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2006年9月12日 的存檔信息

悼念一个人

  巴金走了。好像应该写下些什么的。毕竟我们这代人,不仅是从《高玉宝》,从《雷锋叔叔的故事》里走过来的。   儿时读《家》《春》《秋》,正是被巴金称为“人变兽”的年代。那时青春年少,觉慧勇敢、热情、叛逆而充满理想的那腔热血,何尝不在我们的血管里流淌。然后,三十年前,也是十月,“兽”变回了人,巴金老了,我们长大了。  “我明明记得我曾经由人变兽,有人告诉我… (閱讀全文)

季节的故事 十二月

                留一角天空                 一个 没有人的                 角落                 留一盏街灯                 一条 孤零零的                 小路                 留一杯红酒                 一滴 痴恋的      … (閱讀全文)

谬论灌水

  在加国无忧网站读过一篇文章,大意是呼吁网人在跟贴时要公道,我第一时间的反应是,论坛是讨公道的地方吗?   我这么说,估计原作者,还有论坛上一堆新马甲旧马甲就会涌上来,砖块棍子狂砸一顿,让我不得好死。好在,论坛的“死”,不是真死。你在BBS上狂热的时候,也许我正心平气静地喝酒看书听音乐。这就是BBS的好处,一对一,一对千都好,谁恼谁气谁狗急跳墙,谁才是败… (閱讀全文)

固执与主观

 《多伦多都市报》彩色版为了突出图片,换上了雪白的纸张,自然印刷漂亮了,远远一看,黑黑实实的一堆报纸里,清清白白的一幢鹤立鸡群,颇为舒心赏目。   其实,我并不怎么习惯看这样雪白的报纸,干净是干净,但总觉得不像一份报纸,有碍于阅读。或许这是我的固执。   讲起阅读报纸,想起刚移民过来的时候,最令我皱眉头的就是多伦多的报纸,无一不是掉油墨的,每次阅读… (閱讀全文)

八卦《大长今》

  我这人属比较慢热的人,《大长今》轰轰烈烈在电台电视台造势的时候,我却去追《金枝欲孽》,尽管我怀疑《金》是仿《大》而作。到了9月劳动节,因为有了长周末,因而才将70集的《大长今》抱回家,猛命刨了三天,但此时中国的观众们早就陶醉在“超女”的狂热中。  《大长今》谈不上是部巨作,70集的故事拖拖拉拉,但整个故事高潮叠起,一波接着一波,将宫女长今一生悲惨的身… (閱讀全文)

阅读的快乐

  很长一段时间,因忙于工作而荒废了阅读。这其实不是件好事情,特别如我这样的,每天不停地写啊写,假如不及时补充点“营养”,迟早要干涸的。   我曾经将这种缺少阅读的状态,比作一个整天坐在写字楼里的白领,从来不到楼外去吸收新鲜空气,习惯了冷气状态下的生活,慢慢毛孔就不会岀汗,也不会打喷嚏,身体应有的一些功能慢慢褪去,最终是要失去生命力的。   阅读是不… (閱讀全文)

你凭什么代表我?

  一般来说,A代表B,A要取得B的同意以及授权。   我不是很清楚加拿大电台电视暨电讯委员会对于新的电视台落地有些什么明确的规定,当然,我们要找到这些规定不见得很困难,但很多人不清楚,这是事实。   现在有两家电视台,即“凤凰卫视美洲台”以及“新唐人电视台”在多伦多申请落地,此举受到了一些社团的支持和一些社团的反对,而反对最激烈的,自然是现有的中文电视台… (閱讀全文)

生财有道

  中国人在北美做生意,来来去去离不开“食”,过去是,现在仍旧是。原因是中国的饮食文化发展足可以与西方的火箭飞弹技术比美。   中国人做生意有小聪明,这是连犹太人都不得不刮目相看的。以前有很多例子,譬如茅台酒引起世界的重视就有段特别具传奇性的故事。据说在1915年,美国人为庆祝1903年动工的巴拿马运河终于完成开凿通航,特举办“庆祝巴拿马运河通航太平洋万国博… (閱讀全文)

剥削帮凶

  朋友刚从香港移民过来,日前去见一份公司工,职位是前台小姐,那间西人公司据说福利很好,虽只请一人,却有近百人去抢。   朋友在见工前对我说,我应该没有问题的,我不行,谁行呢?   我这个朋友不是个猖狂的人,她说行,是因为她在香港某大公司工作过十多年,从一般文员做起,直杀到COO的位置上,假若见一份前台接待都不行,那实在是加拿大在调戏香港。   朋友说… (閱讀全文)

女人比男人勇敢

  卫慧落伍了,因为木子美用文字直播了她的性爱。   木子美落伍了,因为流氓燕在展露私器。   流氓燕落伍了,因为芙蓉姐姐面对高贵的清华北大学子“举美不避己。”   说女人比男人勇敢,是因为她们敢于展示自己。好似舒琪,好似天心,你喜欢看什么,她就敢露什么。   如果说舒琪天心只是为钱而露,流氓燕是为名而露,那么大街小巷露Bra露T Back露前三角后股沟的青春少… (閱讀全文)

统统跪下了

  一位十三、四岁的少女,为了取回被小偷偷去的手机,边哭边跪在小偷的面前:“叔叔,我给你跪下了,把手机还给我吧!”,之后就大声地哭了。此事就发生在中国的宁波,时间是6月16日。   据现场目击的金女士说,看着下跪的女孩,那中年男子很快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给她,前后持续不到15秒时间。女生拿到手机后哭着跑开了,而现场的目击者,包括两个中年妇女、一位骑摩托车者,… (閱讀全文)

难得艳阳天

  多伦多这几天奇热,据气象部门报导,未来一个月内,多伦多仍将持续高温炎热的艳阳天。这几天,朋友间饮茶聚会,坐在一起,总是从天气讲起。一位台山阿伯皱着眉头说:“外面连续几星期30几度,以前都未试过的,是不是来的新移民多,温度都高D呢?”   呵呵,依家真是出奇,多伦多温度高,人就烦躁;人一烦躁,就要泄热气;要泄热气,就要找对象,可怜的新移民,居然成了这… (閱讀全文)

让孩子远离暴力

  多伦多警察局最近开展的与小朋友交换玩具的活动,确实很有意义。这项活动的主要内容是,警察局拿岀一些有利于培养爱心、能开发智力的玩具,与小朋友手中所拥有的手枪、炸弹等暴力玩具进行交换。警方称这项开展这项活动的目的,是教育儿童远离暴力。   小朋友爱玩具,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由于孩子们受时下电视以及流行文化的影响,他们在选择玩具上,多以追求流行为目… (閱讀全文)

究竟要考跨几代人?

  年初回国,自然要约一些哥儿们出来聚聚,岂料打了5个电话,竟有4位周末是不得闲的,理由是“陪太子读书。”   我不知道中国现在的教育怎么会变成这样?20年前的7月,忙碌的家长大多是为他们高中毕业,准备参加高考的孩子做牛马,这似乎不难理解。但如今的7月,忙碌的不只是有高中毕业的孩子家庭,每个孩子毕业,小学的,初中的,高中的,这个家庭都会忙碌起来。   今年… (閱讀全文)

罪人曾志伟

  我不知道香港的观众何以这样折堕,让《超级无敌奖门人》横行了十年而无动于衷。   在7月2日播出的《继续无敌奖门人》终极篇中,曾志伟眼泛泪光面对观众说:“(经过)10年后的今日,阿Lo(林晓峰)已经是两个小朋友的爸爸,嘉乐又成为一名导演……直到现在,我们的节目每星期都有200多万人在收看,希望将来有机会再见!”曾志伟说完便撑着拐杖向观众鞠躬,此时我不知有多少… (閱讀全文)

可以无知不可以恃无知

  多伦多第一台“一本政经”栏目近日就性教育问题展开讨论,主持人李家豪先生特邀请前中国时报主笔,现任香港时事评论员的谭志强博士对话,其中一些观点,听起来令人哭笑不得。   话题自陶杰而起,香港电台陶杰先生之前在其节目中炮轰香港“家计会”在普及性教育上的无知、落后与愚笨,这一炮确实烧得好。   进入21世纪,因着互联网的出现,我们生活的方式以及观念已得到了… (閱讀全文)

同胞请你不要再令我们脸红

  我不知道你们是否遇到这种情况,当你驾驶着汽车的时候,前面的私家车在既不是停车位置,也没有任何阻滞,更没有交通信号的情形下紧急停车,原来是有乘客要下车。   这一个多月来我在窝顿与士刁交界处遇到过三次类似的情况,第一次是某华妇下车后旁若无人的向附近的“大统华”走去,第二次是一华裔老人带着孙儿似赶去“世纪皇宫”饮茶,第三次,也就是昨天,看见一华妇从私家… (閱讀全文)

长周末,向北走,再向北走

  我们对这个高度商业化的城市的厌恶,可在长周末里看出来。   每个长周末过后,收音机都要帮助警察盘点一下,这个长周末共发岀多少多少张交通高票。譬如8月初这个被称为“公民日”的长周末,安省的警察在400系列的公路上共发出了1500多张告票。   驾驶者在长周末飚车,于我的理解,是逃离这个城市,因为过于刻板、枯燥、机械的生活,像一架永不知疲倦的老机器,周而往复… (閱讀全文)

“阿灿”“表叔”“北菇”侮辱了谁?

  我在《可以无知不可以恃无知》一文里,提出这样一个问题:“长期以来,大陆人对香港的无知,是以虚心学习为前提,无论你怎么侮辱性地嘲笑他‘阿灿’ ‘北姑’,他们对香港现代化进程均表现岀一种景仰与虚心,是接受心态;但反过来,香港人对中国大陆的无知,却是建立在成见、鄙视、嘲弄之上,是拒绝心态,这是香港社会的不文,没什么可值得炫耀和荣光的。”   现在我继续延伸… (閱讀全文)

谁宠坏了女人?

  这个问题的答案当然只有一个:男人。   男人一直知道自己在做一件什么事情,女人的任性,女人的蛮横,女人的不讲道理,其实都是在有所依赖的前提下而泛滥。   就举一个前面说过的例子,女人逛街,女人买衣服的同时,男人完全可以选择是陪着女人一起逛街一起选择衣服,或者选择你逛你的服装店,我泡我的书店,两者完全是平等的,互不排斥。   有这么些男人,陪女人逛…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