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今夜星光也灿烂?

字體 -

不知为何,想起《今夜星光灿烂》。

据说《今》片送审的时候,因为把战争写得太残酷了,所以没有通过,那时我还挥邪そ缬熬郑辉迪榷梦臁?br> 我看过《今》的完成台本,结尾是一排牺牲战士的尸体,无论画面、音乐到镜头调度,都凸现战争的残酷性,只有天上的星星在一闪一闪。我很后悔我没能看到原片,听说导演拍得很唯美,但最后被剪掉了,好多年来,我内心一直没有放下读完成台本时所感受到的震撼。

10年前,我曾这样想过,假如上天让我在与这个世界告别时可以提一个要求,我想我会提出要看看《今》的未被剪掉的结尾。假想一下吧,当历经一场激烈的战争之后,战场忽然死寂下来,空气是凝固的,一排排的尸体横在我们的眼前,天上闪耀着星星,这种场面,能给人多么大的震撼啊。这不是徐良在人们大会堂唱一首《血染的风采》就能达到的境界,何况徐这秃还不是那么回事儿。

再想想,《星》的艺术造诣也不是冯小钢冯小宁这帮爷们儿能到达的境地儿。

由《星》想起白桦,那是一个有思想的作家。

《苦恋》确实如一首诗,彭宁把白桦的苦调成浓浓的冷色,让你在镜头前展现出每一条悲伤的皱纹而不敢喘半口气,那句“你爱祖国,祖国爱你吗?”就算问错了,为什么就不能让祖国委屈一次,弥补对知识分子的负罪?白桦就是这样被剥夺了写剧本的权利而继续被自己可爱的祖国所负,去年我看过他的一个专访,自己在表现自己的无奈,好悲哀!

讲到白桦,想起郭小川的长诗《一个和八个》,那是一部挖掘人性美的珍品。电影是张军钊导演的,摄影是张艺谋。影片主要讲述在严酷的战争环境中,八路军的一位指导员因叛徒诬陷蒙受冤屈,与八个罪犯关在一起,随时可能被处死。但他抛弃个人生死考虑,用真情唤醒“八个”罪犯的民族感,宣传抗日救国,使罪犯“人”的本性得到复苏,最后投身于抗日洪流之中。

《一个和八个》的编导的独特性首先表现在题材处理上,他先入为主地将“八个”罪犯置于一个被鄙视的角度,然后,让观众与“八个”共同感受从陪衬地位被推向主角地位的演变过程,通过心灵的扭变对群象进行着力的刻画。战争在影片中只是一种背景,突出的是战争环境中的人,他们的心灵的撞击和关系的演变。在拍摄上,有意造成画面不平衡,从而构成一种内在的紧张感,常用大反差的光线和黑白对比的版画式色彩,以表现人物雕塑般的力度与沉重感,产生一种“思维的凝结”效应。“一个”和“八个”之外,还有我方的一位女卫生员,她用女性的爱感染“八个”抛弃兽性,恢复人性。那一个一个的光头和一双柔弱的眼睛里,加上用光所刻意的强烈反差,调动了所有的视觉元素去刻划人物心里活动,是刚与柔的磨合,这股流动着的思维,是第5代导演宣布诞生的标志!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电影评论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