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Jerry:不按常理出牌的人

字體 -

  Jerry站在你面前,你会觉得他很好玩。

  他属于80年代出生那代人。1米90的个子,本应很男人的。但蘼勰愦幽母鼋嵌瓤矗际歉龊⒆印Pζ鹄聪窈⒆樱灯鸹袄聪窈⒆樱退闶前诟龆鳎砻婵春芸幔跃墒呛⒆印?br>   我对Jerry产生兴趣,缘于新概念培训学院Maria Sun校长的介绍。她告诉我,这是一个奇特的人。后来我在网上查了一下,竟然很多媒体都为他做过采访,兴趣顿即降了下来。因为以我的习惯,是不会写别人采访过的人。理由是假如采访者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去应付采访,这样的故事一定不会动人。

  后来,到了采访那天,我对Jerry说,撇开你的“英语潜能学习”,给我讲讲你的初恋好了。Jerry一听,竟然嘻嘻哈哈地笑着问我:凭什么要对你讲呢?呵呵,就冲他这神态,我立马精神起来。这种感觉就像是两位剑术高手擦肩而过,虽没过招,但已知道自己找到了对手。

  当然,我的特长在于问,而Jerry的特长在于说,我们就这样轻描淡写地交着手,一来一回,心门洞开,一个有趣的世界,就这样展现在眼前。

                              我不是个好孩子

  Jerry出生于大庆市,估计80年代以前的中国人,没一个不知道这个城市。以前的“大庆”,让人联想起高高的油井,还有王进喜,以及午夜里燃烧的石油气,绝没有人会想到流连在迪士高舞厅里抽烟、喝酒、泡妞的少年。

  Jerry说,他就曾这样“zuo”(音“作”)过。他说“zuo”是句东北土话,大概是往死里玩的意思。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童年。Jerry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的家庭,他的父母都是大学教师,在这样充满知识气氛的家庭中长大,他的童年是开心与快乐的。“高中以前,我的学习一直很好,在家是个好孩子,在班上是个好学生。这是一条很中规中矩的路,如果我能老老实实地走下去,也许今天的我会是另一个样子。”

  事实是,如果Jerry真是个中规中矩的人,他就不可能打开“英语潜能学习”的大门,当然,这是后话。

  高中一年级的第一天,Jerry的调皮令他“很丢脸”地被老师处罚。“那天我在教室捉到一只甲虫,我用一根钉子插在甲虫身上,然后飞向讲台那边,此时上课铃刚响,老师从教室外进来时看见了这件杰作,他认为这是件大事,连课都不上,就在班上追查是谁做的。当时大家都不吭声,这越发刺激了老师的好胜心,后来我站起来承认了,结果老师罚我站在教室外的过道上,整整一天。从那天起,我对这所学校失去了兴趣,哪怕这是省重点中学。”

  据Jerry介绍,那位处罚他的老师当时刚刚从学校毕业出来,估计是很要面子那种。他大概不会想到,因着他的面子,却令一位学生失去了学习的兴趣。从这件事情我们可知道,师者之道,不但对学生的学习,而且对他的一生,都是息息相关的。

  失去学习兴趣的Jerry,在茫然中走进了他的初恋。那年他才15岁。这场恋爱后来因双方的条件、阅历都不尽相同而告终。尽管时间很短,也就十个月多点,但对于Jerry来说,这十个月是刻骨铭心的。他说他为这十个月的恋情痛了很久,好久,直到高中毕业,才真正缓过气来。

  其实,有时我想,假如Jerry当初能将他这段心事对父母说,又或者,Jerry的父母能在Jerry开始初恋的时候,获得他的信任,彼此如朋友那样交换看法,大概,Jerry不至于荒废了整个高中。

 “那三年,我变得很叛逆。尤其反感学习。每每父母对我谈起学习,我就自然反感起来。在这种情绪下,我的学习怎么会好呢?”

  人们常说,三岁定八十。其实,一个人的性格,应该是他整个童年、少年乃至青年的结晶品,有什么样子的童年、少年或者青年经历,就有怎样的性格形成,一生难以改变。

  现在回过头来看,Jerry高中这段经历对他如今的性格影响最大,他在不被外界所信任的前提下,已经将心门关闭。也因着他对人的信任感降低,因此,他习惯以自己的方式来思考,或者是认识事物。对外界的压力,一概予以拒绝。

  这个习性,令他在以后的人生路上,虽多了分孤独,但却毅力十足,眼光独到。

                              那种感觉好极了

  Jerry是在2000年时随父母移民加拿大的。“刚来的时候,父母当然希望我能读书,但我真的读不进去。我就是这么个人,别人为我安排好的事情,没一件会被我认可,自然不会做得好。相反,我自己选择去做的事情,哪怕再苦,我也能坚持做到最好。譬如,我10岁那年学习滑冰,别人说你个子大,体重,腿长,不是练速滑的料,我就是不服气。结果那年我每天早上5点就起来练习,练到8点才去上课,这样坚持了一年,我拿了个全市少年冠军。”

  刚到加拿大,由于对学习产生了抵抗心理,Jerry决定尝试去打工。Jerry说他印象最深的,是去做换屋顶那份工,揭了一整天屋顶,赚了100块,回到家累得不会上床。后来他尝试过很多工种,卖过电脑,在仓库里做过搬运工,没一份工能令他将全副身心投入进去,直到他见了份推销电话计划的工作,那间公司是间西人的公司,刚进去的时候,公司安排他接受简单的培训,之后他就孤身上路,通过打电话进行推销,当然,所问的问题都是现成的,答案也是准备好的,好像没有什么难度。

  就是这么份别人都不当作是工作的工作,令Jerry眼界大开。因为他喜欢将这份不是工作的工作,当着一份事业去看待。

  首先,他将所有的问题都列在一张纸上。然后,根据每个问题,找出潜在的四个答案来。这样,他对自己要做什么,以及该怎么做,一下子清晰了很多。

  对于Jerry来说,有个好的脑袋,是不足以应付工作的,因为他的同事,以及他的顾客,母语都是英语。他要与他们沟通,一是要听得懂;二是必须懂得怎样回答;再有,就是最好能有一口让对方“瞧得起”的发音。

  就是为了这三个原因,Jerry开始以练英语为乐。他选取了《走遍美国(Family Album in U.S.A)》录像带,来回背着Chapter One中Act One和Act Two这两部分,一遍,二遍,三遍……直到一千遍,二千遍,他要求自己能把每一句话都能100%地正确重复,哪怕每个音节在嘴唇的位置,他都一次次地摸索,乐而忘返地。直到有一天,他在与客户的交谈中,忽然觉得很多他连想都没想的句子脱口而出,根本不受大脑控制,这足足吓了他一跳。

 “那种感觉真是好极了。”Jerry很得意地对我说。“刚来加拿大的时候,我看儿童节目,最多能听懂20%,后来讲起英语,总觉得面前有堵墙,每个句子,我总要在脑子里先将英语翻译成中文,理解别人在说什么,然后想好自己要说什么,再将这想好的话翻译成英文,这样来回折腾,懂得不多,很挫折,很失败。”

  Jerry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后,很多句子不但能脱口而出,而且还可以说一口地道的英语。“刚开始,我的顾客都能听出我是亚洲人。没多久,他们就搞不清楚我是哪里人。后来,有一天我知道他们完全听不出我是移民时,我再次感受到那种开心的感觉,真的是很好,很好,很好。”

  Jerry说,他其实应该是个性格外向的人,他喜欢交流,喜欢按照自己的方式去生活。在电话公司干了一个多月,他的业绩就飙到最前列。他的经理见此问他:你以前干过这行?他说没有。经理又问,你是怎样面对你的客人,不会是大赠送吧?Jerry笑着将他制作的表格交给经理,那上面列出了很多问题,每个问题都有四个答案。令Jerry最得意的,他凭着这张表,当然还有他的业绩,很快就担任了经理助理。之后更成为这个部门的负责人,领导40多个操英语的外裔同事。

                              一个疯了的人

  2004年夏天,Jerry忽然萌生了开班教授英语的想法。

 “其实在这之前的一年多时间里,我就想过开班教学的。起先我收过几个学生,我想将自己的方法,用在他们的身上,以检验我的成功能否再现。可惜当时我的时间太少了,这个试验没能坚持下去。”

  按照Jerry所介绍的,他的方法,原理在于合理地利用人头脑中所固有的遗忘规律,将学习分割成很细节的一小段,不断重复性地,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琐碎时间,如上厕所,坐公车,排队等候,吃饭,打盹儿……等,突破遗忘的封锁。“人的记忆,在每一次学习的开始,总能达到最高值。如果我们能在每一次琐碎的时段里,适可而止地复习一遍,那么我们的学习效果,将会在最有效值内持续为一条有效直线。所学的东西,也将会牢牢地被记在脑子里。让你在需要的时候,可以做到脱口而出。”

  Jerry是个自信的人。他说他只是将“英语潜能学习”的道理很简单地画在一张纸上,然后他就知道,他会成功。

  2004年的夏天,Jerry在去Thunder Bay出差的路上,随意从书中读到一句话:“If you have passion for something, go ahead and do it. Don’t wait till you’re ready, because you will never be ready.”

  这句话一下子将他心中的生命之钟撞响了,他说:“那天我决定了辞职,我要开创自己的事业。”

  从Thunder Bay回到多伦多,Jerry将他的决定告诉了他的上司。此时他已经是这间能源公司市场部的经理。当他的上司获知他将辞去收入颇好的工作时,很惊讶地问他:“你想教书?教什么?教谁?谁请你?”

  对此,Jerry除了能回答想教英语外,却无法说出“教谁”与“谁请你”这两个问题。为此他的上司惊叫道:“你真是个疯子,你连教谁都不知道就辞职了,你简直是不想活了……”

  Jerry并不是不想活了,他只是不想“这么样活”而已。

  当然,认为Jerry“疯了”的人,不只是他的上司。

  好几间学校的校长,听说这个连大学都没读过的孩子,却申请要教书,大都将他的话当“疯话”。这中间只有一个人给了他机会,这就是新概念培训学院的Maria。从此,这个酷酷的孩子走上了讲台,他的学生,正以一个班,一个班的比率递增,这点,恐怕连他的父母都没有想过。

                              结束语: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最有意义

  面对今日的Jerry,我没有将他看着是个成功者。毕竟他还年轻,毕竟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之所以为Jerry高兴,不是因为他能讲一口地道的英语,而是为他能安然地做自己的事情,这样蛮好的。

  其实,我们许多的人,内心所追求的生活意义,不就是为了能做自己所喜爱的事情么?从这点上来说,Jerry值得我们羡慕。

                                        2005年10月7日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人物专访 | RSS 2.0 |

1 條評論

  1. 2006年11月8日 01:25kooky

    两天前刚听到他的CD,惊讶之余更多的是佩服。精彩背后的付出。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