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汤加丽魅力

字體 -

  那天我们在Yonge街的“味香村”饭馆吃午饭,加丽见到我,笑笑地说,我一来多伦多就看见你们的报纸了,也是在这间餐馆,人手一份。

  加丽说完轻轻地笑着,她的样子很单纯很自然,不像摄影作品中那般成熟。

  罗启仁医生是《魅》的投资者,我与他,以及他的太太李赛凤小姐算是老朋友了。去年他们携带歌舞剧《兵马俑》来多伦多演出时,我们就曾聚会过。

  这天我点了碗阳春面,罗医生和加丽点的都是牛腩饭,我的同事,一位刚出校门的平面设计师,加丽的FANS,却是什么都没有点。她只要了杯柠檬茶,边喝边看着加丽笑。后来她对我说,现实中的加丽,比相片更漂亮,原因是她骨子里那种柔美,是光线和色彩,都无法表现的。

  据罗医生介绍,《魅》的总投资近100万加币,这是罗医生的风格。大手笔,大制作,当然还有大牌演员。像毕业于中国西北民族学院,后赴美国纽约曼内斯音乐学院学习,在德国歌唱比赛中获得冠军,也是中国目前唯一活跃在国际歌剧舞台上的藏族男高音歌唱家多吉次仁,以及汤加丽,他们同在《魅》中担纲。

  汤加丽有幸被《魅》选中,当然是缘于那本写真集。罗医生说某天在北京的书店里,随手翻起加丽的写真集,却马上被加丽的形体迷住,他问身旁在《兵马佣》里担任领舞的一位男演员,她是谁?这位演员相当惊讶地问:你不知道汤加丽?中国写真第一人啊。

  这位舞蹈演员与加丽是大学同班同学,这就促成了加丽走进罗医生夫妇的视野,进而走进《魅》里。

 《魅》是一出歌舞剧,没有故事,没有情节,全剧从唐朝清朝一路走来,演绎一个过去、现在以及将来的故事。

  罗医生夫妇选择加丽是明智的,因为在《魅》里,所有关于艺术的元素,通过音乐,全部凝聚在舞蹈的每个细节,演员必须在很大的空间里,通过很细腻的肢体语言,对生与死、爱与恨进行精致的诠释,这个关于女人的主题,内在,凸显柔美的张力,适合汤加丽。

  汤加丽对艺术有着相当敏锐的领悟能力,她8岁入少年宫学舞蹈,9岁被省体操队选中,后来从体操队考到省艺术学校舞蹈专业学习,毕业后进入省歌舞团,跳过《金蛇狂舞》、《荷花舞》、《担鲜藕》、《抢板凳》、《弓舞》、《凤阳花鼓》等舞蹈,然后是进入北京舞蹈学院学习,再到东方歌舞团,自始与舞蹈结下一生的缘份。

  谈到那本写真集,加丽三言两语般轻轻带过。“那时台湾一个网站找我试拍内衣照,出来后效果竟是非常的好,后来他们动员我拍人体写真,一步一步,我就走了过来。”

  幸亏汤加丽遇到这个网站,也幸亏这个网站说服了汤佳丽。后来我翻着罗医生送给我的,那本有加丽为我题字签名的写真集时这么想。

  很多人看过汤加丽的写真后,都忍不住慨叹她的细腻,精致,微乎其微。在她之前,曾有过许多港台的明星拍写真,轰动最大的大概就是舒淇了,但舒淇的写真集,确实是无法与加丽共一层次。正如加丽所说的:“我觉得她是把人体写真色情化了,她的肢体语言渲染的是色情和欲望。我在拍摄写真集的时候心态特别平静,没有任何色情的想法。拍摄过程中我都尽量把我的体操、舞蹈和影视表演的优势凸显出来。我看自己的照片,最直接的感受是美。事实上,并不是每一个女人都欣赏自己的身体……”

  中国裸体艺术第一人陈醉在给汤加丽写真的序中写道:“汤加丽身上的每一处凸起、每一条沟坎都是一种甚富表现力的语言,在生动地刻画出自身的形体结构的同时,还含蓄地传递出一种内在的精神意蕴。”

  加丽的写真照很多,现在散发到整个网络世界,这当然是不规范的事情。此事换着是谁,都很难开心。就此我问加丽,有没有去过那些网站看看呢?“从来不,不会看的。”加丽虽回答得很坚决,但轻微间还是皱了一下眉。

  的确,看似柔弱的加丽,对于那些无意的伤害,能做的,只有听之任之。但对于一些蓄意的伤害,汤加丽是勇敢的。在刚过去的那个月,汤加丽赢了场官司,她将私自出版她写真照的出版社以及责任人告上了法庭,为此赢得30万元人民币的赔偿。不过,此时她已经不在中国,而是在加拿大。

  第一次来多伦多的加丽,是真正的休息。用她的话说,这里远离了烦躁,远离了是非,除了排练演出,最奢侈的享受,就是能好好地睡觉。

 《魅》是罗医生夫妇举办的“中华演艺节”的开场戏,之前在温哥华演了近30场,在卡加里演了7场,在多伦多将会演16场,而到9月初,另一出大型歌舞剧《热鼓热舞》将陆续而来。

  加丽一直没有与我谈《魅》,期间我也曾提起她在剧中的角色,但她几次从话题中走了出来,她说,你晚上不是要看吗?答案自己找吧。加丽这么说完后,很得意地看着我笑,样子显得很轻松。

  那天晚上看完演出后,遇见几位朋友,他们问我如何评价,我想了一下,能答的,就是这一句:“艺术是有感情的。”

  也许是出国久了,忽然听见东方的歌,看见东方的舞,那种情怀,岂是好与坏可以表达的呢?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人物专访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