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关于电影属性的思考

字體 -

一.电影是什么?

电影是什么本来不是个问题。因为电影首先是拍出来给人看的,而且电影拍出来不是免费给别人看的,因为电影从剧本到组织摄制组,到各岗位人员的确定,包括完成分镜头剧本,拍摄过程,后期制作,广告宣传(就算是在大陆由宣传部盖红五角星文件指定组织观看的)都需要投入资金,电影这种投入必须靠电影进入市场之后,通过商品交换收回投资,实现利润。很明显,一部电影的诞生,同样具有商品生产、交换和分配的过程,其本质就是商品。

电影因为具有商品的一切属性而成为商品本来是不可置疑的,但因为作为艺术的电影具有很明显的社会功能,导致这种功能被过于重视放大,而掩盖了电影作为商品的基本属性。这种现象在社会主义国家里尤显过甚!早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当时提出“文艺为工农大众服务”就是将文艺创作的“社会功能”提升到一个压倒一切属性的位子上来。本来文艺创作为工农大众服务也不失为一条尊重客观、尊重社会、尊重市场的创作标准,问题是作为这条标准的最终判断权力不是落在“工农大众”手中,而是掌握在“执政者”手中成为维护统治者独权的一根棒子,文艺创作的灾难也就随之出现,为取媚统治者的而产生的风派作品也就肆虐市场,文艺作品已经失去商品交换的准则。而对电影是否商品的争论就是因此而变得含糊不清。

西方电影创作者从没有否定过电影是商品这一根本事实。电影拍出来之后,检验电影是否一个合格的商品,必须将电影放到市场去检验是天经地义的事实。从来没有一个电影出品人拿钱出来拍电影是为了教育大众。西方电影创作(或者说是生产更准确)的最终目的是“票房”所实现的价值,这个“票房”是谁?就是观众,观众是谁?不是少数贵族阶层,如果你在西方告诉别人你的电影是拍给贵族看的,第一没有人会投资你的影片,第二别人会认为你是个弱智的艺术家!既然,西方电影是为大多数人服务的,这和我们讲的“工农大众服务”有什么区别呢?这是一点儿都不矛盾的地方。

我们在对电影是商品这个定义不存在误解之后,那么我们根据商品的属性来观照电影的属性,我们的对电影的属性定义就清晰多了。

商品的属性是价值和使用价值。商品在进入交换之前首先具有使用价值,商品的价值凝聚在商品本身体现在价格之上,商品的价值只有通过商品交换,而且这种交换在得以实现之后,才能凸现出来!在商品交换过程中,商品购买者首先认可的是商品的使用价值,而不是价值!

同样,电影作为商品进入市场,电影有没有“观众”首先是这部电影对于观众来说是否具有“使用价值”,什么是电影的使用价值呢?就是观众是否接受这是部“好看”的电影,那电影的“好看”又是什么呢?就是电影的娱乐功能。这里,我们不能简单地认为“娱乐”是喜剧,“娱乐”在这里已经完全脱离了表象的字义,而是指满足观众感情宣泄的功能,包括由而此引起的笑、哭、愤慨、开心、思维、比较等感情接受方式和认可方式。当观众通过电影的名字、创作人员、故事简介、广告、电影评论的介绍等多种途径初步了解了某部电影的梗概,这时观众就会想这部电影是否适合我看,电影观众的这种思维和“买尿壶”的顾客思维方式和目的是一致的。当观众从钱包里掏出钱把电影票买回来的时候,电影这个商品的交换等于签定了”交换合同“,观众走入电影院是观众最终完成交换的一个过程!这时候,电影的价值(包括社会性、思想性、艺术性)就在交换过程中逐步体现直到电影放演的结束(交换成功)得以实现。

所以,电影的艺术价值必须依赖电影的娱乐价值才能得以实现,力图分离将电影的娱乐价值和艺术价值分离出来,并用艺术价值作为唯一判断电影是否合格的商品是违反电影作为商品的基本属性的。就算我们非要将电影的属性分成‘娱乐价值’和‘艺术价值’两重属性,那也都是‘手’和‘脚’的分工,不能因为‘手’的重要就让‘手’把‘脚’给谋杀了,这个道理是显而易见的!

二.电影拍给谁看?

“电影拍给谁看”好象是一个很弱智的问题,但这个问题往往被包括电影工作者在内的人所忽略。田壮壮就声称“看不懂我的电影是正常的,因为我的电影是拍给下个世纪的观众看的”,这话虽然说得底气十足,但电影市场不是靠底气叫回来的,既然你的电影是拍给下世纪的观众看的,那这个世纪是没有任何一个傻瓜会向下个世纪的市场投资,所以壮壮就只能呆在原有的地方去享受“下个世纪艺术家”的冷漠!

我们对电影是商品的认识使我们具备这样一个清晰的概念,就是电影不是导演的电影,不是评论家的电影,电影是观众的电影,电影的价值是通过多次多人的交换最终实现其价值,并取得相应的利润。

这里我们提出“多次多人”的交换揭示了电影“票房”的意义!即一个人的认可,一次放演的认可都不能是完成商品的交换,只有当电影的投资在市场全部收回来,并且实现了电影的利润,这个交换才能叫最后的完成,这时候电影的价值才能最终的得以体现。

显然。“票房”对电影的“价值体现”是唯一的,不可缺少的。没有“票房”的电影是是什么?是废品!废品有没有价值呢?废品当然没有价值。可能有人说艺术品本来就是拿来收藏的,这话儿一点儿不错,但艺术品的收藏只有收藏的价值,它的艺术价值必须通过交换、拍卖、展览等形式才能体现出来,这和商品交换是不矛盾的。黑泽明说“世界上只有两种电影,好看的电影和不好看的电影。电影就是那么简单”这就是对电影的属性最好的解释,也是最简单明了地回答了电影拍给谁看的问题,“好看”的电影是谁来判断?当然就是观众。

电影的价值体现由电影实现“票房”的成功与否决定。这个理念是否就是说电影的价值体现决定于观众呢?对的,观众对电影的认可是观众对电影价值的接受过程,这种接受是以“认可”为前提的。很明显,观众的认可首先是电影的“使用价值”,这就是说观众对电影的接受是以电影的“娱乐性”为前提的。

电影要取得观众的认可当然要讨好观众。所以电影就是一种“讨好”的商品!是一种”哗众取宠“的商品!是一种“取媚”观众的商品!

电影的这种“讨好”“哗众取宠”和“取媚”,决定了电影就是一种 “俗”文化。象杂技,象魔术、象马戏等等,它的“娱乐”功能首先就是体现在“讨好”“哗众取宠”和“取媚”之上的,而相声的讨好取媚就更不用说了,这种文化“俗”是第一位的,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承认了电影是“俗”文化,岂不是等于否认了电影的“雅”和电影的“艺术价值”?非也。

凡阅读者(当然包括电影观看者),必然带着很鲜明的政治、社会、文化、思想、道德等意识形态的观点进行阅读。这种阅读的过程就是接受、思考、批判的过程。也是从追求感官的愉娱上升到自觉的审美完善过程。电影的艺术价值不是仅存在于电影本身,而是由阅读者从追求感官的愉娱上升到自觉的审美完善过程中自我感受完成。对电影艺术价值接受和认识的多寡,在乎于阅读者的审美经验。这种经验是在政治、社会、文化、思想、道德等观念的教育积累中逐步形成以达到成熟。我们有理由耽心一部电影有没有“票房”的问题,没有票房的电影肯定会“胎死腹中”。但我们完全不必耽心观众缺乏必备的审美判断,观众对电影的审美过程其实就是和电影生产者共同完成创作电影的艺术价值过程。不同文化、不同层次、不同修养的观众,他们对电影的价值认同是不同的,作为“大众的”电影在审美过程中不是共同完成的而是独立的,主观的,不受限制的,因此,我们没有任何一种理由去要求别人必须要具备与他人相同的审美情绪、审美观念和审美水平。一部《红楼梦》,阅读者可以有不同的审美思维!一部《金瓶梅》,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受,观念的或欲念的,总不能要求每个阅读者都将认识提升到“妇女解放”和“阶级压迫”这一观念层次上来上吧?

如此,电影拍给谁看的问题就很好理解,电影作为商品其价值是“通过多次多人的交换最终实现其价值,并取得相应的利润”的,电影观众对电影的审美价值因各自的审美经验不同而不同,那么,要想电影实现“多次多人”的接受,电影首先必须能够满足观众在阅读时相一致的整体需求!电影观众在阅读时相一致的整体需求是什么?是娱乐!那么,电影就是拍给那些想“找乐”的观众看的!不能满足电影观众相对一致的整体需求的电影,就是没有市场的电影,没有市场的电影,就是失败的电影!

三.电影市场的划分

市场是有区域性的!

冷气机(空调)这个玩意儿在南方炎热的地区市场当然比在北方寒冷的市场要好得多。同样,西方和东方由于在文化、社会价值观念、意识形态、生活方式等的不同,当然阅读的方式就不相同,审美经验和审美情绪也不尽相同,那么,我们在生产“电影”这个商品时,就有个“市场定位”的问题。

象李安,他在生产《卧虎藏龙》这个商品时,他的目标就是盯着利润最好的美国市场,所以在电影《卧虎藏龙》中有很多我们认为匪夷所思的东西(这里就不多举例了,可参考拙作《解读李安》),西方观众就津津乐道,这是观众的接受观念和接受心理问题。李安是不是“媚洋”呢?从民族性的角度来说李安确实是漠视了自己的同胞,漠视了自己同胞的接受观念和接受思维。但是,如果将李安不是看作一个“中国人”或者“中国导演”,而是看作一个电影商品的“生产者”看呢?李安“媚洋”,李安“媚市场”,李安“媚洋人的市场”是很符合商品生产的游戏规则的,是无可非议的!因为西方有一个可观的市场,那个市场可以让李安收回成本,可以取得预期的或超越预期的利润!我们有什么理由去指责他的媚俗?就象我们很多服装生产家在研究北美市场的时候,总会把北美人对服装的颜色、规格、款式等因素作为设计要求,我们从来没有因为这些服装设计者的“媚洋”而喝令“STOP”,为什么偏偏对电影这个商品以及商品生产者要作这么多不公道的规范呢?再问我们可不可以因为生产冷气机的厂商是北方人就让他不要“媚”南方的市场呢?假若商品生产和销售的游戏规则是按照这种“民族”的感情色彩来确定的话,破了产谁负责?“民族”的感情色彩可以指令生产?可以指令销售?可以产生利润?

当然,可不可以找到一个东西方市场的交接点呢?就象冷气机一样,如果把制冷、制暖、抽湿、干燥等功能都合成在一起,市场不就更广阔了吗?提出这样一个问题的人是对市场功能认识的一个进步和一种苛刻,我们之所以为李安鼓掌,就是冲着那超1亿的美金收入,这个“票房”当然不都是美国的,还有台湾,香港,也有中国大陆的!您说,李安在“商业”上的这个成功,李安的这种进步和苛刻获取,我们能不鼓掌?

四.结尾的话

电影既然是商品,就让电影这个商品按照商品生产的规律去生存吧!

并不是,因为有了“奥斯卡”奖,就可以说这部电影是好电影。“奥斯卡”奖是什么?是电影生产者的一次聚会。就象很多商品每年要开很多的“订货会”“促销会”“交易会”“评级会”一样,电影商品也有自己的总结性会议,这个“会”当然要评选一些好的产品,他们也肯定会有一些评选的标准,以及评委,但“奥斯卡”奖的评选不等于就是宣布这是一部好的或成功的电影。电影好不好最终不是由评委定的,而是由市场来决定。当然,市场也好,“会”上也好是最美满的。但对于电影生产者来说,市场比一切都重要。李安用1500万的投资取得超1亿的收入证明李安已经占有了市场,这本身就是作为电影生产者的李安的成功,再有一个小时,我们就知道李安是否可以获得“奥斯卡”奖和获多少项“奥斯卡”了,如果我们以平常之心对待,我们有理由很轻松地为李安鼓掌的!

也许,有人问作为电影评论者,在电影生产中起到什么作用呢?很深奥和很浅薄的概括书上都有,用我的话来表达,确实很简单,就是六个字:既媚俗,又媚雅。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电影评论 | RSS 2.0 |

發表評論