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固执与主观

字體 -

 《多伦多都市报》彩色版为了突出图片,换上了雪白的纸张,自然印刷漂亮了,远远一看,黑黑实实的一堆报纸里,清清白白的一幢鹤立鸡群,颇为舒心赏目。

  其实,我并不怎么习惯看这样雪白的报纸,干净是干净,但总觉得不像一份报纸,有碍于阅读。或许这是我的固执。

  讲起阅读报纸,想起刚移民过来的时候,最令我皱眉头的就是多伦多的报纸,无一不是掉油墨的,每次阅读完后,双手黑黑。也因为这个原因,以前躺在床上“叹”报纸的习惯一笔改掉。自始每与人谈起报纸,都相当不满地声讨道:“加拿大的报纸没有大陆香港印得好。”

  后来有一天,遇到一加拿大人报人,我们自然讲起报纸,他说:“加拿大的油墨是好东西,你别看它会掉到你手上都是,但假如被吃到嘴里去,却没有毒。你说的那种不掉色的油墨,其实是加了化学添加剂的,小孩吃到肚子里没有好处。”

  此公一番解说,顿让我对加拿大的报纸生岀番好感来,虽然我至今无法检验他所说的道理是真是假。

  被黑油墨熏了几年,我早就习惯了这种黑黑的报纸。一份在手,拈拈,翻翻,悠然自得。后来岀现了份被称为最干净的报纸,每次拿在手上,总觉得这样的干净,无心阅读。

  我的这种固执,属于阅读情趣的一种,这是他人无法改变的。譬如,如今的《多伦多都市报》,雪白之下,保留了黑白版面原有的印刷,黑白交替,我并没有厚白鄙黑,这样的固执,我是珍惜的。

  当然,或许在另一些人眼里,我这样的固执属于顽固不化,是主观的表现。这点我也理解。民主社会里,我可以有我的固执,你可以有你的主观,大家相安共处,何乐不为呢?就如“超女”的选举,李宇春谈不上才女靓女,但却能引起粉丝的喧闹,原因是审美情趣中有不同的角度,厌倦了才女靓女的粉丝,有了中性的选择,这有何不可?

  还有狂热者说,这辈子我怕是没觉悟选“人大”代表了,让我自由地选“超女”乐乐总可以吧?呵呵,这样的若愚,虽固执而主观,倒是可爱和民主的。

                                  2005年9月30日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随笔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