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女人比男人勇敢

字體 -

  卫慧落伍了,因为木子美用文字直播了她的性爱。

  木子美落伍了,因为流氓燕在展露私器。

  流氓燕落伍了,因为芙蓉姐姐面对高贵的清华北大学子“举美不避己。”

  说女人比男人勇敢,是因为她们敢于展示自己。好似舒琪,好似天心,你喜欢看什么,她就敢露什么。

  如果说舒琪天心只是为钱而露,流氓燕是为名而露,那么大街小巷露Bra露T Back露前三角后股沟的青春少女,她们图什么?

  人体的某一部分涉及私隐而被禁止公开,这是天经地义的。数十年前女性露岀香肩已属大逆不道,鲁迅先生就曾抨击过卫道士对道德的捍卫:“我们的同胞,看到了半只裸臂,就想到了整个裸体;想到整个裸体,就想到性交;想到性交,就想到杂交;想到杂交就想到私生子。”,这是上世纪三十年代的事情。假若鲁先生今天有幸读到《有了快感你就喊》、《恋上你的床》、《处女之死》、《你会不会做》,或者更直接些的《丰乳肥臀》、《水乳》、《在70年代的乳房上奔跑》、《拯救乳房》;和《绝不堕胎》等,相信他有理由封笔。

  谁在改变着人们的观念?是文字,还是文字以外?

  鲁迅们充其量只能在字里行间处呐喊,小说家们充其量只能在文字游戏中意淫,他们再勇敢,都没有女人们坦率。

  如今的女人要挺了就挺了,要露了就露了。她们在大街上信心百倍地从乳房至蛮腰至肚脐至小腹至股沟一一展现出来,并且笑盈盈般告诉男人,这就是美就是青春,男人们有力量反抗拒绝吗?假如有一天女人们将称之为“耻”的骨啊毛啊都作为美的符号露出来,你说男人们会齐起来声讨吗?如果不能,那么是谁在改变世界呢?

  女人的主动与勇敢从某方面嘲笑了男人的虚伪。因为女人们连最“耻”的都敢露,男人们却将灵魂收藏得不见天日,怎能不肮脏。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随笔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