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我所认识的陈敏

字體 -

 “7月22日那天有位朋友告诉我,杀害张东岳(Cecilia Zhang)的嫌疑者被警察抓起来了,是上海人,叫CHEN MIN,听到这个消息后我的心倏地沉了下来,心想不会是我的老朋友吧?当时我很想弄清楚是‘陈民’还是‘陈敏’,就打电话给我女朋友,让她开电视看一下,后来她向我证实:是陈敏。我得到这个确定的消息后一下子吓呆了。虽然我和陈敏已经有两年多没有联系了,但作梦也没想到,他是杀害张东岳小朋友的嫌疑者,这个消息太忽然了。”

  陈敏这位在上海的老朋友(姑且让我们称他为J)在接受星星生活记者专访前要求我们不要公布他的真实姓名。他特别强调:“我一直将陈敏视为兄弟,我们都办了留学加拿大,2001年的8月,陈敏从上海来多伦多,是我到机场去接他的,然后我安排他与我们一起住,但7个月后,也就是在2002年的3月,我们因性格的不合闹翻了,在他从我的住所搬出去住到他一个亲戚家后,我们就失去了联系。这些年,陈敏变成什么样的人,他遭遇了些什么,我完全不知道。我能介绍的,是2002年3月以前所认识的陈敏。”

  J向星星生活记者说他知道陈敏是杀害张东岳的嫌疑者后一晚都睡不着,内心很难受,想不通陈敏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在他记忆里,陈敏孩子气十足,完全不像外界所传说的那样……

                  他在压力下成长

  与许多独生子女一样,陈敏出生在一个虽不算富裕、但却没有太大经济压力的家庭。

  陈敏的父亲原是个军人,从空军退役后转业到上海东方航空公司,在招飞处任副处长,事业相当顺利。而陈敏的母亲,则是上海市公安局督察部的一名普通的科级干部。J说,网上关于陈敏家庭的许多传说,比如说他父母很有权势、家里很有钱等都不是事实。

  陈敏出生于1983年的1月30日,据J所了解的,大概在陈敏两岁的时候,他母亲因去北京学习进修而离开他好几年,父母为此而产生争执。按照陈敏父亲的理解,孩子还小,作母亲的,应放弃这次学习留在家里照顾孩子,这种观点当然不被陈敏母亲所接受,也许这是造成陈敏父母感情破裂的最大诱因吧。

  陈敏母亲离开上海到北京学习的那几年,陈敏随父亲在上海生活。

  有邻居说,陈敏父母都是很有主见的人,他们经常为如何教育陈敏而争吵,这种矛盾在陈敏母亲完成北京的学习回到上海后显得愈发激烈,小陈敏经常成为这种争吵的磨心,这造成了他性格向孤僻与内向发展。

  一些与陈敏父母相熟的同事,或者是陈敏的邻居承认,陈敏在进入高中后,性情变得很冷,不苟言笑,相信这一方面与陈敏本身的学习压力有关,即父母望子成龙心切,但忽略了陈敏内心作为一名孩子所需求的心理减压;而另方面,则与其家庭背景有关,因为在这期间陈敏的父母分居了,陈敏跟其母亲一起生活。

  虽然遭遇父母分居,但陈敏夹在父母之间,仍能得到双方的关爱,这是不幸中的大幸。据J介绍:陈敏的父母都很关心他的成长,出国留学的钱,是由父母双方共同筹集的;陈敏父母分居后,两人极少同时出现在亲朋好友的聚会上,但陈敏获得签证批准后,他们父母共同请了几个好朋友,为孩子出国后的前途而庆贺祝福。

  J特别对星星生活记者提到:陈敏虽然因父母分居而与母亲居住在一起,但父亲对他的成长还是很重视的。陈敏的学习成绩不是太好,他父亲有恨铁不成钢的切肤感受,对他要求很严格,希望他能学有所成,这也造成陈敏比较惧怕父亲,不过,陈敏不会因此而与父亲结怨,他只是惧怕父亲的管教方式而已。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陈敏母亲在北京学习那段时间,父亲对陈敏倾注了很深的父爱,家里的零食从来不缺,宠爱有加,很多时候两父子一起看电视时,会一人抱着一包零食在吃啊吃,陈敏至今仍有喜欢吃零食的习惯,尤其喜欢吃薯片,每次都是买加大装的,喝可乐也是要大塑料瓶那种,如果你看见陈敏一手抱着瓶“大炮筒”可乐,另一手拿着包加大装的薯片,你会觉得这个20岁的年轻人很孩子气。

  相比之下,陈敏对母亲的依赖性要强一些,陈敏见到父亲有如老鼠见到了猫。但在母亲面前,他却集宠爱于一身。陈妈妈在与丈夫分居后,将所有的爱都给了孩子。J说,这些年,陈敏母亲为将陈敏培养成才,花了不少的心血,也寄予了很大的希望,只要陈敏需要的,她省吃省用都会满足他。比如陈妈妈每天上下班都是挤公车,但知道儿子想买汽车时,特意为孩子准备了购买汽车的钱。而陈敏也是个很为家人着想的孩子,他不象有些留学生那样,买很贵的名牌车。他那辆银色的1.6四门ACURA二手车(1994年款)是辆很普通的车,大概一万块钱左右,这种消费谈不上奢侈。

  J相信,假若陈妈妈听到陈敏发生这样的事情,一定会倍受打击。

                  我与陈敏的认识

  J对星星生活记者说,他与陈敏认识是因为家里的缘故。“那时陈敏跟他妈妈住在上海徐家汇万人体育馆附近,这是座很老式的公房,房子很旧。陈敏母亲这些年为供陈敏读书,省吃俭用,生活得很艰苦。在上海,前些年家庭经济好的,很多人都换了房子,但陈敏母亲至今还是住在那里。”

  据J向星星生活记者介绍,陈敏自小的学习成绩并不是太好,中考成绩分数很低,后来只好到徐汇区一所私立中学去读书。高中毕业后,陈敏没有考上大学,他父母为了让陈敏学有所成,决定将他送出国外。

  陈敏母亲是通过J父亲的一位朋友认识J一家的。“我父亲有个朋友也在上海市公安局工作,他和陈敏的母亲是同事,当时他知道我办理了到加拿大留学,就对我父亲说他有个同事的孩子也想去加拿大,希望我父母能具体介绍一下办理赴加拿大留学的事项,这样就安排了双方的见面。父母对陈敏的印象非常好,觉得他属于很乖,很懂事的孩子。加上,我母亲是北方人,陈敏的母亲在北方学习过,也是那种很爽快的人,所以她们之间很谈得来,两家的关系由相识到密切。”

  陈敏母亲后来花了4000美元,通过上海市教育局属下的一家正规的移民公司协助,为陈敏办理了留学签证手续。

  2001年8月,陈敏离开上海踏上了他的留学旅程,J亲自开车到机场去接陈敏。“当时我租了间TOWNHOUSE,并分租给7、8个学生居住,陈敏到来后,我安排他住在二楼一个独立的房间,每月租金是330元。”

  J回忆起刚见陈敏时的感觉,觉得他很单纯,很孩子,与现在照片上看到的完全不一样。“我那天看见警察发布的照片都有些惊讶,毕竟两年多没有见他了,发现他变化还是蛮大的,头发染了色,还竖起来了,和我当初认识他时完全不一样。

 “陈敏刚来加拿大时,穿一条只到脚跟的牛仔裤,上面的衬衣束到牛仔裤里,头发没有任何的修饰,和国内一个普通的中学生没什么区别。”

  从2001年8月到2002年3月,陈敏一直与J在一起。J说无论是他还是他的女朋友,都将陈敏当作是弟弟,并且会经常一起出去玩。陈敏搬出去的原因是与J在性格上的不合,两人没有大的矛盾冲突,只是在一些生活小节上闹得不是十分开心,而陈敏是个性格很内向的人,他假若对谁不好,他不会与你大吵大闹,他最多会表现出不屑你,看不起你,或者离开你,这也是陈敏在与J产生矛盾后,搬离J住处的原因。

                  陈敏是个什么样的人?

  J向星星生活记者说,如果要他给陈敏为人下个定义,他认为他是个孩子气十足的人。“看到网上有人说陈敏不但赌博成性,还沉溺脱衣舞女,乱花钱,我真的不相信,因为这个与我认识的陈敏相差太远了。”

  与传说中的正相反,J说他认识的陈敏,是个很懂得省钱,不喜欢赌博,宁愿自己在家动手做饭也不舍得出去吃饭的人。

  在J与陈敏同住的那半年里,陈敏只给自己买过两样东西,一台是电脑,还有一台是手机,都是学习生活所必须的。

  陈敏对个人享受要求很低,他知道怎么去安排自己的生活,很会节省,从不买名牌衣服,不是那种攀比和乱花钱的人。他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国内带来的,穿着相当随意。平时除了吃饭,买车票,最奢侈就是买零食,那种加大装的薯片和可乐。

 “相比之下,我却是个喜欢花钱的人,比如经常和女朋友出去吃饭,买衣服,很多时候我们是三个人一起出去,陈敏见我和女朋友花钱大手大脚,他会表达出他的不满。虽然花的不是他的钱,但他总会说我们,认为钱来之不易,花在吃和穿上,很不化算。有时我们会被他说得很不舒服的,从这点上可看出,陈敏是个很认真的人。事实也是如此,在半年多时间里,陈敏很少乱花钱。他的鞋子坏了,就到WAL-MARK买20元一双的皮鞋,相当悭俭。这在留学生里,尤其是在20岁上下这个年龄段里,是很难得的。正如大家所知道的,有很多孩子一过来,会给自己配备最好的手机啊,手表啊,名牌衣服啊等等,陈敏从来不屑这样做。”

  J还记得第一次与陈敏到尼亚加拉大瀑布去玩,那天他们顺道到了赌场,因为其时陈敏还不够岁数进赌场,J就让陈敏在车场外等他,自己与女朋友进去玩,陈敏在车场等了一个多小时,虽然后来也抱怨了几句,但还算是蛮宽容的。“我认识陈敏时他是个不喜欢赌博的人,那次他见我和女朋友进去赌场,还表示出不理解。在与他的交往中,他属于没有什么爱好的人,不喜欢赌博,不喝酒,不抽烟(特别讨厌抽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让他沉迷的,包括打游戏机。平时我们在一起打牌,大都是打80分,他谈不上喜欢玩或不喜欢玩。”

  说到打牌,J还讲起另一件事情,相信能帮助大家认识陈敏的性格。“有次我、我女朋友、陈敏和另外一个朋友四人在一起玩牌,当时我女朋友出错了一张牌,我就说她不该这么出,大概是我给她打了个眼色吧,陈敏看见后很不高兴地把手上的牌往桌子上一甩,说这样无法玩,不和你们玩了,这样玩没有意思,说完就跑上楼去,把本来很和谐的气氛一下子给搅乱了,弄得大家都很尴尬。但不到半小时,陈敏又走下楼来,问这问那,好象刚才的不开心完全没发生一样,这就是陈敏。”

  在J的印象里,陈敏是个内向、聪明、自立能力很强的孩子。“他的动手能力很强的,比如从IKEA买回来的家具,他一看图就会,而且安装起来比别人都快。南方孩子方向感不行,但陈敏认路的本领是一流的,他走过的路就能记住,这种聪明令我们很惊讶。再有,虽然他是个独生子女,但饭菜也做得蛮好,自己完全能照顾自己。”

  关于陈敏的内向,J承认陈敏不喜欢和别人发生过深的交往,如果他不喜欢你,或者他看见不喜欢的事情,他会显得很不屑,不会和你吵架,就是很生气,也就是瞪着眼看着你,最多咬咬嘴唇,转身离去。当然,对于他信任的人,他会交往得很轻松,可以谈很多的话题。“他也曾对我谈过心,说他童年最害怕的是父亲,在他心目中,父亲对他相当严厉,如果学习不好,父亲会打他,打得很狠。”以J的感觉,陈敏在谈起这些往事时,显得很不开心。

  有人说陈敏不苟言笑是性格使然,J认为,陈敏内心有其独特的孤僻的一面,像同住在一座房子里有两位东北同学,陈敏就极少和他们打招呼,他多少因自己是上海人而心存优越,这是他不屑别人的原因。

  J告诉星星生活记者,他认为,陈敏的孩子气是很明显的。比如他来加拿大安顿下来后想买台电脑,那天我和我女朋友还有他一起逛太古广场,他看上了一台电脑,就想马上买下来,当时因为钱不够,我们都劝他明天再来,但他站在那里就是依依不舍,心里想的是马上买下来,后来我女朋友说,既然你那么喜欢,我去刷卡提现金给你吧,他听了就很高兴,当天就把电脑买回家了。

  陈敏同时也是个很固执的人,象他刚来加拿大,原本是准备在辛力加(SENECA)学院学习电脑的,在进行语言能力测试时,他的英语程度只达到二级,学院就安排他在LEVEL 2学习,这个课程要学三个月,结果学完后他考试不及格,记得当时他拿着那张成绩表楞着,显得很不开心,因为他不是个不努力的学生,他极少迟到,更别说缺课,作业也是按时完成的。J说当他一完不成作业就会很紧张,然后J和女朋友都会主动帮他。“那次我对他说,也许是你还没有掌握学习方法而已,不用担心,再读一期好了,假如害怕家里知道,我先借钱给你交学费,我保证不跟你我的父母提,陈敏听我这么说,倒没说什么,他认为这个结果是老师不喜欢他所致。”

  陈敏到了加拿大后,很少与父亲联系,大都是他妈妈给他打电话。他自小就怕父亲,但对妈妈却完全不是这样。“他妈妈一般会选择在星期六早上给他打电话,这个时候他一般都在睡觉。当他妈妈有电话来的时候,假若他还没有睡醒,他会很不客气地对妈妈说,我在睡觉呢,晚点再打来吧。这点是很典型的独生子女性格,只想到自己,不为别人着想。有很多次他干脆把电话机关掉,结果他妈妈把电话打到我房间,让我去叫他听电话,不过即使如此,陈敏也不会给面子他妈妈。

 “网上有些人说陈敏是个很讲究的人,特别是穿着光鲜,也许这是这两年的事吧。外表斯文、身高大约1米78(5尺8)的陈敏在穿着上应该说是很干净清爽,但光鲜倒不见得。在家里,他是个不怎么喜欢收拾房间的人,他还有个怪习惯,就是睡觉不换衣服,在外面穿什么,睡觉也就穿什么,倒头就睡,醒来后假如没有什么要紧的事,他会抱着他的薯片可乐上网打游戏,多是打80分。这个特点从他搬进来到搬走都是如此,一直没改变。”

  2002年,陈敏结束他在辛力加(SENECA)学院的学习后,陈敏转到麦唐娜学院(McDanold Institute)学习,此时一个全新的生活在等待他,同时,他母亲出钱为他买了辆二手车。

  J说那时虽然已与陈敏分开了,但有次看见他在网上留言版上写到:班上考试,很多同学都不及格,唯有他PASS了,当时他还把新买的车子的照片贴上网,由此可看出,经过一段时期的适应期,陈敏步入了轻松自如的学习生活,从他上贴的语气看,他是愉快的。也许这其中还有陈敏母亲获得签证批准,到加拿大照顾了他几个月的原因。

                  我们分开了

  陈敏是2001年的8月到达加拿大的,到2002年3月他搬离J的住处,前后也就6个月,以陈敏与J这样的关系,特别是两家父母的情谊,两人的关系只维持了6个月的时间确实太短。

  J在回顾他与陈敏这六个月的同住生活时,有些感慨地向星星生活记者说:“其实我们并没有发生任何大的争吵,正如我前面说的,陈敏是个不喜欢吵架的人,我们之间纯属是性格上的不合。首先是相处好同住难,这个道理对朋友甚至亲戚都是如此,更何况我们是年轻的男孩子。其次,我本人的性格很外向,有什么说什么,是属于很直率的那种,这种性格与陈敏内向的性格截然不同,相处在同一屋檐下,会很不和谐;再有,陈敏虽然不是自私,但比较自我。你不关心他,他不会因此而计较你,最多不跟你做朋友,见面连招呼都懒得打;你要关心他,不管你帮助他多少,他也不会感激你,更加不会令他反过来关心别人,他的性格就是这样。还有一点,我们有很多观念上的想法不一样。”

  J为了更好地说明这几个问题,特意向星网记者举了以下几个例子。

 “要真正举一些例子出来,好象很难,因为都是些极琐碎的事情。”J沉默了一会儿说。“比如那时我们七、八个人住一套房子,大家上网靠一个HUB分出几路来,有时会出现断网的现象,别的住客遇到这种情况会自己下去重新启动,但陈敏就会跑来我的房间说,喂,网断了,你去修一下,言下之意这应该是我的事情,这种态度让作为兄弟的我内心有些不好受,不过毕竟他年纪小,所以也没特别计较。

 “2002年时,我因家里有事要回去,当时身上没有钱,就问他借一千元,因为平时他有困难我也会很主动地提出帮他,所以觉得问他借应没有问题,岂知他听了很认真地对我说:你去问问你的父母,我也去问问我妈妈,如果他们都没有意见,我就借给你吧。我听他这么说,就不勉强他了。当时觉得他的这些思维很怪,完全是很孩子的思维。

 “从中国回来,陈敏母亲托我带一合子的东西给他,我在回加拿大前把脚给崴了,是朋友到机场接我的,一大早把我从机场拉回来,到了家门口,我怕影响朋友干事儿,就让他把行李放在门口,我自己拿进去,朋友问我行吗?我说没问题,朋友想大概我家里有人,就真把四个行李箱放下了,我把箱子往里面搬的时候,陈敏在二楼看见我,我想他大概会下来帮帮我,因为按道理他应该知道我带东西给他了,但陈敏看我瘸着脚移动那四个箱子,就是无动于衷,等我把第四个箱子都移进房子时,他才走下来问我:回来了?我说是,我将他妈妈托带的东西翻出来给他,他接过后就回房间去了,什么话都没说,让我很不好受。”

  J说这样的事情发生多了,彼此自然会觉得不开心。“到了3月的某天,他忽然对我说,他要搬出去,当时我说你能不能等到下个月才走呢,因为我还要登广告招租,陈敏说不行,他要马上走,要我将作为押金的那一个月房租330元马上退给他,当时我见他这么坚决,就把钱退给他了。陈敏从我家搬出去后转到他们家以前一个邻居那里,那人和他妈妈没有血缘关系,但陈敏叫他做舅舅,是开便利店的。

 “和陈敏分手后我们就没有见过面,我父母知道我和陈敏闹成这样,首先是指责我,他们认为陈敏是个很乖的孩子,如果我们俩儿之间闹矛盾,那不对的一定是我。相反,陈敏妈妈对我还是蛮客气的。2002年10月我回国时,她还专门请我吃了一顿饭。”

  J讲到这里,在星网记者面前显得很无奈。“其实,在我和陈敏之间,谈不上谁对谁错,都是他年轻好胜罢了。陈敏搬出去住后,有天我和女朋友开车路过Don Mills和McNicoll,看见陈敏正在路上走路,那时听说他除了学习外,还在Dufferin Mall的一家华人快餐店里打工,我朋友很感慨地说,其实陈敏就是太过孤僻,朋友少,才把自己弄得这么苦。”

  J对星网记者说完这些故事后,久久没有说话。他说这些故事在当时来说觉得蛮气人的,现在好象没有那种感觉了。“回过头看,刚来时我们真是青春年少,太过计较朋友对自己的态度,不象现在,成熟多,天空就广阔了,人总是要经历过挫折,才会长大吧。”

             结束语 我不相信他是冷血杀手

  J说这些天来内心很不舒服,想的都是陈敏的事。以他两年前对陈敏的了解,他觉得陈敏没有任何理由会去做杀害张东岳小朋友这样的傻事,因为他并不缺钱。除非在这两年里,陈敏身上发生过许多故事。

  问到陈敏的女朋友,J说从没听过陈敏在恋爱,也没听陈敏谈过情感事。陈敏给J的感觉是从没谈过恋爱。

  J相信,不管陈敏涉嫌杀害张东岳这个案子最后的结果是什么,他担心今天这个局面对陈敏妈妈的打击太大了,因为陈妈妈将自己一生的希望,都寄托在陈敏身上。

  谈到目前网上对张东岳案的讨论,J觉得,事情发展到今天,无论对张家,还是陈家,都是痛苦的,我们再不能给这两个家庭带来二度的伤害。至于陈敏有否杀人,是否有罪,还是留待加拿大的法律去解决吧,毕竟,法律是公正的。

                                  2004年7月25日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人物专访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