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多伦多见证理想

字體 -

  笔者在写作开始,曾想给“夹Band一个准确的中文定义,但推敲来推敲去,始终找不到一个准确的词儿,比“夹Band”要更有力量。这恐怕是许冠杰的原因,长头发,喇叭裤,一把吉他,歌神在七十年代,就是一副“一班 Good Friend ,我地夹 Band”的Band仔形象,当然还有那首《潮流兴夹Band》。

 “夹Band”应该是很多年前的事情,假如今日你身处香港,你对朋友说:“潮流兴夹Band”,一定会引来“嘘”声阵阵,因为讲夹BAND,岂是“依家” (现在)的事呢,香港人讲起夹Band,可以从许冠杰讲起,然后是温拿五虎,再之后就是Beyond、太极、达明一派、草蜢一路走来。

  经历过七、八十年代的年轻人,就算没有亲身夹过Band,但一定亦曾有过为Band狂热的日子,当然,那是在过去,是在香港。

  但如今在多伦多,一队来自中国、香港、泰国以及加拿大本土华裔青年组成的Band队――SPARK摇滚乐队,将于6月11日在北约克1133 Leslie Street的韩国文化交流中心(Korean Canadian Cultural Association )登陆。据SPARK乐队创立人、乐队主音歌手以及词曲作者Blur Wu介绍,这次晚会是继去年三次举办音乐会后的新尝试。晚会现在定名为“Summer Spark(激夏)大型摇滚音乐会”,顾名思义,就是与一般的音乐会有所不同,台上台下都是这场音乐会的表演者,加上乐队邀请了本地出色的年轻华裔创作女歌手木兰(Moulann),美少女歌手宇琨为演出嘉宾,还有活力四射的约克女生三人演唱组以及街舞组合共同演出,相信,2005年这个夏季之夜,将会给所有参加晚会的朋友,留下鲜明的记忆。”

                          为了音乐,他们走到一起来

  Blur Wu中文名叫吴宁东,2002年从广州移民多伦多,之前是广州活跃的地下乐队组织者,在国内曾在电台,唱片公司,琴行担任策划工作,拥有超过10年演唱会策划经验。

  Blur告诉笔者,刚移民加拿大的时候,感到很“闷”,每天除了打工,基本没有任何娱乐生活。他还记得自己第一份工是在大统华,那时他是早期的第一批员工。操粤语的Blur后来遇到一班香港人,这使他如鱼找到了水。“至今我很感激那班朋友,在我最沉闷的时候,他们用音乐向我召唤。”

  贝司手阿Paul来自中国四川,他现在是电子工程师。与Blur一样,阿Paul有着很多年的“夹Band”史。“八十年代初,那时大学刚毕业,我曾萌发过将这当成职业,跑过成都,也跑过杭州,跌跌撞撞一番之后,发现靠音乐吃饭很难。印象最深的,是每天晚上骑着自行车,从城市的这个角落到另个角落去演出,一晚上伴奏好几次《爱你一万年》”。

  阿Paul移民加拿大后,在香港人组织的一次聚会中与Blur相遇,这两个人后来创立了SPARK摇滚乐队。可以这样说,没有他们,就没有6月11日的“激夏之夜。”

  长得很酷的Jack,一副墨镜,很具键盘手的风范。他毕业于上海师大音乐学院,有20年古典钢琴科班基础,专长即兴伴奏和器乐编配,在国内曾在多家制作公司担任配器制作,同时也在上海的各大酒吧担任乐队键盘手。“刚来加拿大,觉得一下子失去了音乐,那种滋味确实不好受,后来遇到了Blur他们,一下子感觉天空晴朗了,生活有意思多了。”

  Jack目前正在苦读英文,目标是进入约克大学继续深造。

  与Jack相反的,是Richard的秀气与腼腆。这位从小热爱音乐,立志要做一个录音师的结他好手,喜欢写歌作曲的他,在舞台上,却是一派王者风范。

  Tommy是乐队的鼓手,他毕业于约克大学音乐系,主修爵士鼓,他出没在许多西人Band,对于不同风格的音乐形式,他可谓驾轻就熟。

  就读于怀尔逊大学通讯卫星专业的漂亮女孩宇琨今年只有19岁,她自幼随父母移民加国,对于能加入SPARK摇滚乐队演唱,她说这是件很开心的事情。明星梦是许多年轻女孩所热切盼望的。宇琨说:“我不会将唱歌当职业,但是,我会将唱歌当着生活来享受。”

  关于2005年“Summer Spark(激夏)大型摇滚音乐会”,有一个人不得不谈,这就是木兰。

  三岁移民随父母从台湾移民加国的木兰告诉笔者:“我是夹在东西文化的夹缝中成长起来的,15岁以前,我从来没有听过流行音乐。

 “我的父亲出生在日本,他在台湾长大,我妈妈是台湾人,我自小在很传统的音乐训练里长大。记得是15岁那年,第一次和台湾的朋友去唱卡拉OK,齐秦的《不让我的眼泪陪我过夜》一下子吸引了我,从此以后,我发现在我的音乐灵感中,其实存在着很普遍的中国元素在内。”

  作为是次晚会的演出嘉宾,木兰将会自弹自唱多首创作歌曲。这位毕业于约克大学音乐系的音乐人,具有很好的音乐理解力,无论是唱功,还是创造能力,她在好多个西人Band队中客串,获得相当出色的评价。

  在五月第一个周末的夜晚,刚刚排练完毕的SPARK乐队成员围坐在火锅旁,向笔者讲述着他们的故事,他们的话语中除了有兴奋和期待外,最重要的,是开心。

                          夹Band是种文化

  夹band文化,首先体现在两种不同的元素组合,其一是音乐,其二是个人潜能的发挥,两者缺一不可。当然,夹band最需要的是舞台,以及观众。

  夹band在香港起步较早,除了香港得天独厚地承受着海外文化与传统文化的冲击外,另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在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由许冠杰牵头的,开创粤语流行音乐潮流运动,给香港歌坛注入了一股新潮流,新空气。夹Band,这种原本属于高雅的艺术形式,已成为草根阶层宣泄情感,联络友情的联系。正如许冠杰的歌里所唱的:“成队Band 依家High左跳上架 Van,旺角唱到北角再落九龙城,你地个个要合作,咪撂臭鸡蛋猛定,同队Band个个握手,我地朋友做成……”是七十年代香港夹Band文化的最好体现。

  当然,七十年代的夹Band文化里,并非只有许冠杰一人风骚,组建于1969年的Loosers(失败者),在香港夹Band文化里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该乐队于1973年重组,定名为Wynners,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温拿乐队,其中以谭咏麟(主音)及钟镇涛(主音兼电子键琴手)、彭健新(电结他)、叶智强(低音电结他)和陈友(鼓手)作乐队的最终班底,于1974到1978年间,共出了10张大碟,一时间红遍整个东南亚。1978年,钟镇涛转向台湾发展,温拿遂解散,而温拿五虎,今天仍旧是娱乐圈举足轻重的大哥级人物。

  讲到夹Band,不得不提BEYOND。BEYOND在香港乐队中的成就仅次于达明一派,成立于1985年的达明一派,可以说是香港华语歌坛上最杰出的组合,基本上是由刘以达作曲,黄耀明演唱,达明的歌曲追求意境和社会意味,在香港顶尖的词作者和先锋人士的帮助下,演绎了至今仍被人誉为前卫的音乐。当然,严格来说,达明一派只属于组合的范畴,成立于1983年的BEYOND乐队,其成员也几度易人,直至最终由黄家驹(主音及吉他手),黄家强(贝斯手),黄贯中(吉他手),叶世荣(鼓手)组成了固定的乐队。乐队起先一直在地下活动,直到1989年才一举成名并打入主流乐坛,1993年,黄家驹在日本演出中意外死忘,1999年,BEYOND三人组随之解散。

  以笔者的认识,BEYOND乐队在香港夹Band文化中,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在Band的音乐作品中,一改以往颓废而没落的风气,高昂的理想精神,真正体现夹Band文化所表现的文化精神。

  正如我们前面所说的,六、七十年代,香港流行音乐风气的转变,正是由一班夹Band的朋友带动,再经过许冠杰的鼓动,推波助澜,走向顶尖。但可惜的是,在香港的大众文化中,这种值得尊敬的“音乐”元素未得到应有的尊重,很多Band队最终沦落为夜总会的伴奏乐队,而到了八十年代,偶像歌手的出现,乐队更成为偶像身后的配角。

  BEYOND的出现,代表着乐队从阴暗的角落走到前台,成为音乐的主角。《再见理像》这首BEYOND早期的歌曲,被称之为BEYOND乐队的宣言。对此,黄家驹与黄贯中在1989年接受《结他 & Players》的访问时说“《再见理想》是作为向香港旧一辈乐人的致敬之作。”

  BEYOND相当清晰他们的追求以及定位,从1986年的《再见理想》至1993年的《海阔天空》,BEYOND 的“理想”从未放弃,这种视俗为仇的精神,正是夹Band文化的精髓。

  当然,BEYOND的理想并非孤立,八十年代开始是个热闹的年代,在中国大陆,从原生代的“唐朝”、“黑豹”,到次生代的“指南针”、“轮回”以及新生代的“花儿”、“羽·泉”,他们不仅是中国摇滚各个层面的代表,更重要的是带动以及活跃了中国大陆众多的不知名的乐队,培养了一代又一代音乐人。

                          2005见证:多伦多理想

  假若我们将多伦多与香港放在同一层面去作类比的话,那么,今日的多伦多,犹如八十年代初期的香港,SPARK摇滚乐队所要做的,正是当年BEYOND所做的。

  谈到在多伦多组Band,Blur Wu坦言,华人Band队由于受经费、舞台、演出机会等因素的制约,空间相对狭窄。

  据Blur介绍:在多伦多,早在十多二十年前,就有香港人开始玩Band,相信是早期一些香港娱乐音乐界人士,或者是音乐爱好者,在八十年代中移民加国,他们原本有一定的积储,经济条件很好,所以玩得起,且水平相当高。

  Blur说,他曾到过几个香港朋友家里,他们将地库装修起来,各种乐器齐全,设备相当专业,这不是简单花几万元就可以搞出来的。

  过往我们看过多伦多许多戏曲“发烧友”,他们将地库装修成活动室,每晚有不同的客源聚会,有师父演奏,唱戏者每唱一曲需交纳数元,一晚下来,谈不上赚多少钱,但起码不会蚀本。

  但玩Band的人就没有这种幸运。因为夹Band最重要的,是舞台与观众,这不能与一般的戏曲爱好相比。这也是海外华人组Band难成气候的原因。

 “其实多伦多不乏有猛人。” Blur告诉笔者。“多伦多也有几支Band技术相当不错,像Dynasty(唐朝),Carry on等,水准都很高。Dynasty在很多时候承担起香港一些二线演员来加拿大的演出,本地一些大公司开的Party,还有一些筹款晚会,都会邀请他们。只是,他们仅限于伴奏,没有设主音歌手。”

  而据笔者了解,除了Dynasty和Carry on,还有一支叫Blue Moon(蓝月亮),是一把电子琴配两把小号,主要活跃于一些舞会。

  实际上,在多伦多,玩Band的大陆人不多,这可能因为来自大陆“发烧友”,移民加国后,忙于解决生存,脚跟未稳,难以腾岀时间,营造高质素的精神生活。

  如今,“SPARK摇滚乐队”的出现,改变了这样一个事实:这是一支由大陆人创立的乐队,队员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台湾,还有泰国,加拿大本土的年青人,是一支拥有主音乐手、演出嘉宾的真正的Band队。

  2005年6月11日傍晚7点30分,由“SPARK摇滚乐队”主导的“Summer Spark(激夏)大型摇滚音乐会”,这是SPARK经过去年三次演出后,于今年再度出击,而与以往相比,Summer Spark(激夏)大型摇滚音乐会所宣告的,是一个理想的实现,即在多伦多,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摇滚音乐会,有自己的乐队,以及自己的主音歌手。

  假如,让笔者来当这场音乐会的导演,2005年这场音乐会,应该《再见理想》开始,因为无论条件是否已经具备,但我们应该有这样的勇气,就如1983年的BEYOND:

                    独坐在路边街角冷风吹醒                     默默地伴着我的孤影                     只想将结他紧抱诉出辛酸                     就在这刻想起往事                     心中一股冲劲勇闯                     抛开那现实没有顾虑                     彷佛身边拥有一切                     看似与别人筑起隔膜                     几许将烈酒斟满那空杯中                     借着那酒洗去悲伤                     旧日的知心好友何日再会                     但愿共聚互诉往事                     一起高呼rock n’roll……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人物专访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