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王春杰:用音乐寻找朋友

字體 -

  和王春杰虽是第一次见面,但彼此都很有感觉,或许是同龄人。

  七月的那个星期三,我到地铁站看他的演奏,我们站着聊了4个多小时,那情景象多年的朋友般。

  那天来了位读高中的加拿大小姑娘,她告诉我:我每天都会经过这里。如果看见他在吹笛子,我就很开心,一天的疲劳都会消失。这种音乐真是太神奇了。它可以很轻易地就钻进你的心,然后和你对话,令你无法抗拒。

  小姑娘见笔者拿着照相机,就怯怯地问:今天我没带钱,可是,你能帮我和王先生照张相片吗?当她得到肯定的答复时,就靠在正在演奏的王先生身旁,绽开她青春的笑容。

  小姑娘走后没多久,一位从事教育的妇女走了过来,她将碎银包里的钱全倒了出来,看我在注视着她,就走过来拉着我的手说,你知道吗?我曾去过中国,每次我听到王先生的演奏,就勾起我的回忆。我曾有幸在中国工作过三个月,是在北京,和北京的大学生在一起,他们是很懂礼貌,很有教养,很知识化,也很单纯好学的孩子,我们在一起讨论历史,我感觉不到他们和我们的孩子有什么不同。

  中国不但是一个伟大的国家,而且还是个美丽繁荣的国家。我说的美丽繁荣,不是香港那种如拉斯维加斯的浮华,像北京,上海,还有广州,那里如同纽约和伦敦一样,是个充满着生命力的国家。所以,我每天都会提前一站下地铁,就想听听王先生的演奏。

  老太太向我说完那番话后,就迈着缓慢的步伐离去,此时春杰吹起了关牧村那首热情洋溢的《假如你要认识我》。

  欢快的乐曲和老太太缓慢的脚步形成了很鲜明的对比,我于这音乐里伫立,那刻能体会到音乐作为一种无国界的语言,每个音符的跳动,都能传达出很多包括亲情、关怀、回忆、陈述、联想、沟通、对话等等的情感。

  王春杰,这个曾是吉林省歌舞剧院、享受着国家二级演奏家(相当于副教授)待遇的人,而今站在地铁里用笛音向来往的路人表达着他的问候。当然,很坦率地说,前提是为了钱,为了在一个新的居住地立足。不过,除却钱呢?

  我是去年6月24日到达多伦多的,春杰听我问他移民的时间,连犹豫都没有,就报出了日期。我听了忍不住笑了起来,新移民刚到加拿大,心里都在计算着我来了多少天,还有多少天就可以入籍,谁都会这样,不仅是王春杰。

  一年了,应该不容易走过来吧,以前面对的是豪华的剧院,过万人的掌声,还有鲜花,转眼间一切重新开始,后悔吗?

  没有,移民是为了孩子,希望他能得到更多的教育,有了这个支柱,重新开始就重新开始吧。

  春杰说这话时,我留意到他的眉头不经意地跳了一下,不过这只是瞬间,之后他又吹起了《美丽的草原我的家》。

  我想说,你有没有感到失落?

  失落?当然有。春杰很小心地擦拭他的笛子。尽管出国前我也做好了心理准备,但那时毕竟还没有面对现实,到一下飞机,所面对的事情很多很多,生活上的困难,其实每个新移民基本都要面对的。移民是以我太太为主申请的,她是学化学的,“吉大”的硕士生,原以为过来她可找到像药厂这类对口的工作,但去年的工作真不好找,虽说我们那时租的是地下室,生活负担不算大,但吃用是省不了的。那时我就想,我是个男人,是一家之主,建立新家的第一块砖瓦,理应由我垒起,所以我报名参加了多伦多地铁艺术家演出牌照的考试。

  考试当然激烈,500多人报名,只发75个牌照。考生有来自俄罗斯两大音乐学院(莫斯科音乐学院和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的博士生硕士生,有“多大”音乐学院毕业的学生,7分钟的演奏,能考到第17名,我很满足了。春杰说完将目光投向那个淡黄色的演出牌照,上面有个淡红的“17” ,普普通通一个数字,相信很多人为它努力过。

  初来一个月就考到牌照,且马上有工作这已很不错了。本来我还想说,有很多人连体力的工作都找不到呢,话都嘴边,又收住了。

  我知道的。春杰笑了笑说。所以我很珍惜。

  开始站地铁演奏时有些胆怯,不是怕我没那能耐,而是中国人有种很不好的观念,站街头演出被看作不入流,会被别人看不起。刚才你问我有没有失落,那时我真有过一段失落期,出国前我随国家文化艺术代表团到过世界各国访问,我9岁多学笛子,到我大学毕业,从没想过我学习这门艺术是要站在街头赚钱的,我要告诉你说不失落那是骗人的。不过,很快,我就发现这种心理负担是多余的。

  记得第一天演出时,也许笛子在西方毕竟少听,有些客人停住了脚步,给一次钱,听了好几首曲子,然后到走的时候,再给一次钱。你知道吗?他们给钱的动作是很优雅的,弯腰,微笑,轻轻地把钱放下去,站起来,再弯一下腰,行一个微笑的注目礼,这种感觉会让你忘记,你不是在地铁的出入站口演出,倒像在一个小型的室内乐剧场。

  知道这首曲子吗?春杰知我曾学过一段时间的声学,我们关于音乐的话题自然就多起来。

  哈哈,是《读毛主席的书》,一首很久很久以前的曲子。春杰说有个地方他有些模糊,我就唱给他听,对了,是这样的,春杰从我的歌声里寻回失落的音符,竟兴奋得像个孩子。

  你不知道,我出来没准备那么多谱,自从考上地铁演出牌照后,所有乐曲的谱都是自己打出来的。我希望,春杰说,一天的演奏不能有重复的歌曲。那天4个小时的演出,他真没有重复过,我粗算了一下,他起码吹了三、四十首歌曲。很多旧歌,像《送别》、《渔家姑娘在海边》、《我为祖国献石油》、《春到湘江》、《我的祖国》等都耳熟能详。

  一位身穿西装应是俄罗斯族裔的中年人,急着步从人群中斜插过来,此时春杰正在吹奏《山楂树》:“歌声轻轻荡漾在黄昏水面上,暮色中的工厂在远处闪着光,列车飞快奔驰,车窗灯火辉煌,两个青年等我在山楂树两旁,哦,那茂密的山楂树,白花开满枝头……”

  中年人走到春杰身旁时有些恍惚的将2块钱放下,也许是我的吟唱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抬起头看我时我竟然看见他眼眸中闪光的那霎那。

  “здравствуйте”我微笑着向他问好。

  “здравствуйте”他楞了一下,轻轻的也向我道了好。

  我在他转身时再向他道再见,开始以为他没有听到,后来我在他重新隐入人群时候听到了很深沉的一声“досвидания”(再见),那时我如见到多年的朋友般感动。我踮起脚,想认着那个远去的背影,但我看见了另一双温柔的眼睛。一位孕妇。大概那是他的夫人。她眼眸里也盈满了泪水,见我向他们投去关注的目光,就有些不好意思地点点头,算是回答。然后,我看见她拉着他的手向站台的地铁走去。这令人感动的背影一下子让我悟到春杰在地铁演奏的意义。

  唐小姐是从成都来的中医师。她回忆起去年的冬天,那晚她工作到八点多钟才下班,又冷又饿,当她走到SPADINA地铁站时,远远飘来一管笛子独奏《草原之夜》,歌声丝丝动人,直往她心灵最柔弱的深处窜。后来她对笔者说:我在向笛音走去时我相信那一定是个中国人,然后我就看到了王先生。我从口袋里掏出2块钱,他见了很礼貌地向我点头微笑,后来他问我是哪里人,我告诉他我是成都来的,王先生听了很关怀地说,那我为你吹一首你家乡的歌曲吧,然后他就吹了《康定情歌》,我一听,眼泪就想往外涌,以前我听过很多人演奏,但王先生与他们不同,你听得出他是用心用情用关怀来演绎,所以特别让人认同。那天当我转身走上地铁时,王先生吹了曲《好人一生平安》,那刻我的泪水一下子全掉下来了,我觉得我们身处国外,太需要彼此关心、问候和注视,而这些,王先生不但用他的艺术才能,而且用他的心做到了。我被他的歌曲拉了回去,我说,你让我上不了地铁啊,王先生听我这么说,就从包里拿出一合他的CD送给我,他还叫我路上小心点,很温暖。

  唐小姐在向我讲述这个故事时,眼眸仍旧闪着泪光,我想,能使她感动的,不只是音乐和祖国的文化,还有春杰的品格吧。

  郭先生是活跃在多伦多华人社区的著名音乐评论家,他的朋友中大都是国内著名的音乐家艺术家,对音乐是个很内行的专家,谈起认识春杰的经过,他很诚恳地说,王春杰是个运气很好的人,刚来没多久,先后考上地铁和湖边的演出牌,现在还收了不少学生,在社区很活跃,这除了他的艺术水平过关外,还有就是人品好。当初我路过地铁站的一次听,就感觉到这个人的笛子不一般,细节处理上很用心很细腻,这种水平业余爱好者是很难达到的。第二次我特意去听他的演奏,我们还交谈过,之后我就把他推荐给黄政,黄先生是今年春节晚会的总导演,他让王春杰去排练了一次,结果大家反应都很热烈,这样我们就把他推出去了。

  我曾参加过社区的很多活动,也曾在台下看过春杰的演出,我知道他在社区获得不少的赞扬。著名节目主持人,原中央电视台编导高飞先生对我说:像王春杰这样的人才,出国可惜了。在国内这样的水平也很难得,是一流的艺术家,在多伦多就更少见了。当然,话说回来,有水平不一定就能冒上来,王春杰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受到社区的重视,关键是他的人品。他人很憨厚,不像圈子里某些有名气的人,花而不实。他的谦虚和踏实赢得了大家的信任,这点对一个新移民来说很重要。我赞成他到地铁去演出,除了解决温饱问题,再有一个是要磨练自己。从艰难起步,这样对他以后有好处。我一直提醒他,步子要走稳点,不能太急,只有经历一个艰难的过程,比如坚持在地铁演奏,和真正的加拿大人接触多了,你才能让你的艺术找到落脚点。等基础打好了,感觉清晰了,通过艰苦的耕耘,才能营造出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艺术环境来,这才是真正的出息。

  高飞的这段话使我明白了春杰今天所做的一切。每天清晨,赶在上班高峰到来时,他就离家到远一点的地铁站去演奏;傍晚,他又回到离家稍近的一个地铁站去迎侯下班的人流。周末有时间或为社区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或就是指导一些学生学习演奏。春杰的学生PATRICK说,他的教学很严厉,容不得学生有马虎的行为。多伦多禾登乐团教授古筝和二胡的邓老师当初和春杰并不认识,当她知道他想做点教学工作的想法时,不但热心为他联系学生,还拿出自己部分的广告位置来帮助他宣传,邓老师在解释自己当初为什么这么做时说:不管是谁,不管他来自哪里,能帮的我们都会帮,当然,前提是他必须有良好的品格。

  春杰的笛音不但给人关怀,而且给人鼓舞。

  来自厦门的洪先生那天傍晚被春杰的《我爱你,中国》所吸引,他从老远走过来静静地站在笔者身旁,一曲落下,洪先生声音有些颤抖地说:我每天下班都要跑来听听,那种声音很能撩起你思乡的情怀,有天他没有来,我失落极了,王先生做的工作虽说微不足道,但很有意义,起码我们不会忘记我们是从哪里来的。人就是这样,没出国时对祖国的概念很模糊,出了国,才知道珍惜。

  其实,从春杰的笛音里感受祖国的岂止是中国人。

  那天春杰除了演奏中国和俄罗斯歌曲外,他还演奏了朝鲜的《卖花姑娘》、日本的《北国之春》、南斯拉夫的《深深的海洋》和古巴的《鸽子》,我看到各种不同颜色的眼眸泛出感动的泪光。

  完成采访王春杰后,原以为我用不了几天就可将采访稿写完,但每次当我的手触摸到笔记本硬硬的封面时,我仿佛触摸到地铁站里每个路人颤动的心。有很多的话确实不知该从哪里讲起。能做的,只是琐琐碎碎记下这些。那些怎么写也写不完的,是我们对春杰的期望。

                            2003年8月5日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人物专访 | RSS 2.0 |

1 條評論

  1. 2007年1月14日 08:25deborah

    真動人 想請問在那裡可看到王春杰的演奏 或是有他的聯絡電話ㄇ ㄚ˙

    嗎 謝謝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