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驱车百里只为咸猪手

字體 -

  难得碰上个长周末,之前一班朋友就相约,到“双城”去消磨。朋友说过:“所谓长周末,就是将时间耗尽,汽油耗尽,还有心情放尽,不过如此。”此话一点也不错。

 “双城”离多伦多约1个多小时的车程,所谓“双城”,指的是滑铁卢(Waterloo)和凯清尼(Kitchener)这两个小城。

  7月1日是加拿大国庆节,因为怕路上车多执罚的警察多,加上节假日,许多商铺都不开门,所以,我们选择7月2日(星期六)出发。

  行前朋友来电话,嘱一定要带几份《多伦多都市报》给他们,好在路上阅读,虽是很随意的交带,但对于听者而言,却是很窝心的一种肯定。这种感觉,对于报人来说,感受尤深。因为一份报纸,从编辑到成型,所赋予的心血,非时间,或者一两句话可说得明。

  早餐是在Markhom Rd与Sheppard Av的一间不起眼的西餐厅完成,一份早晨3元多,有煎蛋、有面包,有烟肉以及咖啡,如果食量不大的,可以两人吃一份,很有点“草根”西餐的味道。

  Ken是相识多年的朋友,这些年我们经常相约出游,每次不但他开车,而且会将所有该准备的事情,一一安排得当,任劳任怨,我们尊称他为“团长”。

 “团长”开车前嘱咐我们系好安全带,一脸的严肃,好不威风。之后我们沿401西行,约莫是一小时的车城,就到达滑铁卢(Waterloo) 和凯清尼(Kitchener)。

  很少有加拿大人不知道滑铁卢城,原因是有北美电脑工程师摇篮之称的滑铁卢大学就在城内的大学街。由于此行的目的地不是滑铁卢,而是St.Jacobs(圣积及市),我们只好远远地眺望了滑铁卢一眼,之后擦边而过。

  去圣积及市,应该岀401转HWY85即可到达,“团长”凭记忆提早在凯清尼离开高速路,结果我们在市镇上转了两圈,后来见一华装妇人,伫立在树荫下一辆黑色的轿车旁,我们赶紧尾随而去,问道于“妇”。

  热心的妇人显然也说不清方位,但她和蔼可亲、温文尔雅的态度,让迷道者的我们没有丝毫的焦虑和不安。妇人双手交合,轻盈盈地带领我们往前走了几步,在一所房子前,她将我们介绍给另一西装革履的老人,显然,这是她的先生。

  老先生此时正要到教堂去,闻知我们要赴圣积及市,他主动提出开车带我们一段路,此种热心,可用民风淳朴来形容。当老先生将我们带上HWY85,确认我们不会迷路后,临别前还送给我们一些关于基督教的宣传单张,当然,我们很郑重地收下这份礼物,不管信与不信,善心是能感受到的。

  谈到宗教,圣积及市是一个宗教徒群居的地方。闻说约从1845年起,门诺教(Mennonite)徒为免宗教迫害自美国宾州迁居至加拿大安大略省Waterloo区,他们大多是荷兰、德国南部、瑞士等族裔人,圣积及市目前仍住有4000多门诺教徒,他们注重家庭观念、以宗教为生活重心。

  据介绍,居住在圣积及市的清教徒,多为德国后裔,现分为新、旧两系。旧派人士仍非常保守,穿中世纪服装,驾马车,甚至不用电;而新派人士则逐步接受了现代的东西。我们在街上不时看到有戴黑帽、穿黑长斗篷的策马人,他们表情庄重,冷漠,似是与世相隔;而另一些年轻人,则穿着流行服装,开哈利摩托,相映成趣。

  一位熟悉此地情况的路人告诉我们,在此居住的门诺教徒生活完全照表操课,每周四、六忙着农夫市场、每周日聚会,结婚多排在周三。门诺教徒的婚礼神圣而庄重,没有鲜花、相机、新人不当众亲吻。

  远离世俗的门诺教徒,崇尚自然,不采用科学方法避孕,因而,家庭结构相当自然。很多家庭,兄弟姐妹有7、8人之多。而令人慨叹的,是百年来他们的离婚率是零,真可用“不离不弃”来形容。

  由于所持的世界观不同,门诺教新旧两派矛盾重重。不过,只要各按各的轨道行事,倒不见得谁碍着谁。

  到圣积及市,一定要去农夫市集(St.Jacobs Farmers’Market)参观。市集里除了有丰富的农产品,包括各种类的新鲜水果外,还有一些手工业品,工艺品,以及“市集歌手”自己录制的歌曲。那些简单的、自然的音乐,大多以歌颂自然以及人生为主。在市集的一角,我看见两位男歌手,很投入地融人歌唱里,那种与世无争的悠闲,着实令人羡慕。

  同行的7、8个人,各买了自己心爱的礼物,除了清教徒手植、不用化学肥料的菜蔬、水果外,还有芝士、香肠、不含酒精的果酒、自己烤的面包、甜点(特别是苹果批)等。

  当我们大包小包地离开农夫市集,时间已是下午的两点多钟。圣积及市镇并不大,附近也有不少餐厅,但行前听到过此地的朋友说,来圣积及市,一定要去尝试一下著名的德国咸猪手,我们当然不轻言进退。

  吃咸猪手不在圣积及市镇上,一位热心的本地人告诉我们,那间名字叫Old Heidelberg的餐厅,咸猪手最有名,他为了使我们相信他的话,特别强调:我经常都会去吃的。既然如此,为了心中的咸猪手,我们宁愿舍近求远。

  Old Heidelberg餐厅在圣积及市镇西南方向,地点在3006 Lobsinger Line(电话519-699-4413),即Lobsinger Line 与Kressler Rd的交接处。餐厅的布置很简单,最令我惊喜的,不是咸猪手,而是生榨德国啤酒,那些久违了的红铜啤酒桶,曾经在深圳,以及北京的燕莎见过,喜欢那即榨即喝的鲜啤酒,就因为这个缘由,后来在自己开的餐厅特意引进了一套,这当然是很多年前的事情,如今再见,那分亲切,以及曾有过的青春年少,都一一从内心涌现出来。

  喜欢德国咸猪手,除了是当然的吃肉者外,还有就是一种深远的情怀。好多好多年前在北京读大学,食堂阿姨用卤水腌制的蹄膀,一直是我们宿舍的最爱。那时玩扑克,“五十K”也好,“拖拉机”也好,赌来赌去,赢输都是蹄膀。更有时,为一只蹄膀,可以争得脸红耳赤。

  后来到了香港工作,前几年在赤柱大街的美利楼德国餐厅,曾吃过他们特制的咸猪手,印象颇深。据这间餐厅的师父介绍,他们制作的德国咸猪手,是选择皮薄肉嫩的加拿大猪手,先用德国啤酒、盐、白醋及香草腌制一夜,翌日先蒸2小时,再烧烤45分钟,烧烤时不时在表皮上浇上有蜜糖味的德国啤酒,所以外皮香脆,肉嫩多汁。餐厅的经理说,不少内地游客特意到此品尝,这款菜式可日卖100多只。

  Old Heidelberg的咸猪手与美利楼德国猪手相比,可谓不相伯仲。皮薄,味甘,不腻,余味萦回。从价格上看,也不算贵,带薯条和沙拉的收加币10元多,光吃猪手的,只收8元多,个头相当大。我们在欢呼声中每人为自己叫了一只,味道确实好,忍不住又加了4个外卖,直到酒酣耳热,方驾车离去,此时已是夕阳西斜。

  在回来的路上,想起生活就是如此,什么叫满足?假若能这样悠闲,这样坦荡而无顾虑,夫复何求?足矣。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生活 (全局), 随笔 | RSS 2.0 |

8 條評論

  1. 2006年10月12日 17:48xyz

    garbage article, waste people’s time. all the names, phases, terms are very inconsistant. I can easily see the auther’s cheap bottom.

  2. 2006年10月12日 18:27publicbus

    文章还不错,只是地名翻译太差,不符合中文习惯,影响情绪,败笔。

  3. 2006年10月12日 20:515460

    文章不错,51的博客也不错,到www.5460.ca, 你会发现功能更强的博客站点。5460就是中文的谐音“我思念你”

  4. 2006年10月12日 20:55哇咧

    坐TTC地铁没准也能遇到咸猪手

  5. 2006年10月12日 21:28博客管理员

    5640 很不错,我刚注册了一个用户 :)

  6. 2006年10月13日 10:34Kevin

    This is to XYZ, I can easily see the your cheap bottom, Mr XYZ. Show some respect to the people and yourself.

  7. 2006年10月13日 12:43Brian

    Thank you for sharing your experience.

  8. 2013年7月20日 10:11高高兴兴又一天

    对我来说,木然是个名人。看过吃咸猪手文章之后,有些想法想说说。班门弄斧,请见谅。 驱车百里吃猪手,目的是享乐人生。羡慕之余无可非议。可与此同时,名人也在为德国猪手大做广告,诚然猪手非常好吃。咱们的酱肘子不知是否与之可比?我的意思是如果发挥你名人的效应,把咱们的酱肘子也宣传得象德国猪手那么出名,那你可真是“燎(了)不起,要烧着吃”的名人了!一个品牌的诞生是非常不易的,更不用说知名品牌了!如果在你的帮助下,能宣传出一个甚至几个知名品牌,那就是你的丰功伟绩!你就是被宣传出来的知名品牌的恩人!那将成为历史逸事,流传千古! 如果你愿意,可以尝尝我的酱肘子。Home made. 另外挑毛拣刺:Markham,不是 markhom , 一份早餐,不是 一份早晨 ,车程 不是 车城 。这都是打字快出的笔误。 我会做一些好吃的,如果愿意,欢迎品尝!如果愿意交一个凡人朋友,请联系: williamyy9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