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2006年9月12日 的存檔信息

猪头男人

  窃以为,男人在女人面前,是最蠢的动物。   譬如,女人每次岀门,总要做很多的事情,像清洁脸部皮肤,化妆,整理手袋,很多很多……自以为聪明的男人,对于女人“千呼万唤不出来”之举,往往是七情上脸,这是蠢之一。   为什么说男人七情上脸就是蠢呢?因为无论你脸色再难看,都无法制止女人的“姿整”。生活中,用手随意梳理头发出门的女人毕竟是少数。既然“先整容装后出门… (閱讀全文)

男人有“难”

  女人喜欢购衣物,这好像天经地义,男人从没有对此质疑过。   电视里说,女人购衣物,不能简单用天性去概括。譬如,心理学家认为,一些患有忧郁症的女人,会借购物来发泄。一位喜欢买帽子的女人走到镜头前,她说她曾经相当痛苦,因为心情一不好,她就会出去购物,而且大都是往帽子店奔,自己无法控制。   这位女人还说,其实她也知道,自己并不需要那么多顶帽子,就算… (閱讀全文)

某男某女

  女人喜欢某件衣服,买下来了。   女人喜欢另一件衣服,再买下来。   女人后来又看上了一件衣服,她在服装店里左试右试,从试衣室转到镜前再转到丈夫面前,女人问:“老公,你觉得我这件衣服好吗?”   男人看见他的她笑盈盈地竖在面前,马上将温谦的笑容堆在脸上说:“嗯,很好看,你喜欢就买吧。”   女人好像听岀男人话里有些不快,于是有些疑惑地问:“你说的是真话… (閱讀全文)

找骂

  很久没有逛书店,居然还是惹出事来。   我不喜欢北美这边的中文书店,大概开书店的都将这看成是一种生意,把书店当杂货店开,进门先是报纸架,然后是新书架,上面优先放着的,多是些算命啊风水啊奸杀之类,很没有书卷气。   记忆中的三联书店,该是很雅致的,不过那是在港岛,不是多伦多。   前几天泡书店居然被看店的侮辱了一番,理由是我在每个书架上都要停留,看… (閱讀全文)

明天你要嫁给他

  明天你要嫁给他了,这个夜晚你在干什么?   二十多年前的六月,我们将你接回家,襁褓中你睁着眼好奇地看着我,你母亲对我说外甥果然像舅,我听了忍不住用手指点了你的鼻子,岂知你竟然笑了起来,我们的缘分就这样的开始。   你第一次去“全托”那天傍晚,一位相熟的阿姨急喘喘地跑到我们家说你在托儿所哭得脸色发紫,我听了第一个放下饭碗往托儿所跑,远远见你倚在围栏… (閱讀全文)

斯达巴克斯咖啡

  阳光透过硕大的玻璃懒洋洋地落在茶几上。还有音乐,以及进进出出、穿着低腰裤的少女。   喜欢这样的。找个理由,远离电脑,抱本书,倦在STARBUCKS咖啡店里。时间与阳光与书本在悠闲地翻动着。   周日应该做的事情很多,选择STARBUCKS,因为可以很随意地坐着。比如现在,将腿盘在阔大的沙发上,虽然不绅士,但很舒服。   STARBUCKS公司创办于1970年,在很短的时间里… (閱讀全文)

令你无法不心动的何韵诗

  我有些惊讶,因为我发现白色的衣服配牛仔裤很适合阿诗。在开始专访前我为她拍了很多照片,数了一下,竟有80多张,而且大都是侧面。   其实,我也曾为她拍了很多正面的,但总觉得很难捕捉到她的神韵,后来我告诉她,为什么我没办法将你的正面拍得很阳光,她听我这么说就站起来,很随意地摆了几个姿势,可惜都没有那种效果。她的侧面尤其好。   我借助侧逆光,故意让背… (閱讀全文)

驱车百里只为咸猪手

  难得碰上个长周末,之前一班朋友就相约,到“双城”去消磨。朋友说过:“所谓长周末,就是将时间耗尽,汽油耗尽,还有心情放尽,不过如此。”此话一点也不错。  “双城”离多伦多约1个多小时的车程,所谓“双城”,指的是滑铁卢(Waterloo)和凯清尼(Kitchener)这两个小城。   7月1日是加拿大国庆节,因为怕路上车多执罚的警察多,加上节假日,许多商铺都不开门,所以,我们选择… (閱讀全文)

街头文化以及我们的生活

  米兰·昆德拉在小说《慢》中写道:“慢的乐趣怎么失传了呢?古时候闲荡的人到哪儿去啦?民歌小调中的游手好闲的英雄,这些漫游各地磨坊,在露天过夜的流浪汉,都到哪儿去啦?”  “美国诞生在街头(America was born in the streets)”――这是好莱坞大片《纽约黑帮》的宣传词。   北美是一座梦想家的新大陆。有一句老话至今被人默默崇拜,这就是:街头没故事,城市也就没故事… (閱讀全文)

闲话茶楼文化

  对于旅居海外的华人华裔来说,不管你对主流文化的认同是深是浅,上茶楼饮茶已成为许多华人家庭日常生活的一件常事。像在多伦多,周末来节日去,老人家说,行来逛去都是那几间,吃的也是那数十味茶点,但一家人去饮茶始终是亲戚朋友联络感情的首选方式,可见,饮茶已经超出了“饮”和“食”的意义,上升为一种文化情感的维系。   确实,对于粤人来说,茶楼文化包容着相当深远… (閱讀全文)

华语广告漫谈以及多伦多的陷落与重生

  一直以为,华语广告在多伦多恍如现代都市里的一架老爷车,我这么说并不是用老爷车来比拟多伦多华语广告有多么的珍贵和典雅,而是说,在这个充满着日新月异希望的都市里,华语广告的创作和鉴赏与时代的发展相比是多么的不协调。   如果再直接些,我们完全可以用枯燥、乏味、低俗给本地广告打分,这样说并非夸夸其谈,不信你从平面媒体到收音机到电视台,“老公”、“老婆”呼… (閱讀全文)

蒙特利尔大屠杀与“16日运动”

 “16日运动”的准确表达,是指“全球消除性别暴力的16日行动”,这项活动是一项全球性活动。从1991年开始,每年的11月25日到12月10日被定为开展16日运动的时间。   在过去十三年来,全球已经有超过130个国家的大约1700个机构参与了16日运动。这项运动每年都会确立不同的年度主题,而即将到来的2004年16日运动的主题,将被定为“为了妇女的健康,为了世界的健康:不再有暴力”。… (閱讀全文)

纽约地铁100年

  10月27日,是美国纽约地铁建成100周年的纪念日。100年来,地铁一直是纽约这个城市的一个重要标志,在好莱坞的许多电影里,纽约地铁的场景数不胜数。   1904年10月27日,纽约第一班地铁由纽约市政府站出发到哈林区。当天吸引了15万人乘坐。费用是每人5美分,这个价钱,在当时可以买到一个热狗或一瓶啤酒。5美分的票价一直维持到1948年,整整100年过去后,如今虽说5美分一… (閱讀全文)

真实白求恩

  对于许多中国人来说,诺尔曼-白求恩(Dr.Norman Bethune)是位英雄。   对于许多来自中国的移民或者留学生来说,能到白求恩故居去参观,是件十分具意义的事情,因为即使他们――年轻的一代并没有过背诵《老三篇》的年代,但是他们的父辈们,却是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   那是一个青春躁动、一个需要英雄,一个只有一种精神选择的年代。   白求恩故居坐落在加拿大安大略… (閱讀全文)

闲谈写史

  写“史”是为了什么?不仅是“评”和“述”,还有“纵”及“横”的比较分析,以及大历史环境下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对其时社会政治经济模式建立的影响和作用,特别是,历史对今天的影响和借鉴,这是写史、评史、论史的目的。   如果是要将一段历史故事作普及式的图解,那方法也就不同,理应用冷静的、中态的、不带个人偏颇的态度将历史事件作理性的陈述,所以,历来史评史述,都用很… (閱讀全文)

梦想与现实间

  3年前换房子,在一个老意大利人居住区看上一栋房子,很喜欢那个安静的环境,前面有168尺x50尺的草地,还有一棵大树,惺妹倒澹湟涣固ǎ苡难牛嘣坝幸挥煤熳┢唐龊玫哪闪沟牡囟褂幸徽臖BQ长桌子和4张椅子,面积约有半个篮球场那么大,屋主在侧面种了些西红柿辣椒等,后院就更大了,足有1个半篮球场那么大,有3棵梨树,2棵苹果,房子的价钱也算合理,就要了下来,第一年… (閱讀全文)

主席也是人

  前几年我在香港工作,没事爱逛商店,记得有天在中环一间书店里看到了一本毛主席诗词的解释,很有意思,比如这首写于1923年的《贺新郎》,作者这样交代背景。   1923年4月,毛泽东受到湖南省长赵恒惕的通缉,潜回韶山的毛泽东与杨开慧话别,第2天毛就要离开韶山了,当晚毛正好发烧,他忍着病痛,与开慧诉说离情,岂知开慧完全不接受毛的话别,杨说,我不反对你革命,但我… (閱讀全文)

闲聊吴宓

  关于吴宓,如果不是张紫葛那本《心香洒泪祭吴宓》,加上“吴(宓)钱(钟书)结怨”再被撩起,对吴宓的研究,恐怕未必能引起足够的瞩目。   吴宓是何人,三言两语恐难道清。懂不懂吴宓其实并不重要,但吴宓与近代中国文化有着相当紧密的联系却是真的。   笔者对中国文化的认识仅停留在爱好的水平,谈不上什么研究。对吴宓的了解,能做的仅是将这些年所读过的书翻翻,所… (閱讀全文)

足球精神,理想主义价值的跌落

曾经,我们真把足球看着是超出“体育竞赛”意义以外更具价值的一种理想诉求。 比如81年那次,为争夺第12届世界杯出线权,中国队首场以3:0战胜科威特队,那时我在广州,晚上我们点着火把从中山大学的东门出发,在“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的歌声引导下,由鹭江一直走到小港路的美术学院与久候的美院学生会合,队伍在不断壮大后经海珠广场向五山的… (閱讀全文)

不娶北京姑娘的理由

  如果哪天你那位北京的和你分手,再如果分手时她很不耐烦地说“再罗嗦就灭了你!”,这时你可别觉得委屈,因为我该恭喜你才对。   我不说北京姑娘(我指的是居住在北京城里的姑娘)有什么不好。这世上最傻的人就是说哪儿的姑娘好或者是哪儿的姑娘不好。姑娘哪有不好的?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有水有土的地方就养人。单个儿的人都不能简单定义好坏,何况群体里的。有哪个地…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