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长周末,向北走,再向北走

字體 -

  我们对这个高度商业化的城市的厌恶,可在长周末里看出来。

  每个长周末过后,收音机都要帮助警察盘点一下,这个长周末共发岀多少多少张交通高票。譬如8月初这个被称为“公民日”的长周末,安省的警察在400系列的公路上共发出了1500多张告票。

  驾驶者在长周末飚车,于我的理解,是逃离这个城市,因为过于刻板、枯燥、机械的生活,像一架永不知疲倦的老机器,周而往复地熬着日子,能逃当然要逃。

  多伦多人在长周末逃离城市最大的幽默,是去年或者是前年的某个长周末,一哥们(当然不会是华人)和女朋友在高速公路上边飞车边做爱,警察将其截停后悠悠然地说:“这样美妙的享受应该在家里。”

  我真的对那哥们肃然起敬。不是羡慕他的技术,而是对他为追求自由所表现岀的勇气和无所谓。

  美妙的享受,不仅仅在家里。要不长周末就不会有那么多逃岀城外的汽车。

  长周末往哪里去?朋友每次这样问我,我都会这样回答:“往北走吧,走到哪儿,算哪儿。”

  这样说好像很被动,很懒散。不过,长周末所追求的,就是被动而懒散的生活,去什么地方,玩什么,都不是主要的。

  7月30日(星期六)清晨,我们一行8人聚集完毕,随即开始了这个长周末之行。行前我曾借助Google的搜索系统,从400公路画岀一条通往North Bay的红线,这是地图标准的设计,但我们终是放弃了这条标准路线,原因是一位熟悉北面环境的朋友向我们建议,如果我们改由48公路走,沿途能看到更自然更随意的乡土景色。

  朋友是土生土长的加拿大人,当然要听他的。加上,48公路就在我家门口,何乐而不为呢?

  北美八月的乡村,是一年最舒心赏目的季节。田野上堆着一捆一捆的草卷,马儿在熏风中悠闲追逐,阳光透过茂密的枝叶,轻轻柔柔地洒满一天一地,这种感觉,是城市人无法经常体验的。

  Timmins距离多伦多有600多公里吧,我们走走停停,大概用了8个小时。具体路线是由48号公路往北行至终点后,转35路公路继续往北,走完35路公路,则西行60公路,见到11号公路后转向北,逾North Bay进入101公路往西则可到达。

  到Timmins时已是黄昏,也许是长周末,城市街道上来往的人并不多。我们在餐厅吃过晚餐(自然是西餐)后,随即向Kettle lakes挺进。

  Kettle,顾名思义,指的是在沉积平原上,由于冰河的融化,所遗留下来形状像大锅底的洞穴。

  Kettle lakes是安省自然保护区,总面积约为1261公顷(1公顷为1万平方米),公园内有22个湖,其中的20个湖是在1万2000年前冰川作用所形成。商店里一位小姑娘告诉我,如果我们有耐心,可以在树林的深处,找到一些诸如海螺或者鱼类的化石。

  森林里是否真有这样的化石我并不知道,不过我确实在商店里看见不少海螺化石,形状完整的要100多加币,不完全完整的,只要40多加币。螺石纹理清晰,形状古朴,置于家里,确是一件很好的艺术品。

  按照原先预订,我们在依“林”傍水的一隅,找到我们的营地。与我们汽车房屋相邻的,是来自纽约的一家人,他们带来了自行车,排球,还有各种食物,看样子似是不住够一个礼拜决不轻言收兵。

  Kettle lakes不愧是原始森林,山清水秀,很有种山色清朦的感觉。一位老人告诉我们,这里确实有黑熊出没,不过不用耽心,它们自有寻食的地方,不会伤害宿营者。“当然,”老人说,“如果你们随意喂它们吃东西,那就无法担保岀什么事了。”

  Kettle lakes公园里到处是野生的果实,像我最喜欢的Blueberries,果小,轻轻含在嘴里,细嚼慢品,味道清甜而甘厚,非一般的享受。

  据介绍,很早以前这里人迹稀落,后来有人前来采木,狩猎,吸引了商人们的到来,他们为交换动物的皮毛而至,如此年复一年,逐渐被外人所发觉。

  走在Kettle lakes宁静的小道上,极目远眺,清清的湖,蓝蓝的天,树木根深叶茂,森林与湖相依为息,都市里那分烦恼与烦躁,尽在这一天一地的单纯中洗涤干净,这确是最好的休息与放松。

  一夜清凉,早晨被清脆的鸟声所惊醒。阳光温温和和,林间云烟氤氲,恍如世外桃源。

  早餐是自己动手,即食面,白粥,加上“大统华”超市买来的泡菜,吃得满足而舒服。饭后开车,再回Timmins。

  Timmins得天独厚的是蕴藏丰富的自然资源。这里除了是世界著名的黄金产地外,同时也是如银、铜等各种金属的产地。丰富的森林资源,同时也使Timmins成为加国重要的木材与纸张的出品地。

  1909年,勘探者在Timmins发现了三个大型的金矿,这就是名为“Hollinger”、 “Mcintyre”和“Dome”的金矿,这三个矿的藏金量相当惊人。

  1910年,Hollinger矿开始开掘,到1968年结束,70年代再重新开发,但最终因为该矿资源已尽年老色衰,最后只好僻为旅游参观景点。

  在参观金矿前,为了力求重复矿工工作的全过程,我们的导游,一位曾在这个矿担任矿工的男子,指定我们先填写个人情况表,然后在他的助手协助下,我们换上了采矿工的服装、鞋子、安全帽,配备了矿灯,整个过程俨然是下井采矿般。

  Hollinger矿在半个多世纪的开采中,最深距离地面达5450尺,共开采了2000万安士的黄金。

  在井口,导游向我们展示了一台上世纪初由IBM生产的打卡钟,该钟为纯铜制造,可见早期的IBM,在机械制造上已相当独到。

  由于年久不用,目前数十层的矿井已被水淹没。导游说,70年代初,矿井曾被重新开采,但工作很烦琐,包括先将井中的水抽去。

  我们参观的井区是首两层,距离地面约60多米,相当18层搂的高度。导游因本身就是矿工出身,所以对矿中的一切相当熟悉。他从找矿到放置炸药,到开采,收集以及运输,每道工序都作了详尽的演示。有时为了增加实景气氛,他还亲自操作起设备,故作采矿状。

  完成井下的参观后,我们浮岀地面参观了两个工场,以及一所矿工当年居住的房子。尤其令人感兴趣的,是房子里许多的实物,像缝纫机、炭烧熨斗、大水煲,一一从久远的记忆中活生生地跳了出来。这些家庭用品对于今天这一代人也许是陌生的,但我们确实是看着这些东西长大的。

  在离开金矿的时候,导游发给我们每人一张证书,证书上写有我们的名字(在参观前填写过资料),还有一张30年代矿工领取薪酬的注销支票。据导游介绍,这些支票是他们从银行里取回来,作为纪念品,送给每位参观者留念。工作之细,用心之良苦,非是那19元的门票价所能买到的。

  离开Hollinger矿,我们参观了Timmins人最引以为自豪的地方,加拿大著名乡村歌后Shania Twain艺术纪念中心。

  可以这么说,来Timmins参观的加拿大人,绝大部分是冲Shania Twain而来,因为这是她的故乡。

  1965年8月28日出生的Shania Twain,自幼喜欢弹吉它,唱歌和写作,由于受到父母亲的引导,通过参加歌唱比赛而走上音乐发展的道路。她先是在当地酒吧,后又到电台和电视台演唱,21岁那年,Shania Twain的父母因车祸双亡,她只有以唱歌独立支撑着这个家庭,照顾四名年幼的弟弟。

  1993年,28岁的Shania Twain签约Mercury Nashville唱片公司并于同年发行专辑《Shania Twain》,1995年初,Shania Twain轰动性的第二张专辑《The Woman in Me》正式发行,这张专辑里诞生出了多首冠军单曲,整个专辑的销量也持续走高,到1996年末,这张唱片北美总销量近千万张,并且打破了在美国乡村专辑榜占据冠军最多周数的纪录,同时为她赢得了第一座格莱美奖杯。

  1997年Shania Twain第三张个人专辑专辑《Come On Over》的发行把Shania Twain彻底推向了乡村流行音乐的顶峰,同年她进行了两年的世界巡演做宣传推广,到1999年末的时候,专辑《Come On Over》的销量已经达到了令人惊异的3600万张,同时为她累计增添了四座格莱美奖杯。

  2002年11月,已为人母的Shania Twain发行了她的第四张正式专辑《Up!》,这张专辑首周就名列Billboard 200排行榜冠军,唱片销量超过520万张。2004年11月9日,Shania Twain推出了个人音乐生涯以来的首张精选集《Greatest Hits》。

  Shania Twain的成功使世人对Timmins瞩目,为此,这座城市于2001年花费了550万元建起了占地1022平方米的Shania Twain艺术中心,Shania Twain献出了她所有的奖杯,还有近100万元的台上服装,她的结婚礼服等珍贵礼物,中心所有的展品展露了Shania Twain的成功,以及她的支持者对她的爱戴。

  2004年11月2日,Shania Twain第一次来到这里,她承诺,以后将会再来。

  Shania Twain艺术中心别具高雅,令我相当感慨的,Timmins肯花数百万为一名歌手,而不是政治家建造艺术中心,足见艺术在人们心目中的位置。

  星期日的夜晚,我们在Timmins的一间宾馆住下,之所以舍森林而回归城市,原因是贪求宾馆的安逸,可以喝酒,可以“锄大D”(打扑克),直到天亮。

  星期一是长周末最后一天,一早起来,我们踏上规程。这次我们完全按照地图的指示,从Timmins选择101公路西,三个小时后到Sudbury,之后再选择69号公路向南,经Perry Sound后直抵400公路南行,数小时后到达多伦多。

  在Sudbury,我们参观了一个很著名的镍矿,这里生产的许多稀有金属,为加拿大相关制造业,譬如金属钱币提供足够的原材料。矿物博物馆入口处所矗立的Nickel标志,足说明此地的重要,本来我们还想到矿下去参观,一听费时需要3个小时,算算时间不够,只好作罢。

  从Sudbury沿69公路到Perry Sound,路两旁的岩石上,我们可看见许多用石块砌成的图案,风格各异,却不知所云。后来在Perry Sound找到一份资料,方知道这是因纽特族的风俗,这种叫做“Inukshuk”的图案,是因纽特人根据不同的用途,譬如指示方向,警告此地危险,还有带有祝福,或者是祝愿狩猎者有好运气之类,这种图像可大可小,可用一块石头或数快石头砌成。作为因纽特人的习俗,外人不得私自拆除这些石像,否则会遭遇不幸。加拿大政府尊重因纽特族的这种风俗,所以对他们在公路边所砌的图案不予干预。

  Perry Sound是个拥有3万个岛屿的大湖,这里湖水清晰,有些地方可以凭肉眼看到旧的沉船,大都是1800年到1900年的沉船,其中还有蒸汽船,一些潜水初学者,很轻而易举地,就能发现到目标。

  港湾有位长者告诉我,这个湖有艘蒸汽船,名字叫Manitoulin,于1882年5月18日在Perry Sound西面的Georgian Bay着火沉没,约有30多人死去。后来船东再造了一艘船,名字叫Atlantic,事情相当离奇的,是这艘船在1903年11月10日再次失火沉没,幸好这次没有死人。现在潜水者可以潜水到10至12尺的深度见到这艘船,船斜插于湖底,直到50多尺仍能看见。

  另一艘叫Waubuno的蒸汽船,于1879年11月22日突遇雪暴连同船上30多人失踪,到了第二年的春天,发现沉船点在Perry Sound的南面,一个叫Bradden的岛旁,要观看这些沉船,可以乘坐大型轮船参加环岛游,成年人每人收费30元,我们在码头边看到许多来自多伦多的朋友,正在船边等候上船回程。

  Perry Sound回多伦多也就两个多小时的路程,三天的放松,对于都市人来说十分珍贵,难得的不是看见了什么,而是你在紧张的工作与生活中,懂得及时行乐,这点心态,不是人人都懂,也非是金钱所能买到的。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随笔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