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你让我感受生命的完整

字體 -

  再有数小时,你就要辞别这尘土。此刻,我站在远方,微笑着为你送行。

  我没有回去送你,我想你是理解的。

  一个多月前我对你说,如果你不喜欢人来人往,你就不需要理会那些来拜年的人,想睡觉就去睡觉。你听我这么说,淡淡地感慨道:你是懂爸爸的。

  只是,今天轮不到你选择了。

  你的同事,你的朋友,你的亲人都会来,他们要送你一程。这是一道程序,是大家的心意,你能拒绝吗?

  我知道你不会在乎这一刻。好在这只是最后的一刻。结束了,就一切都结束了。所以,你听我说,你接受罢。那只是很短的瞬间。从此,关于你的故事,都将成回忆。

  那张相片,是你最喜爱的。你之所以喜爱,是因为我们喜爱。

  好多年前,我和哥哥从你的旧相集中翻出这张相,哥哥说你如出访的外交部长,而我说更象《英雄虎胆》里的康泰。你听着我们的争论哈哈大笑。后来,你悄悄找相熟的朋友放了好几张照片,之后你叮嘱哥哥,在你离去后,代你送给我们姐弟每人一张,你说这是你留给我们的礼物。

  你留给我们的礼物,不是一张相片,是笑声,豁达而坦然。

  今天他们都去送你,我不去了。你知道我的性格,我不愿看到你在这众多的目光下沉默,更不愿你今生予我这般美好的记忆,在哭泣中完结。

  我送你,我有我的方式。

  三天前我在多伦多郊外的佛光山旁,在夏日暖暖的阳光里缓缓撞着紫铜铸成的大钟,那袅袅的钟声如我心声:你的太阳已经落下,你的手依然温暖。

  我将这句话写成了文字,这样的永恒不够么?

  这些天有很多朋友读罢我写给你的话后哭了。他们有的是你我的亲人,有的是我的朋友,甚至有我大学时的同学,以及许多素未谋面的网友。

  不哭的,是我。

  我依旧如以前那般生活,该玩就玩,该乐就乐,该喝酒,我就喝酒。

  我为什么要哭?十年前我抱着昏迷的你已哭过三天三夜,后来你说不忍看我这般无助而转了回来,为此你又给了我十年美好的时光。

  我不是个贪心的人,十年欢乐,人生如戏,我在三月来,你在三月走。你我的缘分,我们共同导演。

  在你生命的最后日子里,我们在辞旧迎新中碰杯,在笑语欢歌中道别,从此一代人与另一代人有了交代,彼此都是完整的。

  你要走了,你这一路归去,我当然应该笑着送你。有了我的笑声,你不会孤单,不会寂寞。

  你走吧,不要再留恋。今晚我会倒下两杯酒,第一杯洒在地上,第二杯轻轻抿下。

                                2005年4月2日凌晨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心情文字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