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2006年9月13日 的存檔信息

中国电影100年杂谈

  今年是中国电影诞生100周年,上个世纪的1905年,电影作为一种洋玩艺儿,开始主动地介入中国人的生活。   中国电影走过了一个世纪漫长的道路,对于许多中国人来说,能看懂一部电影的,不等于就知道中国电影所走过的历程。   这或许是一个很有趣的话题,或者是在某一天,我们会被一段段发黄的“片花”所感动,此时我们才会惊讶地发现,原来我们曾经有过这样的电影。在一切… (閱讀全文)

为爱而迷失

    《迷失东京》(《Lost in Translation》)是在去年秋天在美国洛杉机和纽约同时上画的,之后我在论坛上看到一些评论,也曾萌生去看的念头,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迷失东京》是个很典雅传统的故事。一位过气的,或者可以说是失落的电视明星鲍勃-哈里斯(Bob Harris,比尔-默里/Bill Murray饰演)为拍一个威士忌的电视广告来到东京,与一位摄影师的年轻妻子夏洛特(Charlotte… (閱讀全文)

如果爱,就对她说

  艾慕杜华(PEDRO ALMODOVAR)这回有些令人意外,拍了部关于男性的电影《对她说》(TALK TO HER)。   在艾慕杜华以往的电影里,象《佩比、潞西、鲍姆及不出众的姑娘们》、《激情迷宫》、《在黑暗中》、《我为什么命该如此》、《濒临精神崩溃的女人》、《斗牛士》、《欲望的法则》、《捆住我,绑住我》、《颤抖的欲望》、《琪卡》、《论尽我阿妈》等,所关注的都是女性,… (閱讀全文)

  北京光彩泛海文化传播这回是志在必得。虽然《芳香之旅》只带来了电影海报,明信片以及20分钟的片花,但这已足够了。   在多伦多,一切如光彩文化传媒所预料的那样,《芳香之旅》引起了北美乃至欧洲电影界的瞩目,片商们与光彩文化传媒几位高层频繁密斟。光彩文化有理由笑逐颜开。  “中国电影冲出亚洲”这句口号被叫了20年,1985年吴天明的《人生》打造了西部电影的天空… (閱讀全文)

  姑且让我们抛离传统的阅读习惯,将视点与主题拉至一段较远的距离去看《英雄》,我们是否能从这样一种体验中获得:电影的形式比内容更为重要。   法国著名电影导演罗拨·布列逊(Robert Bresson)在其《电影书写札记》中谈及电影形式的简约力量时,强调作为电影的“内容仅能由形式奠基”,“电影制作及研究要从声音、影象、语言、结构、文本,而非从内容、题材、主题、意义、… (閱讀全文)

生死无间人生道

  近日热门话题是《无间道》。   刘伟强之前导演的《爱君如梦》和《蓝血人》都很一般,是那种很典型的商业娱乐风格。香港能拍《蓝血人》这样的导演很多很多,平庸得没有人会花精力去愤慨。但刘伟强如今让人刮目相看的,是将《无间道》这部很典型的港产警匪片拍出不同品味,这是他创作探索的成功提升。   与以往的警匪片不同,《无间道》摒弃了警匪片特有的血腥枪火和情… (閱讀全文)

  藉中国西部电影集团访问加拿大之际,笔者就中国电影创作模式及未来的发展状况采访了随团访加的第5代导演黄建新。黄导早年拍过《黑炮事件》、《错位》、《站直了,别趴下》、《背靠背,脸对脸》、《谁说我不在乎?》等影片,两年前弃“导”从政,出任中国电影集团第四制片公司(前中国电影合作制片公司)总经理,期间主持投拍了陈凯歌导演的《和你在一起》,协助拍摄了由昆汀… (閱讀全文)

看《新扎师妹》想到的

  看了杨千桦演的《新扎师妹》,觉得很好,属于轻喜剧。杨一直给我的性格认识,就是这样颠三倒四大大咧咧的,包括她玩曾志伟的游戏等,在这个戏里,原来会有些耽心,她会演得过火,但看完之后,觉得她把握得算不错的。而且在餐厅那段,来来回回地出错抖包袱,就算有些让你不耐烦了,她还是很轻松地带你走进她的“搞笑”里面。   人于生活中还是很普通很平常的,那怕你是个小… (閱讀全文)

这个世界不会为你而改变

  我一直企图将《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和《阳光灿烂的日子》放在同一个层面上去比较,每一次内心都有种难言的疼,因为不管海峡将两岸怎么隔绝,不管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中国人在6、70年代所承受的压力,比任何时候显得更荒唐更卑鄙。   比如,我们不需要过多的解释,就不难想象“眷村”那样的环境和我们的“大院”有多大的区别。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所表现的环境是60年… (閱讀全文)

令人惋惜的《蓝宇》

  周日看了关锦鹏的《蓝宇》。   《蓝宇》是根据小说《北京故事》改编拍摄的。   关于“同性恋”题材,看过白先勇的《孽子》。也许是先入为主,感觉白写的东西很理性。《孽子》通篇蕴积着一股悲伤的情调。这种情调无时不渲动着你对这一个“社会弱势”寄予同情和接受。   以《孽子》作参照看《北京故事》,其文字和写作技巧虽然要粗糟些,但《北京故事》较之于《孽子》要感… (閱讀全文)

关于电影属性的思考

一.电影是什么? 电影是什么本来不是个问题。因为电影首先是拍出来给人看的,而且电影拍出来不是免费给别人看的,因为电影从剧本到组织摄制组,到各岗位人员的确定,包括完成分镜头剧本,拍摄过程,后期制作,广告宣传(就算是在大陆由宣传部盖红五角星文件指定组织观看的)都需要投入资金,电影这种投入必须靠电影进入市场之后,通过商品交换收回投资,实现利润。很明显,一… (閱讀全文)

解读李安

一.你吃过地道的“杂碎”吗? 如果你是第一次吃到一盆地道的“中国杂碎”,你心中一定会产生这样一 种排斥的疑惑: 1·“杂碎”不是中国菜; 2·“杂碎”不是给中国人吃的; 3·“杂碎”“杂”的是中国的菜,“碎”的却是中国菜的“粹”! 李安的《卧虎藏龙》(以下简称为《卧》)就如同这样一盆精致的“中国 杂碎”:江南的小镇。水湄旁的人家。壮阔的天山。灵秀的武当。玄幻的剑道。深 邃的儒道。… (閱讀全文)

一种柔和着破碎的美

 《游园惊梦》是扬帆的作品。   觉得导演用王祖贤是最大的错误。   王根本不会演情感的戏,倒是宫泽里惠演得真好,把握的分寸很到位,不文不火。   整体上,这部戏是相当不错的,苏州烟雨下的情爱缠绵,让人难以释怀。   有几场戏,比如在卧榻上抽鸦片的宫泽里惠,那白烟袅袅下的一份恬静和无奈,美极了,后来听荣兰(王祖贤)对邢志刚(吴彦祖)说“我还是爱她(指宫… (閱讀全文)

难忘赫本那双大眼睛

  近日读中村先生的《难忘的好莱钨镜头》,对其中提及《罗马的假日》中“哥利高里派克把手伸进了石兽嘴里装成被咬,奥特里赫本惊恐万分,之后发现上当时又慎怒无比,打起派克”,中村先生认为此剧的成功“一切都取决于赫本的个人魅力,换任何人来演都会出现表演痕迹,惟独赫本……我坚信自己这种说法。”对此我是完全赞同的。   关于《罗马的假日》这部很多年前的电影,留给我们… (閱讀全文)

吴天明和第5代导演

认识吴天明是他拍完《人生》后。 当时他把片送到电影局审查,我作为北京大学生电影评论者的身份参加审片,记得那次还开了研讨会,“西部电影”就是在那次研讨会上提出来的。 “西部电影”这个口号的提出很有意思的,当时参加会议的有20多人,会议由电影局的李文斌主持,参加会议的人都认为吴天明的《人生》立足在西北地区,拍出西北的风格、西北的人情、西北的民俗,这是上影、北… (閱讀全文)

今夜星光也灿烂?

不知为何,想起《今夜星光灿烂》。 据说《今》片送审的时候,因为把战争写得太残酷了,所以没有通过,那时我还挥邪そ缬熬郑辉迪榷梦臁?br> 我看过《今》的完成台本,结尾是一排牺牲战士的尸体,无论画面、音乐到镜头调度,都凸现战争的残酷性,只有天上的星星在一闪一闪。我很后悔我没能看到原片,听说导演拍得很唯美,但最后被剪掉了,好多年来,我内心一直没有放下读… (閱讀全文)

由“生死恋”讲起

我们侃电影侃了好多晚,有些已经忘却了的记忆开始慢慢地从心底了出来,那应是一种淡淡的、温馨的回忆吧。 中村关于好莱钨电影镜头的回忆使我想起一部日本电影《生死恋》,那是我青春少年时候最喜欢看的一部爱情片! 我现在已经忘掉电影中几个主角的名字,好象一个叫什么大宫,一个叫野岛,还有一个女孩是由栗原小卷扮演的,名字忘记了,就叫她“子”吧。 故事情节大概是这样的:… (閱讀全文)

打铜锣 补锅 李谷一

《打铜锣》《补锅》都是湖南花鼓戏(严格来说是短剧)。 我对湖南花鼓戏是完全不懂的,但这两个剧倒是看过好几遍。后来广州的“珠江电影制片长”还拍摄过这个电影,如果没记错,导演应是3、40年代著名导演王为一(电影《南海潮》、《72家房客》等的导演)。 看资料,是在60年代中中南地区搞过一次调演,湖南参加调演的就是《打铜锣》《补锅》。当时这两个折子戏很获好评,然后就… (閱讀全文)

关于“秋天的马拉松”和“稻草人”

  想起两部前苏联电影,对情节的记忆虽是模模糊糊,但对其所要表达的立意是清晰的!  《秋天的马拉松》和《稻草人》应是前苏联80年代中期的作品,前者是轻喜剧,后者是一部刻划儿童心理的影片,这是我很喜欢的两部影片。  《秋天的马拉松》讲的是某中年男人(步入人生的秋天)在某次偶遇中认识了一位女孩,然后展开了一场劳累的婚外恋。电影没有用何嘲笑、讽刺或者鞭挞的… (閱讀全文)

陈英雄和他的“三轮车夫”

《三轮车夫》拍于1995年,导演陈英雄是越裔的法兰西人。 他于1963年出生于越南,13岁移居法兰西国,《三轮车夫》之前拍过《青木瓜之味》,陈的电影在法国也算受到相当的重视,主要是其独特的电影思维及其透视角度,一种冷静的的、化浓为淡的观照理念,象在《三轮车夫》里,陈是用他的镜头去强迫你进入到他的思考里面去的,你想躲也躲不了。就是让在你不知不觉地走入他的视觉中…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