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你的手依然温暖

字體 -

  那天我忽然出现在你的面前,我凝视着你,我说:“爸爸,我回来了。”

  那天你听我这么说,竟放声哭了出来,你沙哑的声音至今我仍旧记得,你喃喃自语地说:你回来了,回来了,怎么一走那么久呢?

  我拥抱着你,用我的手为你拭去泪花,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看到你哭。

  然后,我如童年般端坐在你的膝前,拉着你的手说:“如今不会了,你愿意,我随时都会回来陪你。”

  我将你的手覆在我的脸上,你的掌心依然温暖。

  爸爸,2004年初你在电话的那头对我说,今年你会回来看我吗?我说当然。

  既然说了当然,既然有了承诺,2005年的1月,我踏上了回家的路。

  在广州与你相聚约一星期,之后我要赴外地去办些事情,行前你拉着我的手以为我要走,你依依不舍地问我:那么快就走么?我对你摇着头,我说我只是到外地走走,我还会回来,与你一起过年。

  你听我这般承诺,重重地舒了口气。你说,少小离家老大回,以前我从家乡一人到上海读书,也没想过家里人会怎么想我,而今你来来又走,我就想起自己,想起了你。

  爸爸,那天听你这样说,我无言地握着你的手,心隐隐的疼。早知你会这样想,我真不该有这赴外地的计划的。

  到了大年三十晚上,我在处理完手上的工作后马上从北京赶回广州,一路奔波,内心所想的都是你。

  爸爸,我有六年没有与你一起吃团年饭了,看着橘黄灯下的你安然而自得,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记得我十多岁时,曾因你的健康担忧,当时你很轻松地对我说:你放心,爸爸会健健康康,你是我晚年所得,你一天未长大成人,我怎么可能轻易离去呢?

  六年了,六年梦寐的团年饭如今就在眼前。你端坐在我面前,很优雅地对着我微笑。我清楚你的视力明明看不到隔着饭桌的我,但你是那么善良,你始终对着我这个方向笑着。爸爸,我明白你想告诉我,你是那么安乐,那么关怀,你不愿我为你担忧。

  我知道,我是幸运的,爸爸。世间上没有几个孩子能与96岁的父亲共聚,而你做到了。当你举起酒杯说”我来敬大家一杯“时,透过你平平淡淡的语句,我也轻轻向你道一声:多谢爸爸。

  我还知道,爸爸,这一声”多谢“,或许是你我今生共聚的最后一句,不过,这已经很满足了。

  记得1995年的元旦,你不慎在街边摔倒,当我接到学校同事的电话后,赶紧开车急赴现场,到了学校西区,远远见你靠在路边而坐,一团手纸捂在太阳穴上,血汨汨而从白色的手纸里沁出来,你见我急跑到身边,就如孩子那样看着我,我将你抱起放到车上,在去医院的路上,你对我说“孩子,我真的老了,妈妈以后靠你们照顾……”

  那次你在医院昏迷了50多个小时,医生在一个傍晚宣布你进入了危险期,那刻我抱着你哭啊哭啊,我对着你的耳朵喊:你说过,你不会走的,要等我真正长大成人,如今我还有很多事情未做,你怎么走呢?

  或许因着我们姐弟三人的真诚,我们终感动了上苍,在苏醒后的好多个日子,你拉着我的手说:本来我已经迷失了路,忽然听到你喊我,喊啊喊啊,然后我就见到你,是你拉了我回来。

  自此后每年的元旦,你都会打电话嘱我回家,与我一起拜祭祖先还神,你说,以后的每一年生命,都是多赚回来的。

  团年饭后,2005年的春节随即而来。年初一早上我回家看望你,一进门,你给我一个红包,我恭恭敬敬地将红包接过来,却不知放哪里好,我将红包从裤袋转移到衣袋,来回几次,那种小心,怕的是丢失。

  到了晚上,我将红包从贴身的衣服口袋里取出,发现里面居然是1000元,这钱假若是儿子给父亲,当然是远远未够;但作为父亲给儿子,则是个大数目,为此我心感不安。后来我将我的这个不安告诉了哥哥,哥哥听后有些轻描淡写地说,你收下就是,这是父母的心意。

  爸爸,你知道吗?这心意如今一直搁在我心里,无以报答。

  在与你相处的这一个多月里,有好多个早晨,我就坐在你身边,听你讲你的童年,讲你从西南联大到清华到岭大的往事,尽管这些故事我听过一遍又一遍,但所谓的乡愁,所谓的乡思,不就是如这样,听你再讲一次,再再多讲一次吗?

  离家那天,我怕你伤感,只告诉你我去出差,你听后有些落寞地说:有时间就回来看看我吧。这句话,如今成了永远。

  爸爸,今天,2005年的3月29日,在获知你离开的这个早晨,我写不出任何字,能对你说的一句话就是:我爱你,永远地,想念你。

                  2005年3月29日写于父亲离去的这个早晨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心情文字 | RSS 2.0 |

1 條評論

  1. 2008年11月15日 21:07远鸽

    人生没有永恒,在哀伤中感恩.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