回家见家长。“记得那天是大年三十,我对父亲说会带我的男朋友回家吃饺子,他问我男朋友是哪里人,我想了一下告诉他是‘东北’人,这不是骗他,加拿大确实在东北方向。”周露说到这里“哧哧”地笑了起来。“到了傍晚,我带BRIAN回家,父母开门后都呆住了,后来吃完饭,BRIAN与妹妹在客厅里聊天,他们就在饭桌上审问我,无非都是怎么认识之类的。我父母都是知识分子,他们只是觉得忽然,并没有反对,我与BRIAN的关系由此得以确认。”

  BRIAN的出现改变了周露的生活轨迹,很快她就辞掉所有的工作,随BRIAN到了上海。谈起这段生活的改变,周露说,表面上大家都觉得我是个为了事业会放弃一切的人,其实,在当时的情况下, 事业与感情相比,我更在乎后者。

  周露在上海住了近一年,这样悠闲的日子对她来说有些不甘。“有天我撑着一把雨伞走在街中,看见磅礴大雨倾盆而下,站在伞下的世界,感觉与伞外的世界很抗拒,心情顿即跌落到谷底。我知道,我不能这样生活下去,我应该融入到一个有意义的生活内容中去。

  这一年的秋天,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令周露生活再次发生改变,这就是BRIAN的求婚。这是十月,一个北京最美丽的季节,他们到了长城,爬过很长很陡的城墙,背对凤吹草低见牛羊的塞外风情,BRIAN在周露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形下忽然跪在他的所爱面前正式求婚,此举令周露相当感动,同年的冬天,完成订婚仪式后的周露终向上海挥手道别,开始了她的“东北”行,从温哥华到多伦多一路走来,他们最终将家安在了这个城市,周露也因此而成为本地主流电台CBC唯一一名在中国土生土长的华裔节目制作人。

 “Metro Monring” 是多伦多收听率最高的早晨节目,每天早上两个半小时的节目是以当天时事新闻为主线,作为制作人,这项工作是周露所喜爱敬重的,是一件被她称为真正有意义的事业,而不象以往所做的,仅是职业。当然,周露的这一岗位上干得相当出色。

  去年十月,周露因报导九岁女童“张东岳被掳案”获得一项世界性新闻大奖 ――GABRIEL AWARD “最佳短片新闻报导奖”。

  在美国好莱坞,周露站上了领奖台,台下有世界上最优秀的同行,当然也有她的丈夫BRIAN。周露说当时内心感受相当复杂,一方面她为自己作为唯一一位华人得到这个奖项而感动;另方面她也为张东岳小朋友的离去而悲伤。“我什么话都说不出,只有泪水。那个逝去的弱小生命已与我的今生重叠,这辈子都不可能分开。这个奖,与其是对我工作的褒奖,不如说是对这个小女孩的怀念。”

  作为一名媒体从业员,周露理应是客观而冷静的,但事实上她并不能完全做到。一切正如她所说的:“决定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不是你的能力和选择;但生活的色彩,你是可以选择,也应该拥有。”

  周露是快乐的,因为她懂得欣赏自己所拥有的,以及将要拥有的。

                              2005年4月29日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人物专访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