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罪人曾志伟

字體 -

  我不知道香港的观众何以这样折堕,让《超级无敌奖门人》横行了十年而无动于衷。

  在7月2日播出的《继续无敌奖门人》终极篇中,曾志伟眼泛泪光面对观众说:“(经过)10年后的今日,阿Lo(林晓峰)已经是两个小朋友的爸爸,嘉乐又成为一名导演……直到现在,我们的节目每星期都有200多万人在收看,希望将来有机会再见!”曾志伟说完便撑着拐杖向观众鞠躬,此时我不知有多少人如我一样,叫他“悭D”,叫他无将来。

  曾志伟是毒药,十年来他凭藉《奖门人》节目恣意放毒,受害者,正如他所说的,每星期有200多万人。

  在《继续无敌奖门人》节目结束后,“无线”推出的另一档《水著欢乐奖门人》中,坐着轮椅的曾志伟,在主持男艺员追逐女艺员的游戏中,笑逐颜开高嚷“狗公”“狗母(也母)”,真实、准确地将曾志伟猥琐、淫秽、贱格的品性勾画出来,

  如果我们按10年为一代人来划分(像我们经常所说的70年代80年代就是如此分法),那么自1994年无线推出第一集《超级无敌奖门人》开始,曾志伟起码已毒害了一代,污染了两代的青少年,这绝不是夸夸其谈。

  在《奖门人》节目里,曾志伟将庸俗合理化,节目中不但以粗言秽语侵犯宾客,还借机以爆人私隐、整蛊宾客为乐。像用水枪射女艺员、在食物中暗藏芥辣让艺员中招、用手按着艺员的脚实施脚底指压,并要求艺员在承受痛苦的状态下唱歌欢笑,以及利用游戏节目让男女艺员做一些带性暗示的身体接触,这是不是在糟蹋人格呢?

  除了放毒,曾志伟还在教坏小孩。节目中多少女艺人被他玩弄于掌心?艺人,特别是女艺人被他公然在大庭广众下占尽便宜,就以“超级无敌之大长碌”来说,曾掌门令男女艺员、或是两男夹一女相拥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滚动,可怜的香港艺员,他们在所属公司的压力下,被迫卖身,卖笑,这种公然的性骚扰与侵犯,难道就是狮子山下社会的公德与品格?

  或许有人会说,这是一个你情我愿的节目,大家都是替公司做事,何必上纲上线呢?

  艺员们甘于被公开侮辱,真的是他情?她愿?

  退一步来说,如果艺员们是因公司的压力而接受被调戏,那“无线”就是借势行凶;如果艺员是在高额奖金诱惑下“卖身”,那么曾志伟所宣扬的价值观就是“金钱大晒”,买淫合法;如果艺员什么都不图,真是为“艺术”甘愿脱鞋承痛苦,被水射湿身,被异性借游戏吃豆腐,甚至做岀猥琐核凸的淫秽动作,那么只能说这些艺员是贱人,而那些哈哈笑的观众,以及纵容这样变态节目成为每个家庭周末大餐的香港政府,是贱精一族。

  当然,将《超级无敌奖门人》行凶10年的罪过全算在曾志伟一人身上不合道理。因为施者与受者,还有兴致盎然的观赏者,无一提出申述,犯罪的,已不止是曾志伟一人。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随笔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