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徐静蕾:你休想从我嘴里得到任何消息

字體 -

  中国大陆“阳光女孩”徐静蕾携自导影片《我和爸爸》参展2003年的多伦多国际电影节,并接受星星生活记者专访。这部由她自编自导的处女作,有叶大鹰、姜文、张元等众多大腕友情加盟。徐静蕾在接受采访时挥笔祝星星生活读者“心想事成”。

                        明星徐静蕾

  房门打开时我们看到一张很青春阳光的脸。

  徐静蕾听说我们是“星星生活”的记者,马上热情地邀请我们进去。

  一件黑色的低胸TOP,一条低腰牛仔裤,素面朝人的徐静蕾,恍是从阳光的街道迎面走来的青春少女,那种亲切随和的感觉令人心动。

  第一次来多伦多吗?

  是啊,昨天才到,现在还晕忽忽的,对多伦多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们笑了笑,然后没话找话地套她:徐静蕾你好像比孙周还高?

  哪里?高不过。高不过。徐静蕾这么说时,那笑容淡淡的,像风从窗外吹来,温温和和。

  我1米7,女孩子里看当然算高。

  徐静蕾说完后在窗前那张圆桌子旁坐了下来。我们开始吧?她轻声地说。

  原先在路上我们为这次采访想过很多用着“开始”的话题,偏没想过,我们会是这样开始。

                        《我和爸爸》

 《我和爸爸》是你自编自导的第一部戏,为什么会想到要当导演?做演员不是很好吗?

  当然。没说过当演员不好啊。徐静蕾说完有些得意地笑了笑。我是个很随性的人,做了很多年的演员,忽然想试一下做导演的感觉,就是这么简单,事就成了 。

  真那么简单?

  也不完全是啦。徐静蕾笑着闪了一下话题。我觉得当演员有个不好的地方,要等待机遇,要看别人给不给机会你,我性格里不怎么喜欢等待别人来安排我,我想,我为什么就不能尝试一下自己当导演呢?

  这么说是给气出来的?

  有这个原因,但主要的是我很想自己导戏,喜欢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拍《我和爸爸》是因为一次偶然看了一篇女作家尹慧写的小说,内容讲述的是一段母子亲情,当时很受感动,心想父女亲情一直很少人写,然后就真动笔写起剧本来了,等剧本完成后突然不舍得交给别人拍,这样就有了我自己的“第一部”。

 《我和爸爸》投资了多少钱?

  这个……嘿,我能说吗?徐静蕾回头问北大华亿的代表。那种表情严格来说还是很孩子。嗯,是两百五十万吧。在征得他们同意后,徐静蕾这么说。

  好像后来的缺口是你父亲填的?

  是啊,当时超支了,我爸在资金上帮了我一把。

  为什么不找人投资?

  怕拍砸了害了别人。

  第一次导演感觉如何?

  当然很好,起码我觉得很适合我,我也很喜欢。

  其实,徐静蕾侧了一下头,略作思考地想了一下,每个人都可以做导演的,这个并不是难的事情,特别是DV技术的发展创造了可能的条件。不过,要真正做好,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我现在自己都不敢去电影院看《我和爸爸》。因为我已经失去客观评价这部电影的能力,我眼睛里看到的都是缺点,对我来说,这部电影全部都是遗憾。

                        这是误会,其实他们很喜欢演戏

  听说《我和爸爸》是部“星级”电影?怎么理解?徐静蕾有些惊讶。

  能够调动姜文、叶大鹰、张元等大腕儿为你演戏,除了人缘,当然还有别的原因吧?

  其实这是个误会。如果要说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他们都很喜欢演戏。叶大鹰是我的邻居,我和他是很好的朋友,写这个剧本时我就锁定他来当我的“爸爸”,有时候写不下去我就想想他是怎么样的,或者打电话和他聊聊。徐静蕾讲到这里忍不住又笑了,大概拍摄中一定有很多好玩的事情,那些回忆对她来说一定是很值得珍惜的。

  做为导演在拍摄时存在调动上的困难吗?

  没有。他们和普通演员没什么两样。我之所以选择姜文、叶大鹰、张元,真的不是为了炒作,他们本来就是很出色的演员。如果你们熟悉这一行就知道,很多导演其实都喜欢当演员,而且他们并没有跟我谈钱的问题。观众在这部戏里大概也就认识这几个人,像其他人,比如苏小明,还有演我丈夫的,他们很多都是我的同学或者朋友,像戏里那两个演小姐的女孩,那是我最好的朋友。

                        你休想从我嘴里得到任何消息

  绯闻对于一个演员多少总会有些,比如关于王朔……

  嘿嘿,我是个自我保护意识相当强的人。徐静蕾快人快语,她显得很从容自信地提了提声笑着说:你休想从我嘴里打听到任何消息。徐静蕾说完这话侧着头看着我们,那笑容得意极了,意思好象在说,你们要不信试一下好了。此时一缕阳光从窗外懒散地漫过窗纱,落在她的笑容里,将她的调皮得意很恰当地勾勒出来。

  我就是这么个人,我的事情你可以说,但我同样有权不讲。关于绯闻,好像这方面北京目前还很正常,没有像港台那样出动“狗仔队”跟踪你,或者乱写一通。北京的媒体还行,无聊也有一定的限度,有些消息越传越黑,其实什么都不是,最好的应付办法是什么都别说,免得引起猜测。被绯闻所累,作为一个女演员,有时确是不可避免。不过,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子的,因为得到一些,同时也一定会失去一些。

                        我只想当个杂家,什么都懂些,不要太精就行

  后来怎么想到要回电影学院当老师的?

  大概是去年,我和电影学院的张院长到新加坡去参加一个影展,他问我想不想回电影学院当劳师?当时我想,回去干什么啊,好不容易才从学校出来。但一年后我这个想法就变了。刚才讲到的,我是个很感性的人,觉得自己在大学四年的学习中,真正学到的东西很少。记得以前读书老师说过,一个人要做好一个演员,先要做个好人。那时候我把“好人”理解为不做坏事的人。经历了这些年,我忽然醒悟到,老师所说的好人,定义是很广义的。这里已经不是不做坏事的问题,而是素质的问题,包括与人相处,包括理解别人,宽容别人,接受别人,好多好多。

  决定重回学校,除了着手为以后做幕后作准备外,也想借这个机会多学些东西。这是个重新充电的问题。通过一些思维的对抗,在提高别人的同时提高自己。

  学校是让人心特别静的地方,小时候总认为老师都是很正确的,其实老师和学生应是平等的关系。经历过这些年,我相信我有很多的经验可以告诉他们。也许我不知道什么是最好的,但我一定知道什么是最不好的,这就足够了。演员成功的方法有很多种,条条大路通罗马,我可以告诉我的方法,你也可以自己找自己的路。

  我没有说过,假如我去做导演,或者回学校读书,我就不演戏。我很喜欢演戏,只是这些年戏演多了,人也没有那股锐气了。我只是说,我是个很感性的人,假如某天有一样更新的事情摆在我面前,我是不会放弃的。导演对我来说是一件很新的工作,我会很投入地做好它。

  演员。导演。老师。未来你将会选择哪个方向发展?

  呵呵,我想,大概我只想当个杂家,什么都懂 ,但不要太精,这样我就很满足了。

                        我也曾有自己的偶像

  我小时候喜欢看《花仙子》、《排球女将》这些电视剧,很喜欢其中的角色。入行这么久,对我影响最大的导演赵宝刚算是一个,《一场风花雪月的事》使我学到很多东西。张元导演的《我爱你》给了我较大较自由的表演空间,他让我特别会演戏。我眼中最好的演员,男的是姜文,女的是吕丽萍。记忆中最狼狈的是和濮存昕对戏,整个人吓呆了,连回头都不敢,很傻。

  我不想当偶像,作为少男少女的偶像,压力很大。因为偶像具有两面性,被人喜欢是件好事,不过被人觉得没缺点真是十分有压力。

                        下一部影片将在10月开机

  影片片名初定为《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这是根据奥地利著名小说家斯·茨威格的同名小说改编,电影将拍成中国版的,时间从1930到1949,跨度19年,主题仍旧是爱情。

                        和“才女”道再见

  好象该说的我都说了。徐静蕾在完成采访后一身轻松,她和我们一一拍了照,还为“星星生活”的读者题了辞。很早就闻说,徐静蕾的书法很好,所以有才女之称。徐静蕾听我们说到“才女”两字,很腼腆地抬起头来看着我们笑了笑,想说什么,却什么也没有说。她的眼眸很黑,象一眼深深的泉。

  秋日的这个上午,多伦多的阳光很好,空气很好,还有徐静蕾的笑容,很好。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人物专访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